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近 1000 起聚集性疫情,其中 83% 发生在家庭

Workers loading supplies into the cruise ship Diamond Princess in Yokohama, Japan, on Wednesday.

Photo: Kim Kyung-Hoon/Reuters

香港的一栋公寓楼,各单元有管道相连。在中国东部城市天津的一个百货大楼里,有超过 1.1 万名顾客和员工混杂在一起。在法国的一个滑雪小屋,住着一群在此度假的英国人。

这些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场所,被一个可怕的共同点联系到一起:它们都是最近零星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地方,这引发了人们对于该病毒能够迅速传播,并远远超出中国中部起源地之外的担忧。

自从疫情于 12 月下旬暴发以来,绝大多数病例都集中在武汉,也是首次报告这种新型病毒的地方。该市和所在省份当局试图控制疫情,孤注一掷地封锁了数千万人。

但是,随着疫情迅速扩大——在中国已导致 1000 多人死亡,超过 4.3 万人患病——这清楚地表明,即使远离武汉,在世界各地的社区里,这种病毒是多么易于传播,又是多么难以遏制。许多被感染的人甚至从来没有去过武汉。

在天津,当全市三分之一的病例被追溯到同一家百货大楼后,当局下令隔离一万余人。

周二,在香港,数十名居民被连夜从他们住的公寓楼撤离,因为发现两个相隔 10 层楼的人感染了冠状病毒。官员们说,罪魁祸首可能是一段未经密封的排气管。

周二,在英国,一名据信是英国和法国另外 10 起病例传染源的商人表示,在确诊之前,他没有任何症状。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周二在日内瓦的一个论坛上说,尽管这种新的冠状病毒在中国最为严重,但也「对世界其他地方构成了非常严重的威胁」。

随着疫情对健康的影响越来越大,其政治代价也越来越高:它已成为中央政府数十年来面临的最大危机之一。中国的执政党共产党免去了疫情中心湖北省的两名卫生官员的职务,并以北京派去的一名领导人取而代之。他们是第一批因政府对疫情处理不当而受到惩罚的高级官员。

本周,中国当局敦促工厂工人和农民返工。但与此同时,其他官员警告,在农历新年假期后,随着农民工重返工作岗位,未来几周可能会出现新的疫情暴发——尤其是在浙江、广东和河南这三个人口稠密的省份。

他们还强调了聚集性疫情在加速疾病传播方面的作用,他们将其定义为在相对较小的区域内发生两例或多例感染。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有近 1000 起聚集性疫情,其中 83% 发生在家庭。他说,但是学校、工厂、购物中心和医疗场所也是助长传播的地点。

在距武汉 600 多英里的天津,官员们已采取严厉措施遏制与宝坻百货大楼有关的一系列病例。那座城市的疫情对中央政府来说可能尤其麻烦:从那里到北京只需半小时高铁路程。

据当地卫生部门称,在该市 102 名确诊患者中,至少有 33 人在那个百货大楼工作或购物,或与员工或顾客有密切接触。其中有许多人——包括周二宣布的最新的一名 31 岁女性患者——都没有武汉旅行史。

对此,官员们表示,将要求 1 月下旬去过这个百货大楼的人在家中自行隔离。他们表示,已经追踪到约 1.17 万名员工和顾客,但预计这一数字还会上升。

中国的新闻报道称,该市卫生官员在街道和社区使用喇叭敦促最近去过该百货大楼的居民联系他们。他们还派出联防小组进入村庄,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警报。

当局在宝坻部分地区部署了 24 小时保安,并表示,他们将要求一些地区的居民只能每两天离家一次。

宝坻区区长毛劲松把这家百货商场比作武汉的海鲜市场,后者被普遍认为是疫情暴发的源头。

「绝不让宝坻百货大楼成为第二个华南海鲜市场,」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在香港,当局发现一名新近被确诊感染的 62 岁女子的浴室里有一根未密封的排气管后,下令疏散这座楼里的一些居民。这名女子住在一名此前被发现感染的居民楼下 10 层。

据香港卫生局局长陈肇始说,住在另外三个单元的另外四人也出现了感染冠状病毒的症状。周二晚些时候,该市卫生当局宣布,那名 62 岁妇女的三名亲属也感染了该病毒。

这一消息令这个本已非常不安的城市更加紧张起来,2003 年 SARS 暴发的记忆给这座城市留下的创伤仍未消除。当时,在一个拥挤的住宅区,有 329 名居民感染了那种新病毒。一些专家认为,病毒是通过有缺陷的管道传播的。42 名受感染的居民死亡。

当局周二试图缓解这些担忧,指出 2003 年那栋楼的管道系统与新疏散的那栋楼有所不同。但他们也承认存在以前未知的传播方式的风险,病毒甚至可能通过空气传播,而不仅仅是通过咳嗽或打喷嚏产生的飞沫。

周二下午,警方封锁了这座建筑,只允许有身份证明的居民进入。尽管下着小雨,一辆街道清洁车仍在外面的路上喷水。

「我们不会掉以轻心,一定会进行详细全面的调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

不过,华威大学 (University of Warwick) 专门研究病毒分子生物学的教授安德鲁·伊斯顿 (Andrew Easton) 表示,尽管卫生官员和普通民众都提高了警惕,但是这种新冠病毒在社区迅速传播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任何将一群人紧密联系在一起,或在长时间内经常联系在一起的情况」,都将为病毒的传播「提供更多机会」。他还写道:「当然,病毒可以在感染者出现症状之前传播,所以不可能总是避免这种情况。」

法国木屋的案例清楚地表明,即使全球意识到疫情已经蔓延,病毒仍能很快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据法国当局和当事人表示,据信,法国木屋的感染源、于周二公开自己身份的英国男子史蒂夫·沃尔什 (Steve Walsh) 在飞往日内瓦之前,曾于上月前往新加坡开会。在新加坡期间,沃尔什据信曾接触过冠状病毒,不过他没有马上表现出症状。

沃尔什从新加坡出发前往法国阿尔卑斯山上的村庄孔塔米纳-蒙茹瓦,和一群英国人一起住在那座木屋里。然后他回到了英格兰南部的家。

回国后不久,他就被诊断出感染了这种病毒。据法国当局称,当时在滑雪场的另外五名英国人目前仍在法国,他们的病毒检测呈阳性。

周一,英国当局宣布,英国又有四人诊断出感染了这种病毒,其中包括两名医护人员,这使英国的病例数量增加了一倍。官员们说,所有新病例都与木屋群体有关。

周二,沃尔什在自己被隔离的医院发表了一份声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向其他受病毒感染的人表达了同情。

「虽然我已完全康复,但我的心仍与其他感染冠状病毒的人同在,」他说。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