政府的应对并未缓解人们的愤怒和沮丧情绪

A nearly empty road in Wuhan on Monday. The authorities have limited travel amid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Photo: Getty Images

周四,封城已一周,这个处于冠状病毒疫情暴发中心的中国中部省份饱受床位、医疗用品和医生短缺之苦,加剧了人们的愤怒和焦虑。

人们越来越沮丧,国家电视台央视周四援引警方的消息报道,一名感染者的家属在湖北省省会武汉市一家医院殴打了一名医生。他的岳父在医院去世后,该男子被指控拉扯、损坏了这名医生的口罩和防护服,可能使他暴露于病毒。该男子后来被拘留。

与此同时,该地区的医院因为物资快速消耗,再次向社会求助。财经新闻网站第一财经报道,在距离武汉不远、拥有 700 万人口的城市黄冈,短缺现象尤为严重,那里的一些医务人员为了防止感染,穿着雨衣,用垃圾袋作为鞋套。

在日益加剧的不安情绪中,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此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承认该疾病目前对中国以外的国家构成风险。各国可以决定是否关闭边界、取消航班,或是对到达入境口岸的人员进行排查。

同样在周四,中国政府机构宣布,计划向前线医务人员每天发放最高 300 元的补贴,并重新开放工厂以提高医疗用品和防护装备的产量。

湖北省省长王晓东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绝不能让黄冈成为第二个武汉。」

周四晚上,省领导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黄冈卫健委主任被免职。

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这种果断的政府公告来得太少、太迟。周四,冠状病毒死亡人数增加了 38 人,使总数达到 170(截至 1 月 30 日 24 时,死亡人数已上升至 213 人——编注),随着死亡人数迅速增加,人们的担忧与日俱增。近期的死亡病例中,除了一例在西南省份四川,其余都在湖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湖北省疾控中心等单位的研究人员本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发表的有关冠状病毒论文,在周四加剧了人们的愤怒。

根据武汉市首批 425 例确诊病例的数据,该论文指出:「有证据表明,自 2019 年 12 月中以来,亲密接触者之间已发生人际传播。」

中国网民被激怒了,质问政府为什么要等到 1 月 20 日才告知公众,病毒会人传人。到周四晚上,许多人抓住这篇论文作为证据,证明作者出于学术上的个人利益有意隐瞒有价值的信息。

「我已经快爆炸了,我需要论文的作者们给我一个解释!!!!」浙江大学教授王立铭在广泛共享的社交媒体帖子中写道,该帖子被迅速删除。「作为掌握第一手信息的研究者,你们比公众早三个星期知道了病毒人传人的确凿信息,你们有没有做到你们该做的事情?」

随着中国匆忙遏制疫情的暴发,各国都在努力解决从武汉撤侨,以及如何阻止病毒传播的问题。

澳大利亚宣布了将它在武汉的侨民撤离至圣诞岛的计划后,一些人质疑将该岛作为隔离区可能造成的影响。澳大利亚一直利用偏远地区收容难民和其他移民,圣诞岛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但毁誉参半的作用。

澳大利亚医学会主席托尼·巴顿 (Tony Bartone) 博士在电视新闻采访中说,将人们转移到圣诞岛并不是「适当的解决方案」。他说,政府还有其他更合适的设施,例如军事基地。

A hospital under construction in Wuhan to treat people infected with the coronavirus.

Photo: Getty Images

在日本,有撤离者在回国后拒绝进行医学检查,引发轩然大波。

从武汉撤离的两名日本公民拒绝接受冠状病毒检测,首相为此解释,无法强迫公民接受身体检查。

日本社交媒体上有用户表示,这些周三抵达东京的侨民将日本置于危险之中。有人称他们是恐怖分子。

周四,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国会被问及政府将如何处理回国公民时表示,「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劝说这两名从武汉回国的人」接受检查,「但是非常遗憾,这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安倍晋三说。

随着莫斯科担心暴发冠状病毒疫情的担忧加剧,俄罗斯下令从当地时间午夜开始,关闭 2600 英里的中俄边境上约 25 个过境点中的 16 个。

「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保护我们的人民,」俄罗斯总理米哈伊尔·米舒斯京 (Mikhail Mishustin) 周四在内阁会议上发表电视讲话时说。

周四,因为担心船上可能有人感染病毒,意大利阻止数千人离开一艘在意大利港口停靠的邮轮。

据意大利国家通讯社安莎社报道,一名来自香港的女子在歌诗达邮轮公司 (Costa Cruises) 的歌诗达翡翠号邮轮上发烧,并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与该女子同行的男子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二人目前被隔离在船上的医院病房,由罗马一家医院的传染病专家进行检查。

在美国,卫生官员于周四报告了该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病例。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名患者的妻子从病毒的中心武汉返回,是芝加哥报告的首个病例。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 (Wilbur Ross) 表示,中国的困境可能给美国带来一线希望,因为冠状病毒的爆发可能促使雇主将工作岗位转移到美国。

「我不想谈论伴随一种非常不幸、非常恶性的疾病而来的胜利,」罗斯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时表示。他说:「我认为这将有助于加快工作机会回流北美。一些可能流向美国,也许还有一些会流向墨西哥。」

他的言论可以被视为对一个危机中的国家麻木不仁,他过去也曾面临过这样的批评。在 2019 年初政府关闭期间,罗斯建议暂时休假的员工在一个多月没有工资的情况下去申请贷款。

由于疏散和封锁,武汉这个典型的繁华都市变成了一座鬼城。自从上周封城以来,大多数商店都关门了。市政府限制了交通。由于缺乏交通工具,医护人员和患病居民很难前往医院。

但是大多数武汉居民太害怕感染病毒,所以没有离开家。

「不是很担心自己生病的武汉本地人根本就不去医院,」北京律师、公民记者陈秋实在周四发布的一个视频博客中说。「当地人很害怕,」他补充说。「我开始害怕了。」

武汉市民出门主要是去仍在营业的超市、食品店和药店,这是政府维持城市运转努力的一部分。有高层官员承诺,居民不必为蔬菜、水果及其他主食担心。

虽然武汉居民能够买到食品,但一些人抱怨价格上涨,或表示担心长期的封闭可能会切断食品供应。几位居民说,如果封闭时间再延长几周,中国其他地区食品供应也出现紧张,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严重。

「如果我们收不到货,东西就会更贵,甚至可能要关门,」卖黄瓜、萝卜和西红柿的左启超 (音) 说。在他说话的同时,一个女人指责他胡来,提高萝卜的价格。

「这里所有的县和村都在设路障,担心这个病,」左启超说。「就算政府保证食品供应也很难——所有路上都有检查。」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