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项几乎同时发表的最新研究显示,麻疹对人体的危害不仅仅在于疾病本身,它还能通过清除患者体内原本用于抵御其他疾病的免疫记忆,使其重新置于无保护状态,这意味着麻疹的危害是翻倍的

麻疹是一种由麻疹病毒引起的具有很强传染性的呼吸道传染病,可以通过感染者的飞沫等分泌物传播,感染后会先出现发高烧、流鼻涕、眼睛有血丝、口腔有小白斑等症状,再之后开始长皮疹,从脸和脖子开始,往下长满全身。所有年龄段的人都可能被传染,但对尚未接种过疫苗的低龄儿童影响更大,由于可能会引起严重的诸如脑炎、肺炎等并发症,麻疹是低龄儿童致死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接种麻疹疫苗,进行提前预防是公认的降低感染和死亡风险的最有效措施。

2019 年 11 月 1 日,两项几乎同时发表的最新研究通过实验的方式证明了麻疹对人体健康的危害不限于麻疹这一疾病本身,通过清除早先感染其他疾病或接种相应疫苗而获得的免疫记忆,感染麻疹还可以使患者重新置于无保护状态,导致患其他疾病的风险升高。

麻疹的危害是翻倍的

最新研究分别发表在《科学》杂志 (Science) 和《科学·免疫学》杂志 (ScienceImmunology) 上。其中《科学》杂志发表的最新研究主要由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完成,他们通过对比对麻疹没有免疫的儿童在感染前后的血液样本,发现麻疹病毒清除了 11% 至 73% 的原本用于抵抗其他细菌和病毒的抗体。

「实质上,这一发现使人们认识到预防麻疹感染的重要性。我们发现,免疫记忆的大量减少意味着许多儿童在被迫重建免疫记忆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患其他传染病的风险将大大增加。」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流行病学家迈克尔·米纳 (MichaelJ.Mina) 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应该继续推动接种麻疹疫苗,这将防止麻疹感染,从而使儿童能够保留其全部免疫系统,以更好地抵抗疾病侵扰。

迈克尔·米纳是该研究的第一作者,此前就长期关注麻疹对免疫系统的影响。麻疹是一种古老的疾病,相关的书面记录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 9 世纪一位波斯医生的描述。到 1960 年代开始有疫苗研制出来。从那时开始,就有观察到一些奇怪的现象,推广疫苗的地区,儿童死亡率会出现大幅骤降,超出预防麻疹的预期。对流行病数据的分析也显示患了麻疹的人,更容易受到其他疾病的影响。

2015 年,迈克尔·米纳就曾利用英国、美国、丹麦的流行病数据研究过麻疹对免疫的抑制作用。通过将非麻疹死亡率和麻疹发病的历史数据关联起来,他们发现一旦感染了麻疹,对一个人免疫记忆的影响将持续 2 至 3 年。这意味着麻疹的危害是翻倍的,而接种麻疹疫苗将带来额外的好处。这一结论当时也发表在《科学》杂志。

最新研究则提供了更明确的生物学证据,并在可控的实验环境下附加了动物实验。2013 年,荷兰曾暴发了一次麻疹疫情,他们在这期间收集了 77 名从未接种麻疹疫苗的儿童的血液样本,这些儿童平均年龄在 9 岁,后来 34 人感染了轻度的麻疹,43 人则患有严重的麻疹,对比了感染麻疹前后抗体的种类、强度,最严重的 20% 的儿童损失了超过一半的抗体,这些抗体原本可以抵抗流感、疱疹、肺炎等疾病。相较而言,曾注射过一次麻疹疫苗的对照组的儿童则没有这种抗体的减少。

猴子实验也证实了这一发现,麻疹病毒使猴子损失了 40% 至 60% 针对早先病原体形成的抗体。

病毒可以侵入骨髓

「这是一项出色的研究,与我们的研究有很强的互补性。」另一项发表在《科学·免疫学》杂志的最新研究的参与者,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医学中心的进化生物学家科林·拉塞尔 (ColinA.Russell) 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与哈佛大学研究关注循环抗体不同的是,他们关注了产生抗体的细胞。「这是同一硬币的不同侧面。我们对免疫记忆丧失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我们的研究还显示了麻疹病毒对幼稚 B 细胞的影响。」

作为一种免疫细胞,在骨髓中发育的幼稚 B 细胞主要通过产生抗体调节免疫。科林·拉塞尔等人通过对感染麻疹前后人的血液样本的分析,发现麻疹病毒不仅影响记忆性 B 细胞,还会降低骨髓中幼稚 B 细胞的多样性。也就是说,麻疹病毒不仅会清除已经形成的免疫记忆,还会使免疫系统将来对新病原体做出反应变得更加困难。哈佛大学的研究发现,当人从麻疹感染中恢复之后,重新暴露于病原体,能够重建针对特定细菌和病毒的抗体。而《科学·免疫学》的最新研究结论则意味着,重建的过程可能会更艰难。

科林·拉塞尔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麻疹直接感染并杀死人们的 B 细胞和 T 细胞这两种重要的免疫细胞,重要的是,在他们的实验中,还会在侵入骨髓后,给约 10% 的感染者造成「类似给肺移植病人用了免疫抑制药物那样的严重的免疫损伤」。

「不同于大部分病毒主要攻击上皮细胞,当麻疹病毒进入人体后,它专门攻击免疫记忆细胞。这是因为麻疹病毒的蛋白质受体是 CD150/SLAM,这是一种只存在于免疫记忆细胞表面的蛋白质。」虽然完整的机制尚不清楚,但迈克尔·米纳向南方周末记者形容,这有点像删除硬盘上的文件。

反疫苗运动的后果

可以说,关于麻疹的最新研究再次为提前预防麻疹敲响了警钟。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收到的各地的初步统计数据,2019 年上半年的全球麻疹病例是 2006 年以来同期最多的。前七个月共报告了超过 36 万感染案例,2018 年同期仅有约 12 万,几乎是 2018 年的三倍,而整个 2018 年也仅报告了 35 万,显示 2019 年麻疹疫情风险显著升高。

这其中,非洲地区的感染案例增长了 900%,除了这些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偏低的地区外,欧美等发达国家集中的地方也有所增长,欧洲前半年就报告了约 9 万例感染,是近十年来的最高值,美国的感染数则创下了 25 年来的最高值。这些公共卫生条件较好,原本有条件预防疫情的地方,之所以感染数上升,与这些地方的「反疫苗运动」不无关系。

由于「疫苗导致自闭症」等谣传,以及人们对强制接种疫苗政策的反感,加之在极小的概率下,疫苗确实可能在一些人身上产生一定副作用,欧美一些地方人们对免疫科学产生了怀疑,而不愿接种疫苗。以至于「不愿打疫苗」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 2019 年全球十大威胁健康的因素之一。

然而,政策有范围,病毒无国界。在全球人口流动的环境下,病毒随着人的迁徙将风险传往全世界,只要没有接种疫苗,不具备相应免疫,都可能面临感染的风险。据人民日报海外网 2019 年 3 月报道,中国香港机场因集中发现 12 例麻疹病例,机场有五千多人紧急接种了疫苗,而这些病毒主要是由外地传入的。

问题可能没这么简单

除了疫苗接种率低的问题外,近年来,高接种率地区仍暴发疫情令专家不解。一般认为,一个地方儿童接种率达到 95% 以上的话,这个地方整体上就能得到保护。但 2019 年 5 月学术期刊《疫苗》杂志 (Vaccine) 上一篇名为「评估中国天津麻疹疫苗的失败」的文章显示,这个问题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接种率已经超过 97%,但麻疹监测数据表明,2009 年至 2013 年,8.5% 的曾至少打过两次疫苗的人被发现感染了麻疹,在 2011 至 2015 年的一项案例研究数据中,更是有 26% 的已经打过两次以上疫苗的人感染,只打过一针的感染比例更高,这些数据令研究者感到惊讶。至于为什么在天津,接种过疫苗的儿童中还有这么多人感染麻疹,研究者认为需要进一步研究以了解疫苗失败的原因。

对于天津麻疹疫苗失败的相关研究,迈克尔·米纳向南方周末记者强调了打两针的重要性,第二次的加强注射对于锁定对病毒的免疫记忆很关键,天津案例的研究中,还是有很多孩子在打了一次后感染,「我举个例子,在缺乏自然暴露在病毒环境的情况下,可能打两次也无效,甚至在有时候要打第三次。免疫记忆非常擅长记东西,但正如我们得学习和阅读一个东西很多遍一样,免疫记忆也得被多次暴露。」

在中国,麻疹疫苗一般在儿童 8 个月、18 至 24 个月的时候分别打一次,这样一共打两次,一些地方也提供在 4 至 6 岁的时候打第三次。重复打是帮助免疫系统强化对病毒的记忆,正如迈克尔·米纳所介绍的,一般来说,打过疫苗后再暴露到病毒面前,其实是一件好事,这些自然的暴露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打了加强针。但由于麻疹病毒基本上被消除了,实际上缺乏自然暴露的环境,因此,人为地打第二针就显得很关键了。

而中国高接种率却仍有麻疹疫情发生并不是最新的现象,早在 2014 年,浙江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员就在研究中介绍过,当地疫苗接种率超过 99%,但麻疹感染率仍很高。事实上,从 2008 年开始,中国报告的整体麻疹疫苗接种率已经超过 95% 这一关键阈值了。

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人员认为,中国能够实现如此高的疫苗覆盖率,但仍有麻疹流行,对中国麻疹传播情况的研究对控制麻疹的全球流行具有重要意义。2019 年 2 月,他们以北京、广州、山东三个区域为例,研究了 1951 年至 2004 年中国麻疹流行的特征,发现人口流动和气候等因素可能扮演了重要的作用,人口的大规模流动带动了病毒的流动,而北方冬季的寒冷会促使人们聚集在室内取暖,空气流通性变差,加速麻疹的传播。

而且,由于麻疹病毒在低温环境下存活时间更久,一般在冬春等天气偏冷的季节会更流行。科林·拉塞尔强调「麻疹本身是一种严重的疾病,但由于它会使人再次容易感染以前患过的疾病,因而其危害会变得加倍严重。另一方面,麻疹疫苗是安全、有效和廉价的,所以,去打疫苗吧!」


来源于《南方周末》第 1865 期,出版日期 2019 年 11 月 21 日

Write a respons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