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有了一个新的领导人,我们知道他是谁

2019 年 10 月 26 日,星期六。

深夜 23 点,一阵阵直升机的轰鸣声,惊醒了叙利亚西北边境村庄巴里沙村的村民,这个村子,距离叙利亚与土耳其边界仅十公里。

突然,直升机遭遇了地面武装分子的攻击,双方激烈交火,枪声和爆炸声不绝于耳持续近一个半小时,一幢建筑物被摧毁。这栋建筑物的主人,自称是叙北部阿勒颇省的一名商人,他的行踪颇为诡秘,常常早出晚归,行动低调。

「美国让世界头号恐怖主义头目受到了惩罚。」2019 年 10 月 27 日上午 9 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电视讲话中宣布了「伊斯兰国」领袖巴格达迪的死讯。

美方称,在一场精心准备的夜间突袭中,藏身于叙利亚边境的巴格达迪遭到美军特种兵的「围猎」。最后,巴格达迪被逼入一个没有出口的地道,引爆了身上的炸弹背心。通过对碎石中的遗体进行 DNA 检测,美军证实,被炸死的是巴格达迪本人。

「月黑风高杀人夜」

这是一场筹备了数月的猎杀行动。

2019 年 10 月 22 日,特朗普亲自批准了这一行动,行动代号为「凯拉·穆勒」,充满了浓浓的复仇意味。六年前,一个名为凯拉·穆勒的美国女孩被 ISIS 组织绑架,被绑架期间,凯拉·穆勒曾被迫成为巴格达迪的「妻子」,后来在一场空袭中死亡

2019 年 10 月 26 日深夜,在 8 架直升机和两架无人机掩护下,一支由 70 名美国三角洲部队成员组成的突击小队索降到地面。一同降落的,还有一只代号 K-9 的军犬和防止自杀式袭击的机器人。

突击队员们没有从正门进入,因为情报称「那里有预设的陷阱」。他们在一侧墙壁进行定向爆破,随后和巴格达迪的多名警卫交战。巴格达迪的两个妻子冲出来试图引爆炸弹背心,被突击队员当场击毙。在搜索过程中,突击队员还转移了 11 名孩子,以及几名投降的武装分子。

据美国军方披露,这栋住宅里有多条地道,其中只有一条可以通往外界逃生。一支突袭小队事先守在了这条通道洞口,防止巴格达迪逃跑。不过,实际行动中,巴格达迪进入了一条没有出口的地道,身边还带着多名儿童。

最后一刻,巴格达迪引爆了炸弹背心,其藏身的地道也被炸塌。突击队员们从地道废墟中找出了巴格达迪的血肉残块,并用 DNA 检测设备进行核对。据美国军方披露,巴格达迪曾被关进在伊拉克的美军监狱,其 DNA 记录一直登记在册。

2019 年 10 月 27 日上午 9 时,特朗普发表全国电视讲话,称赞此次行动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他还生动地讲述了突袭行动的细节,巴格达迪「呜咽着、哭泣着、尖叫着跑进了一条没有出口的地道」,一只美国军犬将他逼到了角落。最后,巴格达迪引爆了炸弹背心,杀死了自己和他的三个孩子。「隧道坍塌在他身上。这个极力想恐吓别人的暴徒在他生命最后时刻处于极度恐惧中。」

不过,这一「绘声绘色」的描述,却遭到了美国军方的打脸。

2019 年 10 月 30 日,在五角大楼举行的关于突袭行动的新闻简报会上,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 (FrankMcKenzie) 表示,总统先生说的巴格达迪「边哭边叫」进入地道无法证实。在美军搜寻过程中,巴格达迪始终都没有放弃逃生的希望,他曾让手下在洞口阻拦美军,并带着儿童钻进了地道。而且,巴格达迪曾从洞里向美军射击。

麦肯齐还澄清,巴格达迪引爆自杀式炸弹背心后造成了两名儿童死亡,而不是特朗普之前所说的三名。行动中确有一只代号为 K-9 的军犬受伤。其受伤原因,是接触到了裸露的电缆,并非因为炸弹背心引发的爆炸。

截至目前,关于此次突袭行动的影像、图片等细节信息,也都由美方独家发布。据美国军方透露,当地库尔德人武装提供的早期情报很有帮助,但此次突袭行动只有美方人员参与。

巴格达迪历来行踪诡秘,在西方国家有着「鬼影」之称。自 2014 年宣布自任「伊斯兰国」哈里发,其后每年都会传出巴格达迪「被打死」的消息,但屡屡被「伊斯兰国」放出的关于巴格达迪「复活」的影像或疑似音频辟谣。巴格达迪擅长伪装面目,还会讲带多种口音的阿拉伯语。除了个别贴身助手外,很少人能知道其具体行踪。2014 年至今,在 ISIS 公布的宣传资料中,巴格达迪仅公开露面过 2 次,其余场合多以音频形式发布指令。

因此,美国公布消息后不久,一时间质疑声四起。俄罗斯和叙利亚声称,没有监测到美军的空袭行动。

从公布的美军直升机编队行动轨迹来看,三角洲部队搭乘的直升机编队,是从伊拉克北部边境基地出发,飞经叙利亚东部地区,穿过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防区空域,最后进入伊德利卜省西部边境地区的目标发动突袭。

从宗教学者到自封哈里发

在阿拉伯语中,巴格达迪的意思是「来自巴格达的人」。不过,这并非巴格达迪的真名。

一份由「圣战者」公布的资料显示,巴格达迪 1971 年生于伊拉克北部城市萨迈拉,本名叫阿瓦徳·易卜拉欣·阿里·巴德里·萨马赖。他的家庭是信仰保守的逊尼派教义的穆斯林,祖辈务农,家庭贫困。

塔里克·哈默德曾向美国《新闻周刊》回忆巴格达迪的年少时光,「年幼的巴格达迪非常好学,自行车后座上满是书本。」前者曾是巴格达迪在萨迈拉古城的邻居。

据其介绍,「巴格达迪几乎不穿年轻人的服装,常常披着祈祷用的斗篷在清真寺里,而不是和同龄人玩耍。」两伊战争中,巴格达迪因为视力不佳未能参军,而他的弟弟应征入伍并战死沙场。据伊拉克内政部公布的档案,巴格达迪的高中文凭上记录着他的荣誉称号——「烈士的兄弟」。

1991 年,巴格达迪进入巴格达大学伊斯兰教法学院学习,随后获得了学士和硕士学位。英国《每日电讯报》曾报道称,大学期间,巴格达迪并未展现出领袖魅力,而是一个害羞的、给人印象不深的神学学者,而且反对暴力。

2003 年,美国对伊拉克开战。此时的巴格达迪除了在巴格达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还在巴格达一所清真寺里兼任伊玛目。对美不满的巴格达迪利用精通宗教的优势,煽动起一批反美分子,从事反美活动。

2004 年 2 月,巴格达迪在伊拉克安巴尔省被驻伊美军逮捕,后来被关押在布凯监狱。在这里,他结识了「基地」组织的重要头目,并且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即使在监狱中,巴格达迪也会带领逊尼派囚犯们进行祷告,用颂歌传授经文。

2004 年 12 月,巴格达迪被提前释放。资料显示,为了避免囚室过于拥挤,布凯监狱也常会把一些危险程度较轻的犯人释放出去。而且,布凯监狱管理方审查巴格达迪的资料后认为,「这位宗教学者无甚威胁可言。」

出狱后,巴格达迪继续热衷于宗教,并获得了巴格达大学伊斯兰教的博士学位。同时,他还加入了一个名为「伊拉克圣战者协商议会」的组织,后更名为「伊拉克伊斯兰国」(ISI)。该组织宣布效忠于「基地」组织,被视为基地组织的一个分支。入会期间,巴格达迪获得了稳步晋升,最后成为该组织「教法事务」的领袖。

2010 年 4 月,「伊拉克伊斯兰国」头目阿布·奥马尔·巴格达迪以及二号人物陆续死亡,巴格达迪接任成为该组织最高领袖,负责策划大规模恐怖袭击与武装叛乱。至此,那个「反对暴力」的神学学者彻底消失,作为极端恐怖组织领袖的巴格达迪,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2011 年,叙利亚境内爆发内战,野心勃勃的巴格达迪嗅到了机会。他派手下古拉尼到当地招兵买马扩张势力,逐渐建立起一支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支持阵线」。2013 年,巴格达迪试图将两个分支组织合并,新成立「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

不过,古拉尼宣布效忠「基地」组织领袖扎瓦赫里,拒绝与巴格达迪的部队整合。与此同时,「基地」组织领袖扎瓦赫里也要求巴格达迪停止行动,回到伊拉克继续经营「基地」组织分支。

巴格达迪并未听从指令,他一边控制原有武装力量,一边继续招募新成员,并亲自到动乱的叙利亚抢地盘。2014 年 3 月,他们攻下了叙利亚东部最大城市拉卡。

2014 年 6 月,巴格达迪领导 ISIS 在伊拉克境内攻城略地,声名大振。6 月 10 日,他们攻占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6 月 11 日,他们又拿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家乡、战略要城提克里特。随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也一度面临「兵临城下」的危机。一系列战果让成立不久的 ISIS 迅速引起国际各方的重视。

在此过程中,巴格达迪的威望,也逐渐超过了「基地」组织最高领袖扎瓦赫里。其他地区的「基地」组织分支也逐渐向巴格达迪靠拢,「支持者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国给巴格达迪写信,宣誓对他效忠。」

2014 年 7 月,ISIS 在互联网上发布一段视频。视频中,巴格达迪在摩苏尔努里清真寺现身。其表示将建立一个世界性的宗教国家「伊斯兰国」,而他自己是这个国家的「哈里发」,对全世界的穆斯林拥有领导权。在阿拉伯语中,哈里发意思为真主使者的继承者,具有政治和宗教的双重领袖地位。

2016 年,「伊斯兰国」进入鼎盛时期,其控制的领土从叙利亚两河流域村镇到伊拉克巴格达郊区,覆盖数以百万计民众。与此同时,巴格达迪还在极端组织内部建立了自己的管理架构。他设立了管理地区事务的「省长」,还有法庭、宣传机构和财务部门等等。巴格达迪设想的「伊斯兰国」恐怖政权,似乎一步步接近现实。

不过,与「基地」宣扬发动大规模袭击不同,巴格达迪和其他「伊斯兰国」头目主张支持者就地投入暴力行动。他们通过视频和录音将「圣战」思想传播到互联网上,煽动世界各地的极端分子发起恐怖袭击活动。

近年来,巴黎、伊斯坦布尔、圣彼得堡、伦敦、斯里兰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发生重大恐怖袭击事件,其背后皆有巴格达迪或其追随者的身影。

2011 年,美国就曾悬赏 1000 万美元取他首级。悬赏通告上公布的照片显示,巴格达迪是个棕眼圆脸的男子。他脸颊两侧的胡须剃得很整齐,留着深色短发。而在 ISIS 控制媒体发布的宣传资料中,公开露面的巴格达迪蓄着长长的大胡子。

2016 年,该赏金涨至 2500 万美金。美国《时代》周刊曾把他列为 8 名年度「风云人物」候选人之一,默克尔、普京、鲁哈尼与特朗普等人也在同一名单。

ISIS 的覆灭与中东魅影

2015 年 3 月 31 日,伊拉克政府军从「伊斯兰国」手中收复北部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这被看做 ISIS 崛起以来遭遇的「首次沉重打击」。

随后几年间,「伊斯兰国」武装四面受敌,分别被伊拉克政府军、叙利亚军方、库尔德武装等多国地区武装进行打击,其控制的叙土边境线也逐渐缩小。

2019 年 2 月底,由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组成的军事同盟「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和潜藏在叙利亚巴古斯村的 ISIS 势力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最后战役」。3 月 23 日,美国白宫宣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所有被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控制的区域,目前已全部解放。

然而,在舆论庆祝「ISIS 全面溃亡」仅一个月后,2019 年 4 月 21、22 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酒店、教堂等地接连发生 9 起爆炸案,造成超过 250 人死亡,500 余人受伤。斯里兰卡从当地时间 23 日 0 时起进入「有条件的全国紧急状态」。4 月 23 日,ISIS 宣称对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负责。

2019 年 4 月 29 日,一段疑似巴格达迪的视频被 ISIS 媒体分支机构发布在网上。视频中,一名男子自称是巴格达迪,他随意地坐在地上,坐榻旁边放着一支自动步枪。他承认了 ISIS 在叙利亚城镇巴古斯的溃败,威胁会就此进行报复。同时,他还称赞了斯里兰卡连环爆炸袭击事件。截至目前,这也是巴格达迪对外公开的最后影像。

近年来,ISIS 势力持续萎缩,重要头目或遇袭或被捕,但巴格达迪的行踪一直成谜。有关巴格达迪的死讯不断传出,但均未得到证实。2014 年 11 月,有报道称巴格达迪在美军空袭中身亡或受伤。几天后,ISIS 就公布了巴格达迪的录音带。2017 年,俄罗斯官员也对外披露,巴格达迪很可能在俄军对拉卡的空袭中被杀死,「概率几乎是 100%」,但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美国方面的认可。

2018 年 2 月,巴格达迪高级助手伊斯梅尔·埃萨维遭土耳其方面抓获,并移交给伊拉克安全人员。埃萨维有博士学位,是巴格达迪的 5 名贴身随从之一。埃萨维向伊方人员供述这些年自己如何逃脱抓捕,称巴格达迪有时会在装载蔬菜、行进中的小型公共汽车上与下属开会,以掩人耳目。

2019 年初,又有多名「伊斯兰国」高级头目落网。据其提供信息,情报人员确认巴格达迪藏身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携家眷和贴身随从在不同村庄之间辗转。依据多名线人的线报,伊拉克方面锁定巴格达迪的藏身地。伊方还把信息告知美国中情局,后者动用卫星和无人驾驶飞机监视目标住所,监视时间达 5 个月。

后巴格达迪时代,余烬未灭

针对巴格达迪的猎杀行动,引发了国际社会对反恐未来的诸多争论。

「杀死巴格达迪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伊斯兰国』已经被美国和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打败了。我们应该等待,看看他们在未来有什么其他的计划。」2019 年 10 月 28 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巴斯·穆萨维表示。

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也对美方此次行动的重要性表示质疑。英国首相约翰逊也对此评价说,「巴格达迪之死是我们反恐斗争中的一个阶段性成果,但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2019 年 11 月 2 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受访时表示:「鉴于巴格达迪在建立『伊斯兰国』和企图建立『哈里发国』的负面作用,如果巴格达迪真的被消灭,这可能是积极的一步。」不过,拉夫罗夫补充:「美国入侵伊拉克,伊拉克国家崩溃,被美国人关押的极端分子被放归自由后,『伊斯兰国』由此产生。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如果这件事 (巴格达迪死亡) 真的发生的话,美国人就只是清除了他们自己催生的东西。」

2019 年 8 月 6 日,美国防部向国会提交了打击 ISIS 行动的季度报告,汇总了从今年 4 月 1 日到 6 月 30 日的 ISIS 动向。报告指出,目前在伊叙两国,ISIS 依然有 1.4 万到 1.8 万名成员,包括近 3000 名外国人

ISIS 曾被称为「世界上最富有的恐怖组织」,他们从摩苏尔中央银行抢劫了约 4.29 亿美元,而且占领的区域覆盖大片油田和炼油厂。丢失占领地后,ISIS 石油收入来源减少,但其依然通过贩卖文物、征税、绑架勒索、贩卖人口等方式获得收入。2019 年 8 月,联合国发布的一份 ISIS 威胁报告也显示,ISIS 目前剩余的资金至少还有 3 亿美元。

除了 ISIS 武装余部和资金,庞大的难民营群体中可能还有 ISIS 的潜在支持者。在叙利亚北部,有一个超过 7 万人的阿尔霍尔 (al-Hawl) 难民营,聚集着不少 ISIS 成员及家属。联合国发布报告中指出,阿尔霍尔难民营的恶劣环境,可能使其成为传播极端主义的温床,而一些即将回国的难民可能也存在 ISIS 的支持者。

2011 年,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派出海豹突击队击毙了本·拉丹,引发世人震惊。当时有人认为,随着这个世界头号恐怖主义头目退出历史舞台,恐怖势力会烟消云散。

然而现实是,本·拉丹的追随者巴格达迪却将恐怖主义从中东地区扩散到了全世界。如今,巴格达迪被「凯拉·穆勒」行动猎杀。后巴格达迪时代,又会有谁成为接班人?

猎杀行动后不久,「伊斯兰国」极端组织通过受其控制的阿玛克通讯社 (AMAQ) 承认其前最高头目巴格达迪已经死亡,并宣布阿布-易卜拉欣·哈希米·库拉什 (AbuIbrahimal-Hashemial-Qurashi) 成为该组织的新领导人。

2019 年 11 月 1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在社交媒体迅速发声回应:「IS 有了一个新的领导人,我们知道他是谁。」

从长远看,巴格达迪的死亡并不意味着反恐行动的结束,彻底消灭「伊斯兰国」恐怖势力依然任重而道远,彻底根除「伊斯兰国」极端理念,需要的时间会更长,斗争会更复杂。


来源于《南方周末》第 1863 期,出版日期 2019 年 11 月 7 日

Write a respons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