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非常清楚地表明了坠机可能并且可信的原因

习近平 (中) 周一视察了北京一个小区,照片由新华社发布。

Photo: Pang Xinglei/Xinhua, via Associated Press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公开前往疫情第一线视察,来到了北京一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以及当地的一个疾控中心。之前的几周习近平基本未出现在公众视线中

官方媒体发布的视频显示,习近平先到了北京市朝阳区一个社区居委会的办公室,听取了疾病防控工作简报,并向待在居民楼中观望的民众挥手致意。该社区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给他量了体温。

随后,习近平视察了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北京地坛医院。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报道称,在那里,他与武汉的医院视频连线,并听取了湖北省官员的汇报。

镜头中的习近平身穿白色实验服,戴着外科口罩。报道未提及他是否与患者会面,不过官方媒体捕捉到了这样一个场景:习近平向一群欢迎他的居民表示,非常时期就不握手了。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在朝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习近平听取了朝阳区疫情防控工作情况介绍。

习近平在讲话中承认,一些医务工作者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等于是间接提到了年轻的武汉医生李文亮。李文亮上周去世在全国范围内引发公众情绪反应,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针对官员的。今年 1 月初,李文亮在警告了新冠病毒的危险性后,被有关部门训诫,之后他自己也感染了这种病毒。

在习近平视察之前的几个星期里,病毒疫情在中国各地蔓延,期间有其他官员现身疫情中心武汉,与医务工作者和病人见面。

最近几周习近平未露面的情况引人关注,他的副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 1 月到访了武汉。李克强还被任命为一个新的共产党领导小组的组长,负责处理疫情事务

国务院副总理、负责公共卫生政策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孙春兰自 1 月底以来已至少四次到访武汉。

习近平似乎仍主要留在北京,除了少数几个场合之外,比如会见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 WHO) 总干事谭德塞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和柬埔寨首相洪森 (Hun Son),他基本上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截至周一,全球确诊的 2019-nCoV 病毒感染人数上升至 40,554 人,遍及 24 个国家,其中 910 人死亡。除 319 例病例和 1 例死亡外,其余均发生在中国。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表示,截至周一,美国确诊病例仍为 12 例。

WHO 总干事谭德塞周日晚间在日内瓦通过 Twitter 表示,病毒在没有去过中国大陆的人中间传播,他对此感到担忧。

谭德塞写道:「在其他国家发现病例虽少,却可能意味着疫情的传播更为广泛;简而言之,我们可能只看到了冰山的一角。」

周日,钟南山参与的一个研究团队发布的一篇论文预印稿指出,在某些情况下,新型冠状病毒的潜伏期可能长达 24 天,不过研究发现,从接触到传染源到出现症状的潜伏期中位数为三天。钟南山是中国最受尊敬的流行病学专家之一,也是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简称:国家卫健委) 疫情防控工作专家组组长。

上述论文预印稿周日被上传到医学网站 medRxiv 上。这是一份尚未发表的论文手稿,尚未接受同行评审。钟南山在一封给《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的电子邮件中表示,这个稿件并非正文,潜伏期的问题可能会删除,因为部分信息不大确实。尽管如此,预印稿仍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发担忧,人们担心疫情可能比之前预计的更容易传播,持续时间也更长。该论文的主要作者关伟杰对中国国内媒体表示,24 天的潜伏期只在个别病例中发现。

钟南山的团队在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进行了这项研究,研究对象是来自全国 552 家医院的 1,099 名患者。此前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上一项基于 425 名患者进行的早期研究发现,平均潜伏期大约为五天,最长七天。

即便如此,考虑到有研究显示最长潜伏期为两周,许多国家政府一致对很多病例和疑似病例进行了大约 14 天的隔离。

由 WHO 专家组成的一支先遣队已于周一抵达北京,将帮助中国政府对抗疫情。

谭德塞称,先遣队会与中国官员会晤,为派遣一支规模更大的国际专家组「奠定基础」。在两周前的一次会晤上,他请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允许一支国际专家小组赴中国帮助应对疫情,并开展公共卫生调查。

国家卫健委称,将欢迎包括美方在内的多国专家参加 WHO 联合专家考察组。谭德塞表示,WHO 的目标是「尽快」派遣大约 10 名国际专家,他还说,他希望这些专家的工作可以不受约束。

据官媒新华社周一报道,中国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常务委员会将把修订《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列入今年的议程。此举显然是为了缓解有关食用野生动物致使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给人类的不满情绪。

在上海以南的沿海省份浙江省,官员们周日要求一些地区取消对居民正常出行的限制。

在湖北省,武汉及其周边城市已被隔离,这个处于危机中心的省份拥有近 6,000 万人口。在中国其他地区,多个地方 (包括一些远离湖北的地方) 政府都推出了限制居民出行的措施。

农业农村部称,四川省官员称发现一起新的 H5N6 禽流感疫情,该疫情已导致近 2,000 只家禽死亡。虽然禽流感不容易传染给人类,但可能会增加中国的经济压力,当前消费通胀已达到八年多来的最高水平,主要由早些时候猪瘟和本次冠状病毒疫情期间食品价格上涨推动。本月,有关部门报告称湖南省再次出现 H5N1 禽流感疫情。

新华社报道称,重庆市卫生部门官员夏沛周日表示,该市每 10 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就有 1 个餐饮食品业病例,在外就餐、聚集性用餐存在较高风险。重庆拥有 3,400 万人口,与四川省接壤。

香港政府称,在该市确诊的 30 多起病例中,追踪到有几例与 18 名亲戚共吃火锅有关,他们中的一人将疾病传给了至少其他九名亲戚。周一香港确诊了六例新病例,总人数增至 42 人,其中一人死亡。

一个住宅区内发现了两例病例,事发公寓相隔 10 层楼,共享楼内同一管道。事发之后住宅区内数十名居民被疏散并带到了隔离中心。香港大学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微生物学系感染及传染病科讲座教授袁国勇在周二早间的媒体吹风会上说,虽然目前还不完全清楚新型冠状病毒是如何传播的,但此举是一种预防措施。

在 2003 年导致香港近 300 人死亡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 (SARS) 爆发期间,一栋居民楼的数百名居民被感染,因为病毒是通过下水道传播的。

日本厚生劳动省周一表示,停靠在横滨的「钻石公主号」(Diamond Princess) 邮轮上,发现了 65 例新增病例,总数达到 135 例。根据 WHO 的数据,仅这艘游轮上的确诊病例就比中国大陆以外的任何地方都多。


WSJ: President Xi Inspects Coronavirus Hospital in Beijing After Conspicuous Absence

危机中罕见露面,习近平现身北京社区视察疫情

A man walks in the normally bustling Wangfujing shopping street in Beijing on Feb. 10.

Photo: 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当中国几十年来最有权势的领导人走进紫禁城以北八公里的一个居委会时,他拉起黑色大衣的袖口,把手腕露了出来。然后,一名戴着口罩和外科手套的女子检查了他是否发烧。

这是习近平自上周会见晤柬埔寨首相以来的首次公开露面,也是他自上月疫情暴发成危机以来为数不多的一次公开露面。中国官方媒体把这次露面宣传为习近平到中国抗击冠状病毒疫情斗争「一线」作调研,尽管疫情的实际暴发中心在北京以南 1200 公里的武汉市。

习近平的现身让北京各处开始了不同寻常的、事先没有宣布的突然行动。当天,北京本该在已经延长了的假期结束后开始正常工作,但并没有这样做。

他视察了朝阳区的一个社区中心、一家医院和一个疾病控制中心,朝阳区是北京最大的区之一。他还通过视频会议,首次面对面地向与直接抗击疫情的人发表了讲话,武汉的医务工作者们笔挺地站在视频连线的另一端,全神贯注地听着。

中央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节目报道了这些活动,节目里,习近平带着一个浅蓝色的外科口罩,据播音员说,他把武汉称为「英雄的城市」,把抗击疫情称为一场「人民战争」。

「咱们一定要有信心,一定可以克服这场疫情,」他在一段视频中说。

在中国面临自 17 年前 SARS 暴发以来最严峻的公共卫生挑战之际,这位领导人一度从政治舞台的首要位置消失,引发了外界对他的角色以及中共领导层内部动态的猜测。

习近平周一的视察看来是为了平息这些推测。

国家电视台把他与一线人员的视频连线描绘成他在指挥政府应对危机中起着核心作用。视察的安排似乎也是为了展示他对普通人的同情,人们的生活已被疫情和政府采取的防控措施打乱。

习近平在社区中心和医院门口不得不做的体温检查,已成为千百万中国人进入地铁、购物中心等几乎所有公共场所的反复经历。任何有发烧迹象的人都可能被拒之门外并被遣送回家,或者更糟,直接送往医院接受检测并有可能隔离。

北京的独立政治分析人士吴强说,不断恶化的疫情已给习近平制造了「来自公众和党内的压力」,他需要显示他像官媒报道经常说的那样,是在「亲自指挥」政府的应对行动。吴强说,这也反映出对疫情给那些最重要的中国城市所造成影响的政治担忧。

「这已经成为一个政治安全问题,」吴强说。「政治安全指的不是民众反抗,而是疫情可能蔓延到北京和上海,危及所谓首都地区的政治功能。」

习近平很少到公众中去。在北京市政府网站周一发布的一段视频中,他出现在北京市安华里社区居委会外面的人行道上,并抬头向从公寓楼窗户里探头观看这一场面的人挥手。

他还与人行道上的几位居民进行了简短交谈,其中的两个人手里提着购物袋。按照政府发布的指示,每个人都戴着口罩。

「非常时期就不握手啦,」习近平说,周围的人听到这话后大笑起来。他还问了一句:「菜价怎么样?」

陪同习近平视察的高级官员包括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和北京市市长陈吉宁。

习近平还视察了离该社区不远的地坛医院。他穿上了一件白大卦,尽管电视报道没有显示他与任何病人见面。据政府的最新统计,北京已有 337 例冠状病毒感染确诊和两例死亡,最近一例死亡发生在 2 月 7 日。

习近平还没有去过武汉。去武汉的任务落在了中国二号人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以及副总理孙春兰的身上,孙春兰最近一直在武汉领导疫情防控。但习近平在地坛医院以及后来在朝阳区疾病控制办公室分别通过视频连线问候了一线工作人员和官员。

这些视频连线包括由在湖北现场的孙春兰在武汉主持的一个政府会议,以及对几家医院 (包括在这座有着 1100 万人口的城市封城后 10 天内建成的一座医院) 的医生和护士的讲话。

习近平对他们说,「在这里,我代表党中央,向你们,也向全国抗击疫情战斗中的医务工作者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Related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Feb. 11, 2020, Section A, Page 8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Xi on Beijing ‘Front Line’: ‘Let’s Not Shake Ha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