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反击日本政府和日产汽车,试图夺回话语权

戈恩在黎巴嫩贝鲁特。

Photo: Jacob Russell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几天前逃离日本的卡洛斯·戈恩 (Carlos Ghosn) 正在对日本政府和日产汽车 (Nissan Motor Co., 7201.TO) 发动尖锐的反击,试图推翻对自己的指控。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采访时,这位前汽车业高管试图夺回自己在 2018 年年底被日本当局收监以来所失去的一些地位。在一间可以俯瞰地中海的转角办公室里,戈恩承认,要重建自己的声誉并让前雇主付出应有的代价,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戈恩说:「我知道这项任务远未完成。」说话时,妻子卡萝尔·戈恩 (Carole Ghosn) 就坐在不远处。在日本期间,他被禁止与妻子有任何接触。

戈恩猛烈抨击了日本司法系统的不公,还说他多年前就应该离开日产汽车。

「我后悔没有答应去通用汽车公司 (General Motors Co., GM) 工作。我真的很后悔,」戈恩上周五表示。他指的是 10 多年前的事情,当时他被问到是否有意执掌这家美国车企,在奥巴马政府任内担任通用汽车救助计划负责人的拉特纳 (Steven Rattner) 在一本书中也提到过此事。

戈恩还抨击了日本检方对他提出的第一项指控的依据:他被指控在长达几年的日产财务报告中低报了自己的薪酬。他否认这项指控。戈恩于 2018 年底在东京某机场被捕。

他说,最早提出向他支付数千万美元递延薪酬而不向公众披露的是日产高管,而不是他自己。

戈恩说,2010 年前后,他的下属开始想方设法给他开出比公司公开披露的数字更高的薪水,因为他们担心他可能会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当年,日本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日产和其他上市公司披露高管薪酬,戈恩之后被日产减薪。

「我听到了很多提议,但没有一个付诸实施,因为说到底,真正的考验是:这些提议是否合法?」戈恩表示,「由于其中一些提议不合法或不完全合法,我们决定不再推进。」

戈恩在黎巴嫩贝鲁特。 图片来源:JACOB RUSSELL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东京检方指控戈恩在日产汽车以往八年的财务报表中未申报 92 亿日圆 (合 8,300 万美元) 的递延薪酬。去年在美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 SEC) 表示戈恩曾考虑过一项计划,涉及在戈恩退休后的几年里向他支付咨询费的问题。

戈恩上周五说:「如果你找到办法拿到更多钱,那你就说,『好吧,我们打算用这种方式付款,但我们什么都没找到,也没有支付任何款项。』所以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SEC 去年 9 月份表示,日产汽车同意支付 1,500 万美元的民事罚款,就涉及日产及戈恩的指控达成和解。这些指控包括,日产和戈恩提交了虚假的财务披露文件,漏报逾 1.4 亿美元原定在戈恩退休后支付的报酬。在另一份和解协议中,戈恩同意支付 100 万美元民事罚款。双方在达成和解时未承认或否认相关指控。

戈恩上周五表示,一些日产汽车高管曾经告诉戈恩,他们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留住戈恩。戈恩说,这些高管包括戈恩的亲密助手凯利 (Greg Kelly),以及戈恩被捕时的日产汽车首席执行长西川广人 (Hiroto Saikawa)。

一位接近日产方面的人士表示,该公司管理层大多不认为戈恩薪酬过低。此人表示:「戈恩一直想要更多报酬,并为此制定了计划。我们知道他做了什么,我们已经进行了一项调查,清楚地显示了他的所作所为。」

凯利也因为卷入向戈恩支付递延薪酬的计划而在日本被捕,目前仍在东京取保候审。凯利的美国律师韦勒姆 (Jamie Wareham) 说:「没有任何需要额外披露的戈恩薪酬计划曾被付诸实施。」西川广人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戈恩说,他之所以在 2010 年决定接受减薪,是因为担心披露较高的薪资可能打击这家日本汽车制造商的士气。

戈恩表示:「这也许是个错误,也许不是。但我能告诉你的是:我并没有命令别人说:『嘿,让我们想个办法把这些钱都拿回来。』这绝对不是真的。」

戈恩上周五的发言距离他逃离日本仅过了几天,在这次潜逃行动中,他藏身于一个乐器盒,被偷偷带上一架私人飞机。这位前公司高管违反了保释条款,近 1,400 万美元保释金将被罚没。

上周五,戈恩表示他不能谈论这次逃离的细节,担心会给帮助他的人带来麻烦。

上周早些时候,一家日本法院以涉嫌作伪证为由,向戈恩妻子卡萝尔发出逮捕令。戈恩家族的一位发言人斥责此举「可鄙」。

戈恩生活在日本期间,日本当局禁止他与妻子联系。摄像头对准了他在东京居所的前门,除了在他律师的办公室,戈恩也被禁止使用连接互联网的电脑。他被要求记录下与他通过电话的所有人的姓名。

戈恩表示:「他们知道卡萝尔对我很重要,他们想打垮我。」

戈恩还再次抨击了日本法院体系及其异常高的定罪率。

他说:「我认为,在一个民主国家,定罪率高达 99.4% 的法院体系是不可行的。在朝鲜也许可行。」

戈恩曾是日产汽车与三菱汽车 (Mitsubishi Motors Co., 7211.TO) 联盟的负责人,而日产汽车已经罢免了戈恩的这一职务。针对这一决定,戈恩已提起诉讼,向日产汽车索赔 1,500 万欧元。日产汽车未回覆记者提出的对这项诉讼置评的请求。该联盟总部位于荷兰。

上周早些时候,戈恩还指责雷诺公司 (Renault SA) 不正当扣留了他的部分薪酬,因为他去年并没有卸任在雷诺所有职务。

戈恩在谈到日产汽车时说:「他们欠我的钱比他们想的要多得多。」雷诺此前表示,戈恩已于 2018 年 1 月卸任董事长和首席执行长职务。该公司发言人未进一步置评。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