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某些角度来看,塑料也可以对环境有益,比如起到固碳作用

可「生物降解」的塑料可能并不如我们所想的那样对环境很有益。将塑料吸管换为纸吸管或是钢吸管,只能减少微不足道的塑料垃圾。除非你真能把代表「环保」的布质购物袋反复利用上千次,否则它们对环境的危害甚至比塑料袋更大。换句话说,我们很多对塑料和环境的观点都存在谬误,而这可能阻碍我们缓解全球变暖。

英国媒体《旁观者》(The Spectator) 前瞻性地且正确地将围绕一次性塑料袋和吸管的争议称为「道德恐慌」。这种「恐慌」促使餐厅采用可生物降解材料制成的餐具。这些可生物降解的材料,如聚乳酸 (PLA),由玉米或甘蔗的淀粉糊制成。公众认为就算把这些东西扔在森林或海洋中也是安全的,因为微生物会将它们分解为使雏菊或海马生长的养分。

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欧美地区,生物降解的技术标准主要依据工业堆肥法。在这个方法中,塑料袋或塑料瓶会被丢进堆肥罐内,在其中放入一些微生物,将温度提升到 50–60℃。如果在 180 天内,超过 90% 的材料被分解为二氧化碳等产物,那这种材料将能被称为「可生物降解材料」或「堆肥材料」。

换句话说,可生物降解材料是一些特意设计的材料,可以在寿命周期结束后,将其中的碳释放到大气中。更糟糕的是,如果可降解材料被缺氧填埋,而不是堆肥处理,它们会被厌氧菌分解成甲烷,造成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 34–86 倍。而如果它们被丢入海洋中,在充分降解为微小碎片之前,它们也会导致很多海洋生物窒息。

在全球范围内,我们生产了数量巨大 (年产量 3.8 亿吨) 的塑料,而且几乎全部使用石化原料。因此,可以理解为什么很多消费者仍坚持着上世纪 80 年代的观点,坚持塑料经过工程改造后可以回归自然。而现实是,有大约 60% 的塑料制品被堆积在填埋场地下,或是作为垃圾污染环境。

根据气象学家的观点,这未必不是好事。当然,如此多的塑料垃圾会对陆地和海洋生态,带来很大的危害。但不能忽视的是,我们对于塑料的需求愈发庞大。例如,塑料可以替代组成汽车和飞机的沉重材料,降低油耗。而最关键的是,塑料可以作为一种人造的碳沉降器。如果最终,我们不可避免地将所有的碳释放到空气中,与其通过汽车的发动机排放到大气中,还不如保存在寿命长达 400 年的可乐瓶中。

如果我们想缓解地球危机,就应该停止对塑料生物降解的研究,而转为投资生物基塑料的研发。植物利用光合作用将水和二氧化碳转化为糖分、淀粉和纤维素,而这些都可以用来制造塑料。聚乳酸就是其中之一,它可以通过堆肥降解,但只能算是实现了碳中和。在这一领域中,最令人激动的是聚焦于非生物降解塑料如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 (PET) 的研究。可口可乐公司利用这种材料来制造植物环保瓶,其最新版本于 2009 年推出,其中含有 30% 植物来源的 PET。另外,可口可乐公司和百事公司都发布了由 100% 的植物原料制成的 PET 环保瓶,但都还没有推出商品化的版本。

联合国气候变化政府间专家委员会 (IPCC) 指出,为了将全球变暖导致的升温控制在高于前工业时代 1.5℃ 的范围之内,在 2050 年之前,我们必须从大气中除去上千亿吨的二氧化碳。如果从 2020 年起,全世界能使用不能生物降解的生物基塑料,在随后 30 年里,被固化的碳可能会超过 100 亿吨,这会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因此,如何看待塑料,我们还需要更加灵活的思考。

Related

来源于《南方周末》第 1873 期,出版日期 2020 年 1 月 1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