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和欧洲的疫情快速扩散,中国等最先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正努力防止来自外部的感染。在亚洲各地,外来旅客被禁止入境或强制隔离,人们的恐惧和沮丧也在增长

上周,伊拉克纳贾夫,检查最近从伊朗返回并在家自我隔离的家庭。

Photo: 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本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承诺向意大利派送更多医疗专家。同一天,北京还送给菲律宾 2000 个检测试剂盒。而塞尔维亚总统最近发出求助,对象不是限制必需医护用品出口的欧洲近邻,而是中国。

「欧洲的同舟共济并不存在,」塞尔维亚领导人亚历山大·武契奇 (Aleksandar Vucic) 在宣布紧急状态的电视讲话中说,「那不过是表面上的童话。我相信习近平,他是我的兄弟和朋友,我相信中国的帮助。」

仅仅几周前,中国还疲于应付始于中部城市武汉的新冠病毒疫情,从近 80 个国家和 10 个国际组织接受包括口罩和其他医疗物资在内的捐赠。

现在,随着国内每日新增病例降至个位数,中国正在发动外交攻势,帮助正在全力控制病毒的其他国家。从日本到伊拉克、西班牙到秘鲁,中国以捐赠或派送医护专家的方式,向各国提供或承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通过援助突击,中国试图改变专制的疫情孵化器形象,换以在危急关头担负责任的世界强国形象。

通过这一系列行动,中国担起了曾经由西方国家在自然灾害和公共卫生事件中占据主导的角色。而奉行「美国优先」而退出国际事务的特朗普,也越来越放弃这个角色。

「重大国际危机期间,非同寻常的中国领导作用取代有意义的美国领导作用,这可能是几十年来头一遭,」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计划 (China Strategy Initiative at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的主任杜如松 (Rush Doshi) 说。

他还指出,仅在几年前,美国就领导了对抗埃博拉的战斗。

始于武汉的疫情,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感染了近 20 万人,造成近 8000 人死亡。疫情对习近平的领导是一记重挫,它激起了国内的不满和国外对于共产党领导效能的质疑。

现在,从欧洲到美国阻击疫情的失败,给了中国领导人一个平台,来证明其模式的有效性——以及获得长久地缘政治回报的机会。

一直以来,中国利用大量工具和雄厚财力,依靠贸易、投资,以及如目前情形下,还依靠作为世界最大药品和防护口罩制造国的优势地位,在世界各地建立伙伴合作关系。目前,疫情在除南极洲之外的各大洲肆虐,人们对中国最初的应对不当感到愤怒,中国的慷慨解囊将有助于平息这种普遍存在的愤怒。

「我不知道,现在我也不关心,」意大利前经济发展部副部长米歇尔·杰拉奇 (Michele Geraci),在采访中被问及中国援助背后的地缘政治野心是否跟人道主义关怀不相上下时说。

他表示,当前最紧要的是提供援助拯救生命,这是意大利的欧盟盟友们无法提供或不愿提供的。

「如果有人担心中国做得太多,那么缺口向其他国家打开,」他说,「这是其他国家应该做的。」

长久以来,中国渴望在联合国与和其他国际组织中获得更加突出的地位,同时在世界越来越多的地区施加政治、经济和军事影响——有时是与美国展开直接竞争。

「由于一月初对武汉的疫情处理不当,现在中国正在努力修复严重受损的国际形象,」加利福利亚州克莱尔蒙特麦克纳学院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的政治管理教授裴敏欣在一封邮件中说。

「捐赠医疗物资表明了中国是一个有责任担当、慷慨的世界强国,」他继续说道,「同时这也是吹捧自己在遏制新冠病毒疫情方面的成功,以表明一党专政优于西方国家笨拙的民主制度,尤其是美国的。」

周三,中国表示将向欧洲提供 200 万只外科口罩、20 万只防护级别的口罩和 5 万个检测试剂盒。「我们感谢中国的支持,」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 (Ursula von der Leyen) 在 Twitter 上说,「困难的时刻我们需要相互支持。」

美国的医院尽管提前几周接到了通知,但仍面临物资短缺,中国著名企业家马云提出向美国捐赠 50 万个检测试剂盒和 100 万只口罩。在二月份,美国向武汉运送了 17 吨物资,并用四架飞机撤离美国公民。

「这已经不再是任何一个国家能自己解决的挑战,而是需要我们所有人一起携手应对,」马云的基金会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份声明中列出了面向几十个国家的捐赠,包括非洲所有的 54 个国家。

声明还引用了马云在社交媒体微博上的话,那是一句美国政治俗语:「团结则存,分裂则亡。」

中国官员坚持认为,流行病是政治合作的舞台,而非政治比赛的竞技场。然而,中国减缓病毒传播的成功,鼓励了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作出更有力的回击——有时做得不够漂亮。

中国的一位外交发言人赵立坚散布病毒来自美军的阴谋论,而另一位发言人则与秘鲁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 (Mario Vargas Llosa) 就后者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关于疫情的专栏文章发生争执。

中国官方媒体则以一种近乎幸灾乐祸的态度报道欧洲和美国的混乱。《人民日报》本周为海外感染和死亡的速度超过中国国内而额手称庆。

周三早些时候,中国外交部宣布驱逐《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大部分美国记者,并称这是回敬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在美记者的行动。

「新冠病毒疫情成了战场,」前葡萄牙欧洲事务国务卿、现任哈德逊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高级研究员布鲁诺·马卡埃斯 (Bruno Maçães) 说,「在我看来,中国在专心利用这次危机渲染其模式的优越性。」

「我认为,这也让我们得以窥见未来气候变化会是什么样子,」他继续说道,「与其说是全球合作的机会,不如说更多是作为地缘政治竞争的背景,每个主要参与者都想要超过竞争对手。」

批评中国的人认为,这些援助只是做样子,甚至别有用心。

比如在意大利,很多人指出,中国提供的口罩、呼吸机等医疗物资并非捐赠,而是出售,而且还称其中一些物资本是用于供给中国本国公民的。

还有人警告,中国利用自己在呼吸机和口罩生产上的主导地位奖励友邦。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世界上一半的口罩产于中国,而在病毒出现之后,它的口罩产量剧增了 12 倍,尽管其中大半供给本国。

中国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在最近的一次发布会上说,政府没有发布过出口的禁令,但仍需满足国内对口罩和其他防护用品的需求。

对于接受中国慷慨解囊的国家来说,关于中国动机的质疑大都让位于需求的满足。这一点在伊拉克方面尤其明显,几十年来,它一直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焦点。

10 天前在巴格达,一个 7 人中国医疗专家组走下一架载有医疗设备和物资的伊拉克航空公司飞机。根据应对疫情的医生介绍说,他们带来的医疗设备中包括两台机器,它们可以让伊拉克实验室技术员每天的样本检测数量提高四倍。

「伊拉克人民感谢中国人民的行动,」伊拉克卫生部副部长贾西姆·阿尔-法拉希 (Jassim Al-Falahi) 在迎接专家组时说。

据巴格达医学城教学医院 (Medical City Teaching Hospital Complex) 负责人哈桑·阿尔-塔米米医生 (Dr. Hassan Al-Tamimi) 介绍,到达之后的几天,中国专家就开始向医生和卫生官员介绍抗击冠状病毒的步骤,并通过电话会议与伊拉克医院的领导展开了讨论。

一份来自伊拉克外交部的声明明确表示,两国的合作将不仅限于新冠病毒这一个项目:其他项目还包括石油工业和翻新伊拉克部分老化的电力基础设施。

对于伊拉克人是否完全消化了中国人的经验教训,目前尚不清楚。周二,在医学城举行的新实验室安装签字典礼上,伊拉克驻中国大使张涛看起来有点焦虑。

「真的,这个房间里有很多人,重要的人士、政府专家和部长,没有一个人戴口罩和手套,」张对在场的医学城教学医院的呼吸疾病专家默罕默德·瓦希卜 (Mohammed Waheeb) 说道。

「你们的总理已经 70 多岁了,」瓦希卜医生回忆与张涛大使的对话,「你们对此不够重视。」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