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和 Twitter 删除了大量源自中国、传播有关香港抗议活动的虚假信息的账号,Twitter 称有可靠证据表明这是国家支持的统一行动

震动香港的抗议活动正引发一场日益激烈的信息战,中国在其中采用了俄罗斯的手法,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散布虚假信息。周一,两家社交媒体表示,在最近几周里,源自中国的账号统一行动,夸大处理表现香港抗议者暴力和极端的信息及图片。在 Facebook 上,一个与中国关联的账户在最近的一篇帖子里将抗议者比作 ISIS 武装分子。一条推文称,「香港不需要你们这些激进分子。滚出去!」

Facebook 和 Twitter 表示,他们已经将这些帐户删除,这是社交媒体公司第一次不得不删除与中国的虚假信息相关的帐户。

Facebook 表示已删除了 7 个页面、3 个 Facebook 群组和 5 个涉及香港抗议者虚假信息宣传的账户。Twitter 删除了 936 个账户,并表示将禁止国有媒体进行推文的推广;此前,《中国日报》和其他一些出版物在 Twitter 上发布广告,指抗议者得到了西方利益集团的资金支持,并且越来越暴力。

「这些说法故意并明确地试图在香港制造政治混乱,包括破坏当地抗议运动的正当性和政治立场,」Twitter 在声明中说。「根据我们的深入调查,有可靠的证据证明这是一次国家支持的统一行动。」

删除中国支持账户标志着全球虚假信息战的升级。在 2015 年和 2016 年,俄罗斯开创性地使用虚假信息技术,为了在 2016 年总统大选中分裂美国人,利用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等社交媒体传播煽动性的信息。之后,包括孟加拉国、伊朗和委内瑞拉在内的许多国家的政府,都在利用 Facebook 和 Twitter 在国内外制造混乱。

研究人员表示,中国在使用 Facebook 和 Twitter 传播虚假信息方面并不太突出。这两项服务都在中国都遭到屏蔽,人们转而把时间花在本土社交媒体服务和消息应用程序上,比如微信和微博。共产党基本上不需要西方的社交媒体,因为在所谓的防火长城内,它已经对国有媒体和内容施加了严格的控制。

但 Facebook 和 Twitter 最近围绕香港抗议活动的举动表明,一旦认定有必要,北京会利用这些服务在防火长城之外传播信息。Facebook 和 Twitter 在香港没有屏蔽,且得到广泛使用。eMarketer 的数据显示,香港约有 470 万人每月至少登录一次 Facebook,有 44.8 万人使用 Twitter。

自 2018 年开始,中国可能已经开始尝试使用西方社交媒体来破坏台湾选举,大西洋委员会 (Atlantic Council) 数字检验实验室主任格雷厄姆·布鲁基 (Graham Brookie) 说。他还说,中国的虚假信息活动往往比俄罗斯更广泛,且严格围绕一系列外交政策目标,包括把台湾和香港和大陆更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中国人一直在观察,在俄罗斯的信息行动中,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没用的,」布鲁基说。「中国正在试探,哪些手段行之有效,哪些手段不会被逮到。」

针对香港抗议活动的虚假信息宣传活动之所以引人注目,也因为许多推文都是用英语写的,针对的是全球受众。

「我认为,他们正试图触及香港说英语的人,以及更多的旁观受众,」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数字与网络政策项目主任亚当·西格尔 (Adam Segal) 表示。

参与香港宣传活动的大多数 Twitter 账户都是最近创建的,没有多少关注者。研究媒体、虚假信息和信任领域的 Mozilla 研究员瑞内·迪雷斯塔 (Renee DiResta) 表示。「这几乎可以说明,中国在发展这种对外能力方面欠缺周详的考虑,」她说。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官员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自今年 6 月香港爆发反对引渡法案的抗议活动以来,这一运动已经发生了演变。周日,该市再次举行大规模游行。组织者说,这一次有 170 万人——约占该市 700 万总人口的四分之一——不顾警方禁令走上街头。

中国在这些抗议中积极煽动反西方和民族主义情绪,并开始将示威活动称为恐怖主义的前奏。香港工人和亿万富翁也加入了这场争论。最近,在几家当地报纸的广告上,商界巨子李嘉诚敦促读者「爱中国,爱香港,爱自己」和「以爱之义,止息愤怒」。香港会计师事务所的员工则发表了支持示威的广告。

Twitter 表示,这些与中国有关的账户是通过历时数周的调查发现的。该公司说,这些账户协同合作,大量发出可能破坏香港抗议活动的信息,其中一些使用 Twitter 的账户来自未被屏蔽的特定互联网协议地址。研究人员表示,由于 Twitter 在中国不被允许,未被屏蔽的 IP 地址通常可以表明这些账户是经政府批准的。

尽管大多数虚假信息是由最终被 Twitter 关闭的 936 个账户传播的,但该公司表示,它还发现了一个更广泛的群体,包括 20 万个账户。它们是在 Twitter 开始禁止一些更早的账户时出现的;该公司表示,其中大多数账户在能够传播更多信息之前就被阻止了。

这些与中国有关的账户发布的信息中,有一条推文暗示抗议者「从坏人那里得到好处」。另一位则声称抗议者「别有用心」。

Twitter 表示,在禁止国有媒体进行推文推广的禁令生效之前,将给国有媒体一个月的时间离开其广告平台。该禁令是在 Twitter 打击俄罗斯虚假信息的努力基础上发展起来的。2017 年,Twitter 禁止克里姆林宫支持的国际新闻机构 RT 和 Sputnik 在其网站做广告。

与 Twitter 不同,Facebook 表示不会禁止国有媒体的广告。该公司表示,将「继续研究我们同国有媒体相关的政策」,并将密切审查在该公司发布的广告,以便确定它们是否违反了公司政策。据《纽约时报》报道,通过其官方媒体机构,中国政府一直是 Facebook 广告的大买家

Facebook 发言人说,Twitter 曾在 7 月提醒 Facebook 注意与中国相关的社交媒体活动。该公司在自己的调查中发现了一些 Facebook 页面,它们通常以新闻机构的面目出现,有大约 1.55 万个关注者。大多数页面都是在 2018 年或之后创建的,调查中发现的最早页面是在 2016 年创建的。虽然活动背后的人试图隐藏自己的身份,但 Facebook 表示,它「发现了与中国政府有关的个人链接」。

「示威者和 ISIS 分子有何区别?」其中一条 Facebook 帖子写道。另一名抗议者称抗议者是「香港曱甴」。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Aug. 20, 2019, Section A, Page 1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Social Media: China’s Disinformation Bullh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