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方针来回变换,让世界许多地区遭受地缘政治的无情打击

还记得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敌人」么?那都是星期五的老黄历了。到了周一,在特朗普总统看来,习近平是个「伟大的领导人」,一个「杰出的人」。

至于那道特朗普「特此命令」美国企业离开中国的敕令呢?三天后,他确信能达成贸易协议,若果真如此,那么企业应当「待在那儿,好好干」。

特朗普周末在法国坚称,他没有在和其他世界领导人争论,但有时看起来,他是在和自己争论。每一天,甚至每一小时,他对作为世界上最重大经济冲突的对华贸易战方针都在来回变换,让世界许多地区遭受地缘政治的无情打击。

如果他看上去是在乱讲一通,那么周一结束几天的外交活动时,他给出了明确解释,表示全世界只能适应这一点。他喜欢让谈判伙伴、对手、观察人士甚至盟友不知所措。

「抱歉!」他毫无歉意地对记者说。「这是我谈判的方式。这是我谈判的方式。这些年来,它对我有很大帮助,对这个国家甚至会有更大的帮助。」

他谈判的方式不时涉及可能并非事实的事实,可能尚未发表的声明以及可能尚未发生的事件。他也会不时否认自己说过的话。

周日,他表示就升级对华贸易战作了「重新考虑」,但接着他的幕僚却坚称,他只是后悔没有升级更多。到周一上午,他又收回措辞,并预计将和被他四次称为「伟大的领导人」的习近平达成协议。

他说美方接到中国两通电话,寻求恢复官方谈判,以此作为他重新乐观起来的原因。但中国没有确认任何电话,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 (Steven Mnuchin) 于是称,政府一直在「通过中间人」与北京的最高谈判代表沟通。

但数小时内,遇到挑战时向来不后退反要变本加厉的特朗普坚称,不只接到过电话,还接到了「很多电话」。

投资者总计数十亿美元的赌注,一定程度上就是押在他们对他的言论的分析上,这些言论发表在周末过后全球股市开盘前不久。可能这就是目的所在,为了平抑市场波动。

但即便是一些通常支持总统的政策资深人士,也发现他漫无目的的做法让人反感,而且适得其反。

「把牌贴在胸前,让对手猜来猜去,这样也许有好处,但特朗普模式的问题在于,他把这些策略推向了极端,」保守派的哈德森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多兰 (Michael Doran) 说。「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相信他。」

包括多兰在内的一些人认为,这源于特朗普在房地产领域的经历,当时的谈判中可能满是虚张声势或恫吓威胁,除了对眼前跟他谈判的人以外,也不需要承担什么后果。

「当你独自一人经手房地产交易的谈判,最后唯一重要的是合同——协议上的签名,」多兰说。「而在政治和外交领域,有很多重要的东西根本不会出现在正式协议上。」

比如信誉就是其一。在商场上时而扮演自己的发言人的特朗普,很擅长把自己想说的话安到其他领导人嘴里,以利于他自己的目的,不过那听上去更像是他自己,而不是那些领导人会说的话。

「今天我被各国领导人问到最多的一个问题——他们认为美国做得很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碰巧是,‘总统先生,为何美国的媒体如此憎恨你们国家?为何他们要希望它失败呢?’」他周日发推称。

没有哪位领导人在公开场合发表过这样的言论,尽管不可能确切知道他们私下里都说了些什么。特朗普同样坚称,一些领导人在私下里同意他的观点,也觉得应该欢迎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尽管他们的公开言论与此相反。

周一,总统甚至歪曲事实,称妻子也参与了他的外交活动。「第一夫人了解金正恩,我想她会同意我的看法,他的国家拥有巨大潜力,」他这样说起这位朝鲜领导人。

但梅拉尼娅·特朗普 (Melania Trump) 从未见过金正恩,更不用说了解他。几小时后,白宫新闻秘书史蒂芬妮·格里沙姆 (Stephanie Grisham) 被迫发表了一份「澄清声明」,承认了这一点。「虽然第一夫人还没有见过他,」她说,「但总统感觉她也了解他。」

特朗普从来没有过分追求精确的负担,他有办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周一,他一度表示,他可能会在下个月以色列大选前公布自己的中东和平提议,与白宫的计划完全不符。这番话立即在以色列成了头条新闻,尽管看起来更像「我也许会做,也许不会做」的随口一说,而不是认真的预告。

但也许是真的呢。最近几周,他多次改变自己的立场,所以很难说。他在新减税政策以及加强枪支购买背景调查的问题上改变了立场。他否认自己计划中的丹麦之行是为了实现购买格陵兰岛的雄心壮志,但当首相说格陵兰岛不出售时,他取消了行程,称没有必要去。

这就连他的支持者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周日,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 (Mohammad Javad Zarif) 突然造访比亚里茨,在七国集团会议间隙与法国人会谈。美国官员不愿透露他们是否事先得到了通知。「无可奉告,」特朗普一反常态地说。

这使得许多人认为他被「偷袭」了,而他的盟友发起了猛烈抨击。特朗普的前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 (Nikki Haley) 称此举「完全是失礼的」,是「马克龙在搬弄是非」,她指的是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Emmanuel Macron)。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 (John Cornyn) 补充说,「马克龙为什么要拍冷血杀手的马屁?」

但一天后,特朗普坚称他没有被偷袭,他一直都知道此事,并且给予批准。事实上,他更进一步,宣称如果马克龙能在合适的情况下安排,他愿意在未来几周内与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 (Hassan Rouhani) 会面。

在某种程度上,特朗普的种种矛盾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他比他的任何一位现代的前任都要开放得多,对新闻媒体的防范也少得多。尽管他对「假新闻」深恶痛绝,但他几乎总在和记者交谈,这给他创造了许多脱稿评论的机会。仅在周一,他就四次在自由发言的会议上回答了记者提问。

记者们从未表达过不满,但就连特朗普似乎也认为,他可能说得太多了。「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在他最近一次与记者见面之前,有人听到他对代理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 (Mick Mulvaney) 抱怨道。

「久而久之他们就乏了,」马尔瓦尼回答。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Aug. 27, 2019, Section A, Page 1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Global Whiplash as Trump Seesaws on T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