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指责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和美国这七个国家「居心叵测」

26 岁的珍妮·李 (Jenny Lee) 那天和一个朋友在香港酷热的街道游行时,肩上扛着一面美国国旗。「我们举这面旗是为了告诉全世界,我们要民主自由,」她这样解释道。

但中国当局正在把这种表示作为中国官员所谓美国策划香港抗议活动的证据。抗议活动已让香港陷入混乱状态近三个月了。

中国在官方媒体和官方声明中对美国的指责越来越尖刻,这反映出中国有一个日益强烈的信念,那就是对香港民主权利的支持是削弱共产党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

「民主和民主价值观是他们特别讨厌的东西。他们的目标就是要把这些东西从香港清除出去,」香港浸会大学教授高敬文 (Jean-Pierre Cabestan) 说,他是《明日中国:民主还是独裁?》(China Tomorrow: Democracy or Dictatorship?) 一书的作者。

目前还没有具体证据表明,抗议活动与示威者的说法有任何不同:抗议活动基本无人领导,主要诱因是当地人的不满和对大陆侵犯香港事务的抵制情绪。但中国官员现在把美国人做的一些事情说成是外国干预,甚至是串通。

有些指控不过是粗制滥造的虚假信息,但有一些指控的背后刚好有够用的事实根据,足以编造一个阴谋论,即美国在暗中进行罪恶活动,目的是破坏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对权力的威权控制。

这些罪恶活动包括美国国会领导人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支持抗议的声明,以及香港反对派人士与美国政府官员的会面。一次与美国驻港领事馆一名外交官在香港的类似见面,以及在华盛顿与副总统迈克·彭斯 (Mike Pence) 和特朗普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 (John Bolton) 的另一次见面,也都被中国抓住不放。

举例而言,中国驻香港联络办公室 (简称中联办) 周一强烈谴责了美国国会一份措辞相当温和的两党声明,声明是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和资深成员纽约州的艾略特·恩格尔 (Eliot Engel) 和得克萨斯州的迈克尔·麦考尔 (Michael McCaul) 联名发表的。声明对抗议活动表示了支持,同时呼吁双方「避免暴力,寻求一个和平的解决方案」。

中联办发言人在一份回应声明中称,这两名分别属于民主党和和共和党的议员「无视事实,颠倒黑白,包藏祸心,赤裸裸地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中国有将自己在国内面临的挑战归咎于「外国势力」的漫长历史,包括 30 年前的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但中国有关香港事件的指控的强烈和凶猛程度表明,这不只是针对国内或国际受众的宣传。

相反,分析人士说,这反映了越来越焦虑的领导层的想法,他们把民众情绪在街头的任何表现都视为潜在的「颜色革命」,与席卷了格鲁吉亚、乌克兰和接下来阿拉伯世界的那些革命一样。

中国外交部在最近发布的一份 42 页的报告中点名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指责它资助香港的类似革命。由国会拨款的国家民主基金会成立于 1983 年,目的是支持在全球传播民主和人权。

「美国不满足于在口头上公开支持香港,还诉诸于提供财务支持,」中国官方英文电视网 CGTN 在其网站上发表的一篇语法不准确的文章中写道,文章引用了外交部的报告。文章接下来指出,国家民主基金会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在「针对政府的秘密行动」上有合作。

据两国官员说,中国不仅公开谴责,而且在与美国同行见面时也私下谴责美国的活动。中国还在愤怒地回击国际社会的批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谴责了七国集团领导人上周发表的一份声明,声明呼吁双方避免在香港发生暴力事件。

耿爽指责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和美国这七个国家「居心叵测」。他还宣称 1984 年达成的《中英联合声明》已无实际意义,这份由当时仍对香港实行殖民统治的英国与中国达成的声明,确立了让香港成为中国一个特别行政区的框架,为香港保留了大陆的中国公民享受不到的权利。

《中英联合声明》成为国会在 1992 年通过《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授权美国与香港和中国大陆发展关系的基准。按照这项法律,美国国务院每年都要评估香港的自治程度。

国务院在今年 3 月发布的最新报告中警告,「大陆中央政府干预香港事务的节奏——以及香港政府的做法与大陆目标合拍的情况——有所增长,加速了前段时间出现的负面趋势。」

就特朗普政府而言,它对抗议活动的反应并不一致。特朗普总统主要关注的是与中国的贸易紧张关系,曾把抗议活动不当回事,称那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但政府的其他官员已经更加有力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而且香港的抗议活动在华盛顿政界激起了广泛的支持。

这就给中国人的说法提供了论据。在最初对抗议活动不予理睬之后,中国官员们开始更直接地回应美国人的声明,同时在官方媒体上加大了反美宣传力度,这种宣传对塑造中国大陆的公众舆论取得了惊人的效果。

CGTN 的报道称,香港的集会上有「更多的美国面孔」。其中一个引起注意的面孔是香港传媒大亨黎智英 (Jimmy Lai) 的高级助手马克·西蒙 (Mark Simon),大陆对黎智英厌恶至极。西蒙曾在美国海军服役,今年 7 月,他帮助安排了黎智英与副总统彭斯的见面,引发了中国的正式外交抗议。

西蒙在接受采访时说,他长期以来一直在帮助黎智英向香港的民间组织捐款,但他强调,他与美国情报部门没有关系,也没有在抗议活动中起任何作用,尽管有人暗示了这一点。

「一个给中情局当智囊的大个子肥胖白人男子在操纵香港局势,这种说法太荒谬了,」他说。

香港街头的抗议者也嘲笑中国的指控,称那是为了贬低香港人的不满。

与举着美国国旗的朋友珍妮·李 (Jenny Lee) 一起走上街头的菲比·陈 (Phoebe Chan) 嘲笑中国媒体关于抗议者拿钱参加抗议活动的报道。「我们都是自愿来的,」她说。

其实,像她这样的抗议者希望看到美国更多地参与进来。她提到香港根据美国法律所享有的特殊贸易地位,华盛顿的官员已警告,如果中国使用武力镇压抗议活动的话,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可能会被取消。「这是我们的希望,」她说。

中国指责外国影响的说法,与其他专制政府面对民众反对时的说法如出一辙。

自 2017 年以来,中国已通过一项法律,禁止了任何外国组织在国内的政治活动,该法律效仿了俄罗斯在「颜色革命」席卷了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后采用的一项法律。

相比之下,香港仍允许非政府组织享有很大的自由,许多这些组织的工作实际上冒犯了北京共产党政府的价值观。例如,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定期向致力于维护民主权利的组织发放经费,维护民主权利与抗议活动的目标非常一致。

该基金会 2018 年发放的经费包括,为与美国劳联-产联 (AFL-CIO) 结盟的美国劳工倡导组织团结中心 (Solidarity Center) 提供的 15.5 万美元,以及为香港正义中心 (Hong Kong Justice Center) 提供的 9 万美元,该中心监督香港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规定的各项权利的遵守情况。

「我们参与的是一个联合国的正式程序,中国也是联合国的一部分,」香港正义中心高级研究员安妮·李 (Annie Li) 说,她指的是名为「普遍定期审议」的年度人权纪录审议。「他们显然知道我们的工作。」

另一个一直在香港工作的组织全国民主研究所 (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是国家民主基金会附属于民主党的伙伴机构,研究所在 2018 年从该基金会获得了 20 万美元的资助。研究所所长、曾任美国驻缅甸大使的德里克·米切尔 (Derek Mitchell) 说,有关美国人煽动或资助抗议活动的指控「荒谬之极」。

据国家民主基金会提供资金时的描述,该研究所的工作一直是通过为学者、律师和公务员组织培训研讨会,促进公民社会的发展。中国政府将这种倡导活动视为威胁的事实「显示了他们的不安全感」,米切尔说。

「这是来自中国和其他专制政府的一个相当一致的主题,」他说。「他们可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也可以指责他人。」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Sept. 6, 2019, Section A, Page 7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With Protests, China Angrily Connects the Dots Back to th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