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否认强迫外国公司交出技术。北京坚称,外国公司自愿这么做,因为它们想进入中国巨大且不断增长的市场

The Ford Motor plant in Hangzhou, China.

Photo: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一定程度上,华盛顿与北京新达成的贸易协议是为了解决两国争吵最激烈的问题之一:中国从西方公司获取技术的手法。

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不太可能通过一项贸易协议得到全面解决。

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窃取西方商业机密,并把这些指控作为近两年前发动贸易战的法律依据。虽然双方的贸易谈判很快变成了涉及更广泛的问题,但定于本周三签署的第一阶段协议包括中国承诺停止长期以来受西方企业批评的一些做法。这可能会让美国企业更容易接受协议,但还要看它的具体内容。

外国企业的担忧不无原因。中国已多次显示自己能够获得技术,并在政府巨额补贴帮助下,打造出能与美国公司竞争的对手。外国企业担心中国也将在其他行业这样做,如软件和芯片行业。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否认强迫外国公司交出技术。北京坚称,外国公司自愿这么做,因为它们想进入中国巨大且不断增长的市场。中国官员表示,尽管如此,他们正在采取措施解决这些担忧。

中国如何获得技术?

长期以来,美国当局一直指责中国公司和个人发动黑客攻击,以及其他公然窃取美国公司机密的行为。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人担心,中国企业收购企业也不过是为了获取技术。

美国公司说,中国公司还使用更不易察觉的手法来获取有价值的技术。

有时,中国要求想在中国做生意的外国公司与本土公司成立合资企业,比如在汽车行业。中国有时还要求产品价值的一定比例在当地制造,比如,中国曾对风力涡轮机和太阳能组件有这种要求。

苹果和亚马逊这两家科技企业为符合中国的安全法规,已与当地合作伙伴成立了合资企业来处理中国国内的数据。

外国企业因怕受惩罚不愿指责中国合作伙伴盗窃。代表外国企业的商业团体说,中国企业利用这种企业合作关系迫使外国合作伙伴交出机密。他们还说,中国官员向外国企业施压,要求拿到敏感技术,作为审查程序的一部分,以确保其产品对中国消费者是安全的。

这些方法有效吗?

外国商业团体指出,可再生能源就是中国使用其中一些策略壮大本土企业的例子。

西班牙歌美飒公司 (Gamesa) 曾是中国风力涡轮机市场的领先者,后来,中国政府在 2005 年规定,在中国安装的每台风力涡轮机的 70% 必须在国内生产。这家公司在中国培训了 500 多家供应商,让它们生产歌美飒涡轮机的几乎所有部件,还在天津建立了一家组装厂。其他跨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奥巴马政府怀疑该政策违反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后,中国取消了这项政策,但那已经太晚了。中国国有企业已开始使用同样的供应商来组装涡轮机。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风力涡轮机市场,而且,大部分风力涡轮机都由中国公司制造。

不久后,太阳能行业也发生了类似的产业变化。中国要求在其第一个大型市政太阳能项目中只可以使用至少 80% 在中国制造的太阳能组件。外国企业纷纷来中国生产,并分享技术。

中国政府还大力补贴主要用于出口的太阳能组件的生产。中国企业最终成为世界上大部分太阳能组件的生产商。

下一个可能是什么行业?

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人担心,同样的情况正在汽车行业发生。

在向外国车企开放市场后不久,中国官员在全球汽车制造商之间进行了一场竞争,争夺进入中国市场的资格。竞争项目包括详细审查每家公司向将与其组建合资企业的中国国有伙伴转让技术的提议。

通用汽车击败了福特汽车和丰田,因为它同意在上海建立一个最先进的装配厂,为其配备近 50 个机器人,生产最新款的别克汽车。通用的做法让更早进入中国的德国大众汽车的高管们愤怒,因为竞争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升级技术。

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但除了少数豪华车型外,几乎所有在中国销售的汽车都在中国制造。中国对进口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收的高额关税,以及外国公司希望避免从遥远的生产地点运输汽车的成本和风险,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周三签署的协议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在此次签署的贸易协议中,中国官员同意不以强制企业转让技术作为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条件,并承诺对侵犯或窃取商业机密的企业进行惩罚。中国还同意不通过收购外企的做法来获得敏感技术。

其实在此之前,中国官员已经承诺取消在一些领域成立合资企业的要求,比如汽车行业。

问题是,中国是否会信守承诺。中国官员已发布了与周三协议中承诺的大部分内容相呼应的规定。外国律师表示,新规定中存在很大的漏洞。这些规定赋予中国监管机构广泛的自由裁量权,让他们在涉及「特殊情况」、「国家利益」和其他模糊的例外情况时,采取他们认为合适的行动。

按照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如果美国认为北京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美国可在 90 天内提出磋商要求,但尚不清楚特朗普政府是否能在之后强制中国遵守协议。更广地来看,该协议不涉及中国对新兴产业的补贴问题,这是太阳能组件等行业发生变化的一个关键因素。在半导体、商用飞机、电动汽车和其他未来技术等行业,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已拒绝了国外对限制中国补贴本土竞争对手的呼声。

特朗普政府指望用关税来抵消这种影响。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保留对许多行业征收的广泛关税,以防止中国竞争对手涌入美国市场。保留广泛的关税也是对西方企业的一个强大的财政刺激,让它们重新考虑对中国供应链的高度依赖。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