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中国人也买球鞋

周二,香港抗议者手持勒布朗·詹姆斯的照片。

Photograph by Anthony Wallac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勒布朗·詹姆斯 (LeBron James) 上一次遭遇广泛的反对已经是近十年前的事了。

当时克利夫兰的球迷烧毁了他的球衣。他们朝印着他面孔的广告牌扔石头。克利夫兰骑士队 (Cleveland Cavaliers) 老板丹·吉尔伯特 (Dan Gilbert) 在一封信里诋毁詹姆斯是个自恋之人,这封信遭到了广泛的嘲笑。

当时詹姆斯只是在全国电视上宣布他要去另一支球队。

那是 2010 年,詹姆斯在克利夫兰打了七个赛季后,在 ESPN 特别节目《决定》(The Decision) 中说,他要把自己的天赋带到迈阿密,为热火队效力。

当时激起的反应,和如今身为洛杉矶湖人队 (Los Angeles Lakers) 成员的詹姆斯所面临的远远不同。这一次,詹姆斯说休斯顿火箭队 (Houston Rockets) 的总经理达里尔·莫雷 (Daryl Morey) 在 Twitter 发图支持香港的民主抗议者,随后又删掉的时候,「对当前情况不够了解」。莫雷事件引发国际社会与威权主义中国政府的对抗,如今已经威胁到 NBA 与其最重要的国际市场之一之间的合作关系。几家中国公司切断了与火箭的联系

詹姆斯还说:「是的,我们都有言论自由。但有时,当你不为他人着想,只想着自己的时候,负面影响就会产生。」这番言论进一步激怒了他的批评者。

他立即遭到谴责,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对于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运动员之一来说,这种情况颇不寻常。包括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 (Rick Scott) 和乔什·霍利 (Josh Hawley) 在内的多名议员批评詹姆斯,说他似乎把中国政府的行动怪在了莫雷头上。甚至连另一位篮球运动员、波士顿凯尔特人队 (Boston Celtics) 的中锋埃尼斯·坎特 (Enes Kanter) 也在 Twitter 上发了一些似乎是针对詹姆斯的帖子,但没有提到他的名字。其中一条说:「自由不是免费的。」

詹姆斯是 NBA 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他试图在 Twitter 上澄清自己的言论,称莫雷没有考虑「那条推文的后果」,而且「我的球队和整个联盟刚刚度过了艰难的一周。」

这显然没什么帮助。

在香港,抗议者烧毁了詹姆斯的球衣,将他的头像照片贴在篮板上投篮,还把他的照片做成了米姆——包括他拥抱中国钞票的照片。

批评的广度不同寻常。在 Reddit 的湖人球迷区,数百甚至上千条评论痛斥詹姆斯。其中一条写道:「不管勒布朗对莫雷说这些话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他肯定是搞砸了。」有些人指责詹姆斯懦弱。

在周二的训练时,詹姆斯说,他意识到一些针对他的负面反应,但不觉得有必要与所有全球地缘政治问题联系起来。

「我认为,当这个问题出现的时候,如果你对它充满热情,或者你觉得这是你想谈论的事情,那就去谈吧,」詹姆斯说。「我也不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关心所有问题。」

与《决定》那次的事相比,这一次反对范围有所不同的原因有几个。这一次的争议具有全球意义,涉及政治、体育和商业的关系。上一次的争议主要在篮球迷中展开,虽然它改变了 NBA 明星运动员如何看待自己在自由球员市场影响力。

在《决定》9 年之后,有其他的文化力量在起作用:社交媒体的使用更加普遍。并且不止于此,詹姆斯不同了,部分是由于 9 年前遭遇的那次反对。他是一名更有实力的运动员,是三次夺得 NBA 总冠军的全球超级明星,也有了一份固定的资产。他的商业帝国已从篮球扩展到娱乐业,名下掌管着几十个电视和电影项目。詹姆斯从伟大的球员变成了商业巨头,并将特定社会问题上的行动主义作为自己帝国的一部分。所有这些共同将他塑造成了一个可以说是联盟历史上影响力无与伦比的人物。

然而在某种程度上,詹姆斯在行动主义方面的事迹虽然常见,却又不清不楚。指责詹姆斯懦弱的球迷还指责他虚伪。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詹姆斯一直谨慎塑造着愿意参与政治议题的形象,包括在警察枪击事件上的表态,以及 2016 年对希拉里·克林顿 (Hillary Clinton) 竞选总统的高调背书。上个月,加州州长、民主党人加文·纽森 (Gavin Newsom) 在詹姆斯的 HBO 节目《理发店》(The Shop) 上签署了一项将允许运动员寻求赞助和其他交易的法案,这是詹姆斯的另一个精心的品牌培育项目。

2018 年《理发店》首播时,詹姆斯被拿来与他的偶像拳击手、著名的社会正义斗士穆罕默德·阿里 (Muhammad Ali) 比较,他没有回避这种比较。事实上,詹姆斯表示他不在乎遭到反对,并称当他开始就各类问题发声,他的受欢迎度已经下降。

「他知道关键不在于他,」詹姆斯说,他指的是阿里,他还说阿里当时知道他会遭到反对并且可能进监狱。

此前,詹姆斯曾因一开始对某些议题保持沉默遭到批评,比如 2014 年,12 岁的俄亥俄州非裔美国男孩塔米尔·赖斯 (Tamir Rice) 被警察开枪打死一事。

在职业生涯早期,詹姆斯曾因拒绝签署队友艾拉·纽伯尔 (Ira Newble) 传递的一封信而受到批评,信中谴责中国政府在造成数十万平民死亡的达尔富尔武装冲突问题上支持苏丹政府。

但在之后的一年,2008 年詹姆斯在 ESPN 上就达尔富尔问题发声:「说到底,我们谈的是人权。人们应该明白,人权和人民的生命正处于危险之中。我们这里不是在谈合同。我们不是在谈钱。我们谈论的是人们正在失去生命,这对我来说比金钱或合同重要得多。」

然而,莫雷的推文对詹姆斯商业利益的潜在伤害,与他对这名总经理的批评是分不开的。他表示在职业生涯中,他去过中国十几次——通常是和联盟,或者耐克 (Nike) 等企业赞助商同行。中国是耐克的第三大市场。

詹姆斯在中国损失的不仅仅是鞋类或其他篮球相关商品的销量:他的《空中大灌篮 2》(Space Jam 2) 等娱乐项目可能会在中国发行,这里对华纳兄弟 (Warner Bros.) 等好莱坞制作公司是一片重要市场,对詹姆斯的品牌本身同样如此。

但詹姆斯可能也帮了 NBA 一把。在中国大陆,他的表态受到热烈欢迎。世界上最著名的篮球运动员通过对一名美国篮球高管的立场做出解释,对中国政府对此事的立场给予了支持,这样的举动对于维持篮球运动员在中国的关系——和利润——不无助益。

毕竟,中国人也买球鞋。(此处借用了传闻中迈克尔·乔丹 [Michael Jordan] 的一句名言:「共和党人也买球鞋。」)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Oct. 16, 2019, Section B, Page 10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James, Who Has Been a Villain Before, Faces a Backlash Beyond the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