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近平本的访美之行就以观看湖人队的一场比赛,并且得到一件亮黄色队服作为结束

一家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咖啡连锁店。另一家经营着一个日本餐饮帝国。第三家制作了一些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网络游戏。

这几家全球公司——星巴克 (Starbucks)、吉野家 (Yoshinoya) 和动视暴雪 (Activision Blizzard)——本来似乎与香港的政治不满不相干。但对香港的一些民主派抗议者以及他们越来越多的全球支持者来说,无论对错,这些公司都被视为专制中共的同情者,因此是抵制甚至破坏的正当合理目标。

抗议者正在把他们看来是这些公司与中国的关系记录下来,然后在移动应用程序和网站上传播——有时基于的只是谣言,或是高管或其家人的言论。星巴克和吉野家因为拥有它们在香港特许经营权的公司而多次成为攻击目标,而《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 的开发商动视暴雪则因试图审查一名支持民主的香港玩家而遭到了抵制。

持续了数月的香港抗议活动及其充满危险的政治正在向海外蔓延,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和高管陷入困境,无论他们来自哪个国家。所有这些企业都花了多年时间来培育自己的品牌,但现在却发现,任何不支持抗议者的暗示都让他们的声誉受到威胁。

一些公司陷入了试图回避与抗议有关问题的狼狈境地,它们既要避免冒犯拥有庞大市场的中国,也不想得罪得到西方人和台湾人热情支持的香港活动人士。在最近的一条推文之后,NBA 发现自己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这里所有的企业在涉及自己的言论时都如履薄冰,不管是关于香港还是关于内地的言论,」在香港用股权推动改革的活动人士戴维·韦布 (David Webb) 说。

随着活动人士越来越多地转向破坏和抵制的做法,这些公司的脆弱性也在加大。香港作为自由资本主义中心以及世界上最友好的商业环境之一的声誉已受到了损害。这些日子里,清洁工们经常要在窗户被打破的商店里清扫碎玻璃,同时,在闪闪发光的摩天大楼的阴影下,也经常看到关闭的商店门上的涂鸦。

上周末,抗议者号召人们到购物中心举行集会,并呼吁抵制据称亲中的餐馆和商店,还有一小部分铁杆分子鼓励对这些商户进行「翻新」(砸毁) 或「装饰」(喷漆涂鸦)。

在将军澳区的一家星巴克分店,一些抗议者用锤子和灭火器打碎了玻璃架子,还有人将盘子和托盘扔在地上。柜台被人喷涂了「天诛共党」字样。

一些抗议者袭击了地铁站,包括使用燃烧瓶。许多人认为,运营地铁的香港铁路公司 (简称「港铁」) 一直在与当地官员合作,通过关闭一些车站、提早结束服务,甚至一度关闭整个地铁系统,来削弱抗议活动。

港铁对关闭车站的解释是:「运营车站发生破坏或暴力行为将危及其他乘客和地铁工作人员的安全。」

「看到有人破坏公共设施和商店,我感到很痛心,因为修复设施需要花钱,」40 岁的销售人员米歇尔·唐 (Michelle Tang) 说。「我希望这里再次出现和平与自由,」她在谈到香港时说。「现在,如果有人在我周围打碎玻璃,我就什么也不敢说了。」

随着这场运动成为一场持久战,活动人士正在系统性地推动更大范围的抵制。

一个团体开发了一款名为 WhatsGap 的应用程序,告诉居民可以光顾哪些餐馆,不要去哪些餐馆。那些被认为对抗议活动友好的餐馆在一张香港地图上用黄色标记出来,而那些被认为不友好的餐馆则被用黑色标记出来。这款应用的开发者打算把商店也添加进来。

「对很多不在前线的人来说,这是他们能做的事情,」36 岁的活动策划人艾莉森·容 (Alison Yung) 说,她支持抗议活动。「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支持这场运动。」

大学生们在校园里散发印有受抵制商家名单的卡片,并在校园内的门店举行静坐。上个月,香港中文大学善衡书院的自助餐厅曾两次被人占领。

这家自助餐厅的餐饮供应商是美心食品有限公司,美心也是香港星巴克的特许经营商。美心之所以引起活动人士的愤怒,是因为其创始人的女儿伍淑清上个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表讲话时,称抗议者为「暴徒」,说他们不代表香港。

美心发表声明说,伍淑清在公司没有任何职位,公司希望这场持续的政治冲突「各方能解決分歧」。

星巴克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吉野家也引起了活动人士的注意,因为这家企业的香港高管解除了与一家广告公司的合同。这家广告公司在吉野家的 Facebook 网页上发了一条嘲笑警方的帖子。在香港经营吉野家的合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没有回复记者寻求评论的电话。

当地便利店连锁店优品 360 的首席执行官被指控与来自中国大陆福建省的犯罪团伙有关系,这些团伙已与抗议者发生了冲突。(优品 360 否认存在任何这种关系。)

麦当劳 (McDonald’s) 对这场运动来说是个两难问题。这家连锁店在香港无处不在 (而且 24 小时营业),一些人通过购买麦当劳优惠券送给抗议者来表示对他们的支持,让他们在漫长的示威活动中坚持下去。但也有一些活动人士指出,麦当劳在 2017 年将中国和香港业务 80%的股份出售给了一家由中国国有企业中信集团和总部位于纽约的凯雷集团 (Carlyle Group) 组成的私募股权集团。

国际社会对抗议活动的支持让企业更难处理这个问题。

上周,休斯顿火箭队 (Houston Rockets) 总经理达里尔·莫雷 (Daryl Morey) 发推文支持抗议活动后,中国政府惩罚了 NBA。在该联盟拉开了自己与莫雷的距离之后,一些美国人开始在赛场打出「Free Hong Kong」(自由香港) 的海报和横幅,国会议员们也批评了 NBA。

动视暴雪因香港电竞选手吴伟聪在直播中声援抗议运动暂停了其参赛资格后,也面临类似的强烈反应。暴雪没收了这位网名 Blitzchung 玩家的一万美元奖金。许多游戏玩家呼吁抵制暴雪;数十名暴雪员工在公司的加州总部用突然从办公室走出的形式表示抗议;国会议员们也纷纷发声。

暴雪上周五说,公司将把奖金返还给吴伟聪,并将他的停赛时间缩短为六个月,公司同时声称,与中国的关系并未在其最初的决定中起任何作用。

对全球品牌的强烈反应是否会给企业带来财务上的损失仍有待观察。抗议者正在考虑的一些行动可能不会产生太大的效果。

比如,抗议者一直在呼吁抵制国泰航空 (Cathay Pacific),因为该公司在北京的压力下,解雇或处罚了参与抗议活动的员工。但对那些想从香港直飞中国城市的人们来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乘坐国泰航空或某个中国国有航空公司的航班是不可能的。这些天来,香港与中国大陆之间的航班比往常要空并非因为抵制,而是因为许多中国人希望避开抗议活动。

一些活动人士在选择将哪些企业作为目标时犯过错误。上海商业银行就是一个例子。活动人士破坏了该银行的至少一家分行,显然他们认为这是大陆的银行。

但这是一家香港银行。它的座右铭是「服务社会」。

Related

NYTimes: Hong Kong Protesters Are Targeting Starbucks. Apple Could B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