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平台包含了违禁,不安全,标签错误的产品。原因之一:它呼吁中国的制造商直接向美国销售

《华尔街日报》此前发现亚马逊网站上销售的商品包括许多被禁售、不安全、假冒或者标签带有欺骗性的商品,原因之一是,该公司一直积极招募中国制造商和商户,省去中间商,直接向境外消费者销售产品。

今年 7 月亚马逊公司 (Amazon.com Inc., AMZN) 关闭在中国的大部分业务时,该公司多年来对在中国发展网购业务的追求看起来以失败告终了。

实际上,目前亚马逊的中国业务比以往更大了。这是因为亚马逊一直积极招募中国制造商和商户,向境外消费者销售产品。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的一项调查,在亚马逊网站上发现的问题产品中,这类卖家占很高比例。

今年早些时候,《华尔街日报》发现亚马逊网站 5 月至 8 月期间销售的 10,870 件产品存在问题,包括被美国联邦机构宣布为不安全、贴的标签带有欺骗性、缺少联邦政府要求的警示信息或被联邦监管机构禁售。亚马逊称其调查了这些产品,同时在《华尔街日报》报道后有一些产品已经下架。

根据《华尔街日报》对来自市场研究机构 Marketplace Pulse 的数据所进行的分析,在可以确定地址的 1,934 个问题卖家中,有 54% 位于中国。

亚马逊大举招募中国卖家是其平台越来越像一个不规范的在线跳蚤市场的原因之一。根据亚马逊管理人士去年 12 月在中国工业港口城市宁波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演示的幻灯片,每 0.02 秒就会有来自中国的一款新产品在亚马逊网站上架。

中国工厂正压缩在亚马逊第三方平台上开展销售的中间商的利润率。一些美国卖家担心,下一步就是让他们彻底出局。

Tony Sagar 在 2015 年左右开始注意到这种中国影响力。他的公司 Down Under Bedding 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米西索加,自 2014 年以来就在亚马逊上出售鹅绒被,最近该公司的大号羽绒被售价 699 美元。然而后来中国的竞争对手突然成了热门,他们上架的鹅绒被售价有时只有 Sagar 所售产品价格的六分之一。Sagar 买了一套此类羽绒被进行测试后发现,里面都是便宜的鸭绒。

Tony Sagar 说,他 80% 的收入来自在线销售。近年来,中国的竞争对手开始把上架的 100% 鹅绒填充的羽绒被的售价定在只有 Sagar 所售产品价格的六分之一。Sagar 买了一个竞争对手的羽绒被进行测试后发现,里面都是便宜的鸭绒。

Photograph by Libby March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华尔街日报》10 月份从同一家亚马逊卖家那里买了一套声称「100% 鹅绒填充」的羽绒被,并对其进行了测试。结果与 Sagar 的发现一样:里面都是鸭绒。

Sagar 说,中国卖家用虚假的产品说明,声称自己售卖的是价值 500-700 美元的羽绒被,然后人们就觉得「才卖 120 美元,真划算!」Sagar 还称,亚马逊正在直接推动这些中国工厂的发展。

亚马逊的一位发言人就本文回应称:「有问题的卖家在我们店铺活动中只占很小一部分,而且与诚实的卖家一样,也可能来自世界的每个角落。无论他们身在哪里,我们都在努力防范有问题的卖家影响我们店铺的购物或销售体验。」

亚马逊表示,已经对这个羽绒被卖家采取了强制行动,其产品已不能在亚马逊网站上销售。截至上周,这个卖家的商品看起来已经从亚马逊美国网站下架。

Sagar 的发现正值亚马逊要扩大其始于 2013 年左右的行动,即鼓励中国企业通过亚马逊平台直接向海外消费者销售商品。亚马逊的一位销售主管 Alicia Liu 曾在 2017 年的一场会议上对中国商家表示,她正在中国领导一个团队,将利用她之前在沃尔玛 (WalMart Inc., WMT) 获得的砍掉供应链中批发中间商的经验。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0.4On the MarketAmazon doesn’t divulge the percentage of its sellers based in China, but an analysis of the most-reviewedseller accounts over time shows China-based merchants gaining on its Western sites.Amazon doesn’t divulge the percentage of its sellers based in China, but an analysis of the most-reviewed seller accounts over time shows China-based merchants gaining on its Western sites.Percentage of top Amazon sellers in various countries that are from ChinaSource: Marketplace PulseNote: Data is based on an analysis of top 10,000 most-reviewed sellers in a country. Amazon says the U.S. numbers areinflated and the methodology is flawed. It says more than 75% of top 10,000 sellers in the U.S. are based in the country,while almost 70% of top 10,000 sellers in European stores are based in Europe as of 2018.Note: Data is based on an analysis of top 10,000 most-reviewed sellers in a country. Amazon says the U.S. numbers are inflated and the methodology is flawed. It says more than 75% of top 10,000 sellers in the U.S. are based in the country, while almost 70% of top 10,000 sellers in European stores are based in Europe as of 2018.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0.4%U.K.GermanyFranceSpainU.S.2017’18’190102030405060U.S.xOct. 2019x38.413%

一个视频显示出她对听众们表示,她的团队将帮助工厂直接在亚马逊上开设账号并直接面向美国消费者销售产品。

一大批中国商人就此加入了亚马逊的第三方销售平台,该公司在全球有数以百万计的这类卖家,他们总共在亚马逊实物商品交易总额中占到逾一半的份额。

根据 Marketplace Pulse 的计算,10 月份在亚马逊美国网站上面,可以追踪到地址的 1 万家评价最多的商家中,约有 38% 来自中国,三年前这一比例为 25%。

亚马逊的发言人表示,38% 的数值明显夸大了排在前一万名商家中的中国卖家的实际比例,该计算方法有缺陷,称该机构基于卖家评价数量估算百分比的方式存在问题。Marketplace Pulse 则坚持其分析是正确的。

网站控制

亚马逊控制其网站的方式引起了一些国会议员的密切关注,部分议员呼吁对亚马逊加强监管。这也是华盛顿对科技公司的平台运营方式越来越不满意的一种反映。

亚马逊的第三方市场平台连接着世界各地的商家和买家,对该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尽管这个平台已成为假冒或危险商品的源头,但亚马逊否认自己对平台上出售的商品负有责任。该公司在法庭上称,自己既不生产也不销售这些问题商品。

亚马逊在今年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 SEC) 的年度文件中首次将假冒伪劣商品列为风险因素。该文件称,亚马逊可能无法阻止卖家在其平台商铺或通过其他商店销售非法、假冒、盗版或赃物以及其他一些问题。

亚马逊表示,该公司在许多国家招募卖家,其目标是为客户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而这些商家对于实现这一目标极为重要。亚马逊还表示,该公司要求上架商品必须符合相关的法律法规。亚马逊说,2018 年该公司以涉及各类违规为由阻止了 30 多亿个可疑商品上架。

对安全和知识产权不满的消费者和企业发现很难追究中国卖家的责任,部分原因是亚马逊不要求卖家在亚马逊美国网站上向公众提供他们的位置。

依次是:Brush Hero 清洁刷;Plugable 扩展坞;Travelrest 一体式旅行枕。

华尔街日报》在亚马逊墨西哥网站页面上识别出一些卖家来自中国。墨西哥的监管法规要求亚马逊卖家列出他们的位置。Marketplace Pulse 也是使用的这种方法。

亚马逊卖家 Bernie Thompson 称,来自中国的新卖家正在伤害那些已经在亚马逊建立业务、从中国工厂进口产品的商家。他位于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的公司 Plugable Technologies 在亚马逊平台上销售中国制造的电子产品。他说,大约从五年前开始,在亚马逊上销售产品的中国制造商利用定价把他挤出了某些产品类别,其中一些是他自己的供应商,另一些则在利用亚马逊的评分系统刷好评。

他说:「亚马逊正在试图消除中间商,尽可能地把产品直接销售给消费者。在某种程度上,亚马逊是中国公司的一个完美合作伙伴,可以把他们带到世界各地。」

亚马逊发言人表示:「美国的独立零售商在亚马逊平台上享受着创纪录的销售额。」亚马逊表示,截至 2018 年,就亚马逊美国商家而言,按销售总额排行的前 1 万个卖家中,超过 75% 是美国本土商家;亚马逊在招募美国卖家方面的支出超过了来自其他任何地方的卖家。

全球招募

过去六年,亚马逊在中国采取了措施,使讲中文的人更方便访问其网站,创建了专门的项目来满足中国卖家的物流需求,还派出了一批员工来招募供应商。

亚马逊卖家 Zhao Weiming 表示,亚马逊「是在美国进行销售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他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工厂生产 Lagunamoon 品牌的产品。

Photograph by Billy H.C.Kwok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Liu 称,她曾在沃尔玛工作了 10 年,负责采购。视频显示,Liu 在 2017 年的会议上对中国卖家称,她 2004 年加入该行业时,她的供应商中约 90% 都是贸易公司,到 2017 年时大约 80% 是工厂自身。她还称,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亚马逊。

《华尔街日报》看到的一段视频显示,亚马逊驻深圳的员工 Geoffrey Stewart 在 4 月份香港的贸易活动上称:「让我们省去中间商吧。」Stewart 还称:「我们认为这会提高我们生产合作方的利润率,并让客户满意。」

亚马逊称,Liu 和 Stewart 的言论并不意味着亚马逊不那么致力于帮助各地的卖家。已从亚马逊离职的 Liu 没有回覆 LinkedIn 上的信息,《华尔街日报》无法确定她目前在哪里工作。亚马逊称,无法让 Stewart 置评。沃尔玛对于 Liu 的说法未予置评。

亚马逊卖家 Zhao Weiming 表示,该网站「是在美国进行销售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这位广州商人表示,几年前他曾尝试在亚马逊上出售小配件类产品,后来才选定出售化妆品和精油,他建立了工厂并以 Lagunamoon 品牌来生产这些产品。他说他的公司每年能在亚马逊上赚 5,000 万美元。

在《华尔街日报》11 月初向亚马逊和 Zhao 提出相关问题之前,一些广受欢迎的 Lagunamoon 精油产品声称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 FDA) 的批准。FDA 一位发言人称,精油不符合该机构对获批产品的定义,尽管某种成分有可能获批,比如染料。

Zhao 称,FDA 的要求很复杂,他不想用成千上万个字来解释。

在亚马逊上可以买到的 Lagunamoon 产品是在中国南方的一家工厂生产的。

Photograph by Billy H.C.Kwok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亚马逊表示正在调查此事,并将采取适当行动。该公司称,卖家被禁止列出那些不恰当地声称已通过 FDA 认证或批准的产品,或者是不恰当地包含 FDA 标识的产品。在经过《华尔街日报》的询问后,至少有一种声称获得 FDA 批准的 Lagunamoon 精油产品已将这一说法删除。

一位亚马逊在中国的前雇员表示,在亚马逊上架销售的中国商品曾在几年前就引发了该公司中国团队的担忧,他们注意到随着中国本地卖家蜂拥入驻亚马逊平台,欺诈方式、假货和不安全产品的数量都出现增加。

华盛顿州的检察长办公室称,在一项调查显示亚马逊面向儿童销售的几十种商品含有的铅和镉超标后,亚马逊同意支付 70 万美元,作为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的部分安排。该官员表示,这些商品都产自中国,一些则是由位于中国的第三方进行销售。亚马逊未承认有不当行为。

这名亚马逊发言人表示:「保障客户安全是亚马逊的首要任务,我们正与卖方密切合作,以确认我们店铺中销售的学校用品供应以及儿童饰品都是安全的。」

仿制的假毛刷

Kevin Williams 是一位在亚马逊上销售水动力清洁刷的犹他州卖家,他表示,便宜的中国假货迫使他在今年裁掉了六名雇员,相当于他美国经营团队中的大部分人员。他和他的合伙创始人当初因为发现难以清洗干净他们的汽车,于是在 2015 年开发了这款已申请专利的 Brush Hero 牌产品,在美国和英国进行生产,在亚马逊上以 34.99 美元的价格出售。

2019 年 11 月 8 日,Brush Hero 品牌的共同所有人 Kevin Williams 在犹他州盐湖城的配送仓库里。

Photograph by Lindsay D'Addato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Williams 说,2018 年,亚马逊上开始出现劣质仿制品,最终售价仅为 9.99 美元,一些卖家声称是 Brush Hero 品牌。Williams 还称,买家没有意识到这些商品是假货,他们在他的亚马逊页面上诋毁他的产品。他说,当他向亚马逊投诉时,亚马逊叫他去订购所谓的假货并对其进行检验。他说,亚马逊移除了被他证明是假货的清洁刷商品,但订购、等待收货、检验那些产品可能要花上好几周时间,而与此同时,新的假货不断涌现。

他说,他把商品价格下调至 19.99 美元,从现金流的角度来讲,这对他极其不利。他说,一家零售商拒绝给他一份大合同。Williams 说:「对方说,搞什么鬼,你在亚马逊上的评价太糟糕了。」Williams 形容自己的公司是「行尸走肉」。

亚马逊表示,对 Brush Hero 提供足够信息的侵权案件采取了行动,并向卖家推出了打假计划,包括一个名为 Project Zero 的打假计划,利用自动化工具扫描亚马逊商店并删除可疑的假货。

前亚马逊调查人员 Chris McCabe 说,随着中国卖家崛起,假冒商品和不真实评价的数量都在激增。McCabe 曾担任亚马逊调查员一直到 2012 年,现在是一名帮助亚马逊卖家打击非法竞争的顾问。

Brush Hero 产品在美国生产,并在犹他州盐湖城的亚马逊上销售。

Photograph by Lindsay D'Addato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熟悉此类操作的亚马逊外部人士称,对于来自中国上架商品的不真实评价会欺骗亚马逊的算法,令其推高这些产品的排名。8 月份在亚马逊上搜索「旅行枕」会列出的带有 MLVOC 等字样的产品,其卖家的名称与那些在中国南方地区注册的亚马逊账号相符。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从名为 Corki 以及 Kingstyle Supplies 的两个卖家那里订购了一些带有 MLVOC 商标的枕头,并获得了礼品卡,卡片称如果买家向卖家提供的地址发送电邮,可以获赠免费枕头,而这两个卖家给出的地址是一模一样的。一个「礼品卡团队」回覆了邮件,要求买家给予五星好评,作为条件,他们允诺赠送一张亚马逊礼品卡。其中的一款 MLVOC 枕头有 2,000 条左右的评价,其中约 86% 都是五星好评。

亚马逊的政策禁止使用引诱条件获取好评。亚马逊表示,公司进行了调查并采取了行动,最终恢复了 Kingstyle 与 Corki 的产品销售。亚马逊称,在一些情形下,如果卖家在违规后提供了改正行为的计划,那么公司会恢复这些卖家的销售账号,但如果这些账号再次出现违规行为就会被封掉。

在对 Corki 和 Kingstyle 提供的电邮地址发出询问后,一名回覆者写道:「我不能分享相关公司信息。」这些卖家没有回覆通过亚马逊平台发出的置评请求。

加州 HiGear Design Inc.联合创始人、旅行枕头卖家 Teri Mittelstadt 说,来自中国的仿冒产品和评价操纵行为损害了她的销售。她说,从 2008 年开始的七年里,她的专利旅行枕 Travelrest 一直是亚马逊上最畅销的旅行枕头之一,现在却只排在 20 几位、甚至更低。Travelrest 旅行枕可以固定在飞机座椅上以防止滑动。

她说:「最受伤害的人是购买那些产品的消费者。他们以为自己在购买一款拥有那么多好评的产品。」

亚马逊表示,自 2015 年以来,Travelrest 在亚马逊上的销量每年都在稳步增长。Mittelstadt 说,过去两年她的销售增长明显放缓,今年她的产品在亚马逊美国网站上的销量出现下降。

策略转变

从 2005 年前后开始,亚马逊试图在中国建立在线零售业务,但受阻于阿里巴巴 (Alibaba, BABA) 等中国本土竞争对手。一名前亚马逊经理说,2010 年前后,亚马逊开始试验新的策略,员工们「意识到全球销售要比在中国销售广阔得多」。

前亚马逊员工 Steven Chen 说,亚马逊曾派他去中国招募中国卖家。他还称,在 2013 年初深圳的一个商品交易会上,没人听说过亚马逊。2015 年,他离开了亚马逊,现在经营着一家电子商务谘询公司。

了解亚马逊战略的人士称,该公司员工向潜在的新卖家分发开设亚马逊账户的中文教程。北京的实习生打电话给中国电商网站的供应商,邀请他们加入亚马逊。

Inside Out

Amazon hasn't thrived among Chinese consumers as in the West...

Market share of China’s internet retailing market in 2018*

Amazon 1.1

Alibaba

41%

JD.com

29.9

23.9

Sunning Commerce 4.1

Other

...but China is growing as an e-commerce exporter.

China’s crossborder e-commerce

Imports

Exports

$10 trillion yuan

8

6

1H

4

2

0

2013

’14

’15

’16

’17

’18

Note: 10 yuan=$1.43 *Top three plus Amazon

Sources: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share); KPMG

中国卖家的产品通常需要数周时间才能越过太平洋,送到买家的手中。面对这种情况,亚马逊推出了「龙舟」(Dragonboat) 物流系统,收取一定的费用,将在中国和其他地方生产的商品集中到美国的亚马逊配送中心。

一位亚马逊中国的前任高级员工及一位使用相关服务的中国卖家称,美国买家可在 48 小时内收到用亚马逊盒子运送的货物。

到 2015 年,亚马逊网站为卖家推出了简体中文功能。上述前高级员工称,2016 年,亚马逊负责签约和协助中国卖家的团队扩大至 120 人。其他员工负责与中国物流服务供应商和翻译服务等企业建立关系,让这些企业鼓励客户开设亚马逊账户。

通常很难分辨某个亚马逊卖家是否来自中国,精油和化妆品供应商 Lagunamoon 在亚马逊的页面就是这种情况。其页面没有显示产品为中国制造,也没有提供店铺地址。Lagunamoon 的 Zhao 称,这是因为美国对此没有要求。

依次是:Lagunamoon 精油;MLVOC 旅行枕;Rosecose 羽绒被。

得克萨斯州的亚马逊卖家 Molson Hart 在得克萨斯州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控告 73 个卖家侵犯其 Brain Flakes 塑料插片套装等商品的商标权,这些被告卖家中很多都位于中国。Hart 称,他从 2014 年开始一直在亚马逊网站上出售这款在中国制造的玩具,2015 年开始出现仿冒品。

在他提起诉讼后,他无法追查到这些中国公司。「我知道是谁干的,」他说,「但我无法将诉状送达给他们。」

亚马逊称,该公司已经与各品牌密切合作,支持在中国对造假者发出刑事转介,并且预计将与各品牌联合在美国和中国提起诉讼。

据来自佐治亚州的亚马逊买家 Irvin R. Love Jr.于 2018 年 2 月在佐治亚州联邦法院对亚马逊、卖家和其他方面提起的诉讼,他于 2015 年 11 月在亚马逊上购买的一台平衡车发生起火并烧毁了他的家。在今年修改过的起诉书中,Love 指控亚马逊渎职,没有在他购买这款平衡车之前将其下架。亚马逊在一份法律文件中辩称,该公司对相关损失没有责任,因为并不是亚马逊设计、制造和销售这款平衡车。

Love 还起诉了卖家 Panda Town。Love 的律师 Darren Penn 称,从销售信息来看,这个卖家似乎是一家中国公司。Penn 称他无法定位这个卖家的所在地,亚马逊也没有提供该卖家的地址信息。

Penn 指出,跨境电子商务使监管入境美国的不安全产品变得更加艰难。Penn 表示,当涉及传统进口商、海关和中间商时,所有程序都遵守的话,相当于得到了几层保护,而到了网络市场,这些保护就都没有了。由于这一案件仍在调查阶段,Penn 未让 Love 接受置评请求。

亚马逊表示,已把相关卖家的信息提供给该案原告 Love,这符合该公司在此类事情上的政策规定。Panda Town 看起来没有在亚马逊上继续上架销售产品,《华尔街日报》也无法通过这个公司名字来定位地址。

「不正常」

检查、认证和审计公司 QIMA 的首席执行长 Sebastien Breteau 表示,产品安全在亚马逊和其他电商平台上不能得到保证,因为亚马逊不要求所有第三方卖家测试产品来证明其合乎监管规定。QIMA 是一家通过亚马逊审核的服务提供商。

Breteau 说:「东莞一家拥有 200 名工人、生产婴儿监护仪的工厂,可以通过一个集市将产品直接发货给明尼苏达州或欧洲的消费者,这是不正常的。」他表示:「总有一天监管机构会让他们负责任,到那时,我们就会有适当的合规计划。」

亚马逊表示,卖家创建自己的产品清单,当他们在亚马逊商店上架商品时,必须遵守所有的相关法律和法规。

电子产品卖家 Thompson 称,中国工厂逐步将他挤出 USB 线缆等低端产品的市场,中国卖家的产品定价低于他能够做到的水平。他说,中国卖家常常利用一些手段来提高他们的产品排名,例如安排大笔产品成交,以及自己给自己给予好评。他称,这是他几年前在香港参加一个独立亚马逊卖家活动时听到的一种手法,当时一名驻中国的销售顾问出席了这场活动。

Thompson 表示,他现在指望销售比较高端的产品,比如定价 199 美元、用于显示器以及给电子设备充电的扩展坞,但是「真的没有多少高端产品留给我们了」。

亚马逊表示,竞争是商业的一部分,一些更成熟的产品类目可能尤其具有竞争力。该公司上述发言人称,他们的目标是迅速移除滥发的评价,过去一个月,「顾客阅读到的评价中超过 99% 是真实评价」。

亚马逊驻西雅图的一名前员工称,虽然收到了预警信息,但公司认为中国卖家太过重要不容放弃。这位知情人士称,有很多疯狂的事情发生,每小时都有数百个商品上架。该人士还称,当美国卖家抱怨时,亚马逊工作人员会告诉他们,「我们不对第三方甄选进行控制。这不是我们的问题,亚马逊是一个开放的平台。」

鹅绒填充物的检测

销售鹅绒被的 Sagar 称,去年,一名员工冒充顾客联系了在亚马逊上出售羽绒被的中国卖家 Rosecose,并提供证据证明 Rosecose 上架的商品描述存在欺诈。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信息,Rosecose 公司的一名代表已致歉,并将此事归咎于该公司供货商,还提出要补偿实验室检测的费用。

Sagar 说,这名员工去年还向亚马逊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并附上了显示有鸭绒填充物的检测结果。Sagar 称,Rosecose 当时仍维持羽绒被的上架销售状态。

《华尔街日报》10 月份通过亚马逊从 Rosecose 购买了一条羽绒被,并于当月晚些时候将自己的检测结果发给了亚马逊。本月初,Rosecose 仍在亚马逊上销售羽绒被,称其产品「100% 填充鹅绒」,包括一款售价 129.99 美元的特大号羽绒被。

《华尔街日报》在亚马逊上购买了这款声称是 100%鹅绒的羽绒被,但 IDFL 实验室和研究所的检测结果发现它含有鸭绒。

Photograph by Lindsay D’Addato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华尔街日报》访问了 Rosecose 在亚马逊墨西哥网站上的页面,确认其总部设在中国。Rosecose 未回覆记者通过亚马逊发出的询问,记者拨打与该品牌相关的电话号码,也没有人接听。

亚马逊称,已于 11 月 4 日下架了 Rosecose 商品。上周早些时候,这些商品似乎已在亚马逊美国网站上消失,但仍有一些出现在亚马逊加拿大网站上,直至《华尔街日报》向亚马逊指出这一点。


WSJ: Amazon’s Heavy Recruitment of Chinese Sellers Puts Consumers at Risk

Write a respons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