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地方官员私下抱怨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他们置于一个两难境地,要求他们既要让经济增长处于正轨,还要确保疫情不扩散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日渐加重,中国领导层目前面临一个艰难的决定:何时放松正抑制经济增长的隔离措施,即便这些措施有助于遏制疫情扩散。

企业高管和一些地方领导日益呼吁有必要简化复产复工规定,以使供应能够恢复。目前中国许多地区这方面的活动仍处于停滞状态。

但许多地方官员担心,这么做可能令疫情再次抬头,导致疫情持续时间延长,并危及他们的乌纱帽。许多人私下抱怨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他们置于一个两难境地,要求他们既要让经济增长处于正轨,还要确保疫情不扩散。

有迹象显示武汉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可能已经见顶,但官员们面临的压力却在近几日加剧。新增确诊病例的减少在中国带来了疫情可能正得到控制的希望,但也给官员们带来巨大压力,他们需要在经济受到的冲击恶化前宣布抗击疫情取得胜利并放松隔离措施。武汉是这次疫情的重灾区,确诊感染病例超过 4.7 万例,约占全国总数的 60%。

周一,武汉一度宣布当天将开始放松隔离措施,但几小时后又撤回了该通告。武汉市政府在另一份通告中表示,之前的通告未经过武汉市「主要领导」同意。

包括北京在内的其他城市最近几周加强了对人员流动的限制,此前这些城市采取了一些试探性的放松措施,结果却发现出现了新的感染病例。

习近平释放了矛盾的信息,一方面要求领导层不惜一切代价防控疫情,一方面敦促他们确保经济强劲增长。这位领导人需要这两项任务都能成功完成,以平息公众对政府防控疫情方式的愤怒情绪,并增强他在公众中的形象。

在本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指示党员要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然后他表示,中国必须努力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中国此前的规划是 2020 年的经济规模比 10 年前增长一倍;官员们称,实现这个目标将需要今年的经济增长率至少达到 5.5%。政治局有 25 名委员。

据官媒新华社报道,三天后习近平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 (Emmanuel Macron) 通话时表示,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是暂时的,并称中国仍将能够实现其增长目标。

习近平周二呼吁相关部门帮助农民越过路障返回农田,以全力确保夏粮丰收。分析人士表示,如果错过春耕季节,中国的粮食安全将面临风险。

尽管习近平表现出信心,但中国经济正快速走软。许多工厂仍无法开工,消费和投资大幅减少。虽然中国将官方经济数据的发布时间推迟到 3 月中旬,但其他指标显示出经济明显放缓。

高盛集团 (Goldman Sachs) 表示,截至 2 月 25 日的一周,主要电力公司的平均煤炭消耗量较上年同期下降了约 40%。高盛指出,住宅销售量仅为季节性正常水平的四分之一,而钢铁需求则只达到过去三年正常水平的约 50%。

野村 (Nomura) 利用地图及搜索公司百度 (Baidu Inc., BIDU) 的人口流动数据估计,在 1 月底和 2 月初离开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城市返乡过年的人群中,现在已有略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回到这些城市。而在去年这个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返回城市。外来务工人员约占中国劳动力总数的 40%,制造企业需要这些工人来恢复生产。

在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已经关闭了公共交通,并封锁了居民区。一些距离武汉较远的城市甚至只允许居民每隔几天外出一次。目前,中国有数亿人处于不同程度的封锁状态。

一些行业正在呼吁紧急帮助。

江西省地产协会在最近写给该省政府的一封信中称:「我省地产企业几乎一夜之间关闭了售楼部,销售活动完全停止。」 该协会在信中称,会员企业「基本没有回款,企业资金压力巨大」。该协会的许多成员企业是私人开发商。

中国最大钢铁商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China Baowu Steel Group) 警告称,受疫情影响,第一季度利润将减少多达人民币 30 亿元 (约合 4.28 亿美元)。这意味着第一季度利润同比下降 14%。

宝武集团副总经理张锦刚在 2 月 22 日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市场需求已经下降,钢材库存累积速度超预期。

苹果公司 (Apple Inc., AAPL)、迪尔公司 (Deere & Co., DE) 和汽车零部件制造商 American Axle & Manufacturing 等外企也对在中国的销售疲软发出了预警。华南美国商会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outh China) 2 月中旬对 399 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 76% 的受访者认为自身 2020 年收入将受到疫情拖累。

一些分析师预测,中国第一季度经济将零增长,甚至负增长,这比一个月前疫情开始迅速蔓延时的预期更悲观。这一放缓令人质疑中国领导层坚称能实现今年经济目标的说法。

中信建投经济学家张岸元在 2 月 24 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宣传的力量不能移山。张岸元以及其他一些专家认为,第一季度经济增幅可能为零,甚至更糟。

他说,根据第一季度经济损失的严重程度,调整增速目标并淡化之,人民能够理解、能够接受。

江西省政府的一名官员说,当地国有银行正试图帮助一些公司应对现金紧张状况。

这名官员表示,但对放松出行和其他限制必须极度谨慎,疫情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大家不希望看到所有努力全都白费。

其他官员试图将压力转移给当地企业。在中国东部临海城市连云港,当地财政局要求一个面积 50 平方英里的工业园区内的企业交纳人民币 10 万元 (约 1.4 万美元) 的复产保证金。

根据当地财政局的通知,若企业没有发生疫情,将获得人民币 5 万元奖励。但如果员工没有戴口罩以确保安全,雇主将最高被罚人民币 1 万元。

在其他地方,清除路障或鼓励复产的措施并没有取得预期中的效果,因为企业仍面临其他地区限制措施造成的问题。

浙江省一家涤纶生产企业的所有者 Wang Yifeng 表示,他的工人大部分都来自其他地方,受各自所在地的出行限制影响仍然无法复工。

Wang 称,管理人员都到位了,但所有机器还运转不起来。他的公司年产出约人民币 2 亿元,从全国各地雇用大约 100 名工人。

在武汉,对于何时解除封锁的猜测几乎从 1 月底相关举措开始实施起就存在了,当时是习近平亲自下令封锁。周一武汉宣布解封仅几小时后即被宣布无效,而一天前习近平罕见地同全国大约 17 万名干部召开电话会议,要求他们统筹推进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

习近平已表示,各地政府部门应根据当地的卫生健康风险来决定是否放松隔离措施、以及如何放松隔离措施,但一些人称,疫情的不确定性使人很难衡量这些风险。

Fordham University 的中国法律和政治学教授明克胜 (Carl Minzner) 称,如果新冠病毒疫情实际上成为一场长期的公共卫生安全战役,而并非人类更有能力彻底根除的病毒,你怎么能宣称取得了胜利。

一些国家控制的报纸将武汉的混乱局面归咎于一名副市长未能寻求上级领导批准。对于一些武汉官员而言,这显示出地方政府在努力实现最高领导层的双重目标时所面临的压力。

「未来疫情如何演绎?企业能否及时复工?如何协调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两手抓?」原央行官员、现任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说,这些都已成为中国决策者面临的主「要矛盾」。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