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密文件记录了德意志银行如何讨好贿赂中共政治权贵,以赢取在中国的业务。它向江泽民和温家宝赠送昂贵的礼物,雇佣汪洋、栗战书等高级别官员的子女

这是一场肆无忌惮的行动,为赢取在中国的业务而讨好、贿赂该国的政治权贵。

这家银行送给中国国家主席一只水晶老虎和一套铂傲 (Bang & Olufsen) 音响,两项加起来价值 1.8 万美元。一位总理收到了价值 1.5 万美元的水晶马,那是他的生肖属相;而他的儿子通过高尔夫度假游得到 1 万美元,还有一趟拉斯维加斯之旅。一个开国元勋之子、国家银行的高级官员接受了一瓶价值 4254 美元的法国拉菲酒庄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葡萄酒,酒的年份是 1945 年,也就是他出生的那一年。

数百万美元付给了中国的顾问,其中包括那位总理家族的一名商业伙伴和一家公司,后者促成了银行首席执行官与国家主席的一场会面。一百多名共产党主政权贵的亲戚受雇于该银行,尽管它认为其中许多人并不胜任。

这一切都是德意志银行 (Deutsche Bank) 成为中国主要参与者战略的一部分,该战略始于近 20 年前,当时它在中国几乎没有业务。这个战略奏效了。到 2011 年,这家德国企业被彭博社 (Bloomberg) 评为中国及亚洲其他地区 (日本除外) 头号首次公开募股管理银行。

德国《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 获取了该银行及其外部律师起草的机密文件,它们记录了银行通过违反规定的手段取得领先地位的过程。这些已经分享给《纽约时报》的文件以前从未公开,时间跨度达 15 年,包括电子表格、电子邮件、内部调查报告以及与高层管理人员的谈话记录。

文件显示,德意志银行在中国令人不安的行为,已经远远超出了美国当局公开指称的范围。文件还表明该行最高领导层收到了有关行为的警告,但并未阻止。

在该行担任首席执行官至 2012 年的约瑟夫·阿克曼 (Josef Ackermann)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以及回答书面提问时都表示,他对文件中的许多细节并不知情。但他为银行的整体做法进行了辩护。

「这是在这个国家做生意的一部分,」阿克曼说。「那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做的。」

多年来,德意志银行已经成了金融业行为不端的典型代表。由于它在一系列丑闻中所扮演的角色,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和检察官对其处以数十亿美元的罚款。最近,该行因在俄罗斯等地帮助洗钱,一直在接受调查。

该行 20 年来一直是特朗普总统的主要贷款提供行,目前还引起了两个国会委员会以及正在调查特朗普财务状况的纽约州检察官的注意。

今年 8 月,该银行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达成和解,同意支付 1600 万美元。之前它被控使用腐败手段在中俄两国赢得业务,违反了反贿赂法,尽管该行不承认存在不当行为。

文件显示,这笔罚金与其在中国所得收入相比微不足道,相关业务部分源于这些活动。银行外部律师 2017 年曾警告高管,他们可能会因在中国的活动面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超过 2.5 亿美元的罚金。根据文件内容,没有证据表明,德国的监管机关调查了这家银行在中国的活动,尽管他们收到了关于一些活动的警告。

文件中随处可见令人担忧的内容,其中包括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采取行动期间,两家律师事务所——吉布森、邓恩和克拉彻律师事务所 (Gibson, Dunn & Crutcher) 及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 (Allen & Overy)——进行的内部调查。

文件显示,为促成高管与中国领导人的会面,德意志银行斥资数十万美元。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在收取了 10 万美元后,在 2002 年安排阿克曼与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会面。

文件显示,德意志银行总共向 7 名顾问支付了 1400 多万美元,所涉事务包括帮助入股一家中国银行,以及赢得国有企业的一些备受窥觎的业务。一些款项内部标记为存在问题,但还是得以通过。

根据文件,德意志银行曾多次试图与 2003 年至 2013 年担任中国总理的温家宝的亲属合作,以获取业务。《纽约时报》2012 年的一项调查关注了温家积聚的巨额财富,发现其亲属至少控制了价值 27 亿美元的资产。

(争取温氏家族在与中国政治精英的众多联系中,德意志银行在温家宝任中国总理期间与其家族建立了深厚的关系。温家宝本人从德意志银行收到了价值超过 15000 美元的礼物。但这更关乎温氏家族,涉及他的儿子、女儿和他们的配偶,以及与之亲密的商业伙伴。)

Winning Over the Wens

Among its many ties to China’s political elite, Deutsche Bank cultivated a deep relationship with the family of Wen Jiabao during his term as premier of China. Mr. Wen himself received gifts from the bank valued at more than $15,000. But it was a family affair, involving his son, daughter and their spouses, as well as a close business associate of the family.

Wen Jiabao

Zhang Beili

Premier

2003-13

Diamond expert

WIFE

Wen family

EMPLOYED

SON-IN-LAW

DAUGHTER

DAUGHTER-IN-LAW

SON

Liu

Chunhang

Wen

Ruchun

Yang

Xiaomeng

Winston

Wen

GOLF

PARTNER

Co-founder of the

New Horizon Capital

private equity firm

RECOMMENDED

ACQUAINTANCE

RECOMMENDED

Huang

Xuhuai

Liu

Lina

Jane

Jin

Jean

Kang

FRIEND

GIFTS

HIRED

INVESTED

HIRED

Josef Ackermann provided Mr. Wen with a crystal horse sculpture valued at more than $15,000.

Deutsche Bank hired several job candidates referred to them by members of the Wen family.

Deutsche Bank invested in Winston Wen’s private equity firm, as well as paying for golfing vacations for him.

Lee Zhang hired Mr. Huang as a consultant in 2005 and again in 2006, paying him more than $5 million.

Deutsche Bank

Josef Ackermann

Lee Zhang

Chief executive

2002-12

Head of corporate

finance in Asia

2004-10

Source: Documents compiled in internal Deutsche Bank investigation.

By Guilbert Gates

德意志银行赢得了数亿美元的中国交易,其中至少部分是依靠聘用有政治人脉的人。这样的聘用可能构成违法,如果其目的是为了换取业务。据银行外部律师的计算,在其所谓的关系聘用人员中,仅 19 人便帮助实现了 1.89 亿美元的收入,其中包括 2006 年管理一家国有银行上市的美差,那在当时是史上规模最大的 IPO。

卷入该银行活动的大多数中国政府官员已经退休,包括江泽民和温家宝。但是银行雇佣的其中两人的父母,如今是中国最高权力机关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成员。此外,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在此前担任的北京市市长等职务期间,曾收受过该银行的礼物。

时报及《南德意志报》试图联系江泽民、王岐山和温家宝——以及文件中提及的其他中国官员、高管和亲属——均未果或未能得到答复。几名现任及前任德意志银行雇员拒绝置评。

银行发言人蒂姆-奥利弗·安布罗休斯 (Tim-Oliver Ambrosius) 未回复关于文件的具体问题。在书面声明中,他表示公司「已对某些过往行为进行彻查并知会当局,」并称银行「加强了政策和控制措施,并已就所发现的问题采取了行动。」

「这些活动最早可追溯到 2002 年,并已经得到解决,」声明称。

阿克曼称他曾提醒银行员工,「任何业务都不值得拿银行的声誉冒险。」虽然他曾催促员工增加收入和盈利,但表示「有压力不能成为违反合规规定或当地法律的借口。」

奋起直追

2000 年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时,阿克曼怀着让德意志银行成为举世公认的全球领导者的大志。而且他想尽快达成目标。

中国至关重要。它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并且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德意志银行却远远落在那里的竞争对手后面。

在帮助中国死气沉沉的金融体系和国有企业网络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高盛 (Goldman Sachs) 和摩根士丹利 (Morgan Stanley) 一直走在最前面。1995 年,摩根士丹利帮助设立了中国首家投资银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1997 年,高盛获得了通过香港 IPO 将电讯垄断企业中国电信推向国际市场的权利。

阿克曼必须奋起直追。

银行的第一步是挖来高盛北京办事处负责人张红力。此人熟悉中国和西方商界。他在中国长大,在加拿大读书,后移居加州,他在那里曾供职于惠普 (Hewlett-Packard),并进修了企业管理。后来他去了香港,最终入职高盛。

张红力受命将德意志银行转变为中国的参与者。这需要赢得共产党的支持。

张红力开始大举招聘。他招募的很多员工——从银行律师编制的电子表格来看有几十人——均年轻、缺乏经验但人脉广泛。他们管他叫「张叔叔」。

父母为国企高管的马伟绩 (音)2007 年面试了一份工作。面试不顺利。一名德意志银行高管在给张红力的邮件中写道,马伟绩「可能是最差的候选人之一」。

他依然得到了工作。根据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备忘录,很快,马伟绩开始利用他的家庭关系争取到银行与他父母所在公司的会面。

另一名应聘者是时任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之子。他「达不到我们的标准,」一名德意志银行员工在关于公司股权资本市场集团的邮件中写道。他照样得到了一份工作。

目前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靠前的栗战书的小女儿,被认定不够资格进入银行的企业公关团队。她也拿到了工作邀约。

即便是符合条件的应聘者,政治人脉因素也会被考虑在内。

2010 年申请职位时,汪溪沙的父亲还是广东省的高官,她是竞争对手瑞银 (UBS) 的资深员工,并曾在高盛实习。据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透露,在她的招聘过程中,一名银行人士指出她将能「接触到」一家国有汽车制造商。她的父亲汪洋如今是政治局常委。

2006 年,德意志银行开始进行其所谓的推荐招聘。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现,其目的是通过向现有和潜在客户提供个人好处,为银行招揽业务。在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任要职的温家宝女婿推荐了一名人选。温家宝的女儿推荐了另一名人选。两人均获聘。

一名中国国有铁路高管推荐了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的儿子。炼油企业中国石化 (Sinopec) 的总裁助理也推荐了一名人选。国有的中国工商银行总经理同样曾推荐人选。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张红力,他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他亦未回复通过生意伙伴发送的书面问题。

「这是个关系国家,」阿克曼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当然得培养这些人。」

羊绒大衣

人员已经齐备。2003 年 10 月德意志银行在北京举办高尔夫邀请赛,前九组二对二比赛,自然混合了德国和中国的高管。

第 10 组有些不同。其中包括新上任的总理之子温云松,以及与温家过从甚密的生意伙伴黄旭怀 (音)。和他们同在一组的还有国有石油公司中国石油 (PetroChina) 的一名高官。

第四名选手是张红力。根据为银行内部调查编制的文件,此后的一个月,他、黄旭怀和温云松会去泰国继续打高尔夫,然后再去德国。

张红力同这些高尔夫球手建立的关系,只是除战略招聘外,德意志银行如何在中国闯出名声的一个缩影。他们收到大量礼物。他们被招募来,是为了将德意志银行的高管介绍给中国的决策层。他们还被聘请为顾问,帮助银行赢取业务。

在送给政治领导人和国有企业负责人的几十份礼物中,中国石油的高管获得了高尔夫球杆和一个价值超过 2500 美元的包。

吉布森、邓恩和克拉彻律师事务所的一份备忘录显示,2003 年选择德意志银行管理 IPO 的中国人寿的高管们收到了路易威登行李箱、羊绒大衣、高尔夫球棒,甚至还有一张沙发,总价值超过 2.2 万美元。

这家银行禁止向政府官员赠送礼物,除非法律和合规部门签字同意。吉布森-邓恩发现,张红力违反了这一政策,这方面的开支许多是他这里产生的。

该律所的研究显示,从 2002 年到 2008 年,银行官员向中国官员、他们的亲属和国有企业高管赠送了逾 20 万美元的礼物。超过四分之一的资金流向了政治局委员或他们的亲属,包括江泽民主席和温家宝总理。

内部调查显示,其中一些礼物是阿克曼「提供」的,比如送给江泽民的水晶老虎,江泽民的出生年份 1926 年是虎年。

阿克曼说,虽然他不记得亲自赠送过这些东西,但他知道银行的工作人员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他没有被指控在中国有不当行为。

「他们说高盛和摩根大通正在这么做,所以我们也应该这么做,」阿克曼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不认为几千美元的礼物会对温家宝产生什么影响。」

2016 年,摩根大通因在中国的雇佣行为而被美国司法部罚款 2.644 亿美元。其他银行也有类似的做法。瑞士的瑞士信贷银行 (Credit Suisse) 去年支付了 7700 万美元的刑事罚款和其他罚款。高盛在中国的业务没有受到不当行为的指控。

「警报」

增加德意志银行在中国影响力的计划还包括收购北京一家中型银行——华夏银行的大量股份。

收购计划代号为「雄鸡计划」,其内容包括聘请张红力的高尔夫球伙伴之一黄旭怀。据当时为该银行做的背景调查显示,黄旭怀没有银行业经验,但曾在总理夫人经营的一家钻石公司工作。他的薪酬相当于 200 多万美元。

银行的合规部门没有阻碍他获得这个咨询职位,但一些高管对此感到不安。

「根据搜索公司提供的信息,如果这个人不为市场和行业所知,我们为什么要为这项服务付费?我们付费是为了什么?」该行驻香港的合规主管波莉·李 (Polly Lee) 在给区域主管蒂尔·施塔费尔特 (Till Staffeldt) 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我担心的是,这个人是其他什么人的幌子。」

施塔费尔特现在是德意志银行负责监管、合规和防范金融犯罪的全球首席运营官。

德意志银行对华夏银行的收购成功了。2005 年底,该银行获得 9.9%的股份,后来增加到近 20%。黄旭怀做了什么以帮助这项交易获得通过,目前尚不清楚,但吉布森-邓恩后来发现,他的雇佣情况拉响了「警报」,可能违反《海外反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部分原因是黄旭怀和温家宝总理家庭的关系。

2006 年,德意志银行再次聘请黄旭怀担任顾问。这一次,他的任务是「深入研究中国银行业的金融安全」。他收到了 300 万美元。

在银行内部,张红力利用顾问赢得业务的做法引起了越来越多的担忧。曾在 2004 年之前负责该行亚洲企业融资部门的弗兰克·纳什 (Frank Nash) 曾警告该行高管迈克尔·科尔斯 (Michael Cohrs),使用有政治关系的咨询顾问是有问题的。

科尔斯向包括法务总监理查德·沃克 (Richard Walker) 在内的德意志银行律师们提出了这项担忧。三名知情人士告诉《纽约时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张红力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行事。

张红力的行动还在继续。2006 年,他求助于另一位黄姓顾问,帮助该行在中国工商银行的 IPO 中获得一个角色。此次股票发行计划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 IPO。处理这一交易的银行不仅可以获得巨额费用,还可以获得炫耀的资本。

这名男子名叫黄祥辉 (音),他没有银行工作经验,经背景调查后发现,他声称为之工作的那家北京公司,与他名片上提供的地址似乎不符。但根据该银行文件,他的确有与国有石油公司中石油的合作关系。张红力雇用了他。

黄祥辉最初的合同称,他将获得 300 万美元,换取「专注于能源行业」的服务。在一份草案中,有人划掉了「能源行业」,写上了「ICBC」,即工商银行。最后德意志银行在这场 IPO 中扮演了一个引人注目的角色。

这一成功令张红力得到了上司欢心,尤其是阿克曼。他说张红力会陪同他与包括主席和总理在内的中国高层领导人会面,并与文化和学术专家会面。在德意志银行任职期间,张红力被任命为一个政府最高顾问机构的成员,显示出他的内部人士地位。

「他把我介绍给各种各样的人,」阿克曼在采访中说。「他一直是个诚实的人,有良好的道德标准。」

但文件显示,身为投行业务负责人的科尔斯警告该公司的律师,他「害怕张红力做生意的方式,以及他是否私下行贿」。

担忧是有道理的。

一项和解,没有不当行为

据阿克曼说,2010 年,中国工商银行的负责人找到阿克曼,说他想聘用张红力,理由是他在德意志银行的出色工作。张红力后来当上了这家中国大型银行的副行长。

两年后,阿克曼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据一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透露,一位高管警告阿克曼的继任者安舒·贾恩 (Anshu Jain),该行已变得过于依赖从国有企业赢得业务,而这一领域腐败风险很大。

2013 年,当美国开始调查摩根大通在中国的招聘行为时,德意志银行启动了一项内部审查。调查发现了与政治有关的、令人不安的招聘模式,并将结果报告给了 SEC 和司法部。

2014 年 4 月,SEC 传唤了这家银行。几个月后,德意志银行起诉张红力,指控他从自己聘请的一家咨询公司中获利,因为这家公司的所有者是他的一个亲属。张红力在诉讼中否认自己有不当行为。

时报和《南德意志报》还发现了德意志银行使用的另外两家咨询公司,它们的所有者似乎是张红力的妻子。

巴拿马文件中发现的文件显示,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 Amazing Channel Holdings 和 Speedy Link Holdings 公司都将纪正荣 (音) 列为所有者。张红力的妻子也是这个名字,在香港法庭记录中,她的出生日期与这两家离岸公司记录中的出生日期相符。

据德意志银行的文件显示,2003 年,在德意志银行寻求管理中国人寿保险公司 IPO 的竞标中,该行向 Speedy Link 支付了 365 万美元以获得帮助。Amazing Channel Holdings 公司获得了 10 万美元。

当时,德意志银行的首席律师是沃克,他曾得到警告,高管们担心在中国有政治人脉的顾问。

在加入德意志银行之前,沃克曾是 SEC 的执法部门主管。现在,随着该机构调查的展开,银行官员们感到乐观。

德意志银行的律师前往 SEC 在盐湖城的办公室,就该公司的内部调查做了汇报。据一名了解会议情况的人士称,他们辩称,与其它银行相比,该行聘用中国「太子党」的规模和系统性要小得多。

上述知情人士说,律师们后来告诉沃克,SEC 似乎与该行的观点一致。该机构调查人员得出的结论是,当该银行聘用有政治关系的员工时,他们基本上都是合格的——该行的内部审查曾经怀疑这一点。

今年 8 月,SEC 宣布将结束调查,并已与德意志银行达成和解,同时不要求后者承认存在不当行为。在被问及此前未披露的德意志银行文件时,SEC 发言人钱德勒·科斯特洛 (Chandler Costello) 说,「SEC 不对任何调查的细节发表评论,但与以往一样,它致力于追究违反联邦证券法的行为,无论这些行为是由谁进行,或在何处发生。」

今年早些时候,德意志银行披露,它仍在接受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原因是其在外国的招聘做法和顾问使用情况。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Oct. 15, 2019, Section A, Page 1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Expensive Gifts and Favors Eased Deutsche Into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