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没有回应,而且从特朗普政府内部传出的消息来看,对于是否致力于降低关税还有互相矛盾的意见

中国政府周四宣布,作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和中国已同意分阶段取消已加征关税。这一消息提振了金融市场,但若特朗普政府真的同意让步,这个让步的空间有多大还存在很多疑问。

白宫和美国贸易代表都没有对中国的声明作出公开回应,而且从特朗普政府内部传出的消息来看,目前对于是否坚定致力于降低关税还是有互相矛盾的意见。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周四在北京发表的评论,让人们对贸易战终于接近尾声感到乐观。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中美双方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应当根据协议内容,同步、等比率取消已加征关税。他还称,过去两周,中美双方牵头人就妥善解决各自核心关切,进行了认真、建设性的讨论。

一位美国官员同意,作为初步贸易协议的一部分,双方正计划取消部分关税。这将意味着本周早些时候有关中美双方正考虑取消部分关税的报道已经取得进展。

不过,另外两位熟悉特朗普政府想法的人士不赞同有关中美双方已就正式的取消部分关税计划达成共识的说法。

其中一名人士称,没有计划将取消任何关税作为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的交换条件。该人士表示,中国官员正试图重新谈判协议,使其对中方有利。

为特朗普政府提供建议的 Hudson Institute 专家 Michael Pillsbury 表示,他认为中国商务部的声明可能代表的是中方一厢情愿的想法,而不是达成了具体协议

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 (Steve Bannon) 表示,中国用精心设计的操作试图让取消关税成为任何协议的一部分。

不过,在特朗普可能面临众议院的弹劾和 2020 年的连任竞选之际,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达成妥协的压力与日俱增。

此外,还有迹象显示关税正在拖累美国经济增长。美国企业支付了关税,并最终转嫁给消费者。

今年 9 月份,也就是可以获得数据的最近月份,美国进口商支付的关税达到创纪录的 70 亿美元。美国经济在 2017 年和 2018 年大部分时间都以接近 3% 的速度增长,但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率回落至 2% 以下。

虽然美国失业率仍保持在低位,但今年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增长已停滞不前。

美国全国商会 (U.S. Chamber of Commerce) 执行副总裁兼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 (Myron Brilliant) 对有关中美两国将逐步取消关税的报道表示欢迎。

薄迈伦称:「我们将放弃损害美国经济、伤害美国制造商、农户、消费者以及零售商的关税。」他表示:「作为交换,我们正要求中国在农产品采购、金融服务和金融市场等特定领域作出具体的承诺,并要求中国在其他领域也作出更多让步。」

美国分四轮对总价值约 3,600 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了关税,周四尚不清楚这些关税中哪些会受到影响以及相关时间表。也没有关于美国是会降低关税税率还是完全取消对华关税的细节。

薄迈伦表示,一种选择将是取消 9 月 1 日对价值约 1,110 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 15% 关税,并同意不再推进原计划于 12 月 15 日对中国消费品和电子产品加征关税的举措。

取消关税一直是中美贸易谈判中反复争执的关键内容。中国一直敦促美国取消全部关税,在今年早些时候谈判破裂时,中方曾表示取消关税是中国的一条谈判底线。美国政府则将取消关税作为履约机制的部分条件,即如果中国未来可以依照贸易协议的要求履行承诺,美国将逐步取消关税。

尚不清楚中国官员所描述的内容是否会被视作履约。

中国官员通常不会就贸易谈判的具体进展做出说明,但他们周四却将关税逐步取消称作来之不易的成果。这番表态展示出中国的信心,即中方握有完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筹码。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 的高级顾问赖因施 (William Reinsch) 表示:「中国人认为特朗普比他们更需要达成贸易协议,因此他们正努力做他们一直在做的事,那就是充分发挥自身优势。」 赖因施还称:「中国人在推进取消关税的事情上比之前更加激进,非常努力地推动此事。」

特朗普扩大了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范围,并提高了税率,以迫使中国政府接受美国的要求,中国也实施了针锋相对的关税反制措施。上个月,特朗普同意取消提高对部分中国商品关税的计划,但美国还没有下调已实施的关税。

外界普遍预计,美中第一阶段协议将阻止特朗普按计划在 12 月 15 日对部分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 (Robert Lighthizer) 曾敦促北京方面允许美国在中国设立监督中国兑现承诺的办事处。在美国 10 月份宣布美中将努力分阶段解决贸易争端时,莱特希泽表示,双方同意建立一个「可行的争端解决机制」。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重申了中国长期以来的立场,即美国是美中贸易争端的挑起者,应该在缓和摩擦方面承担责任。他表示:「贸易战由加征关税而起,也应由取消加征关税而止。」

经济学人智库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的贸易分析师马罗 (Nick Marro) 表示,高峰的声明可能表明中国对特朗普渴望达成协议的信心日益增强。

马罗称,中国可能抓住这一点,立场可能开始趋于强硬,因为他们知道中方至少在政治上占据上风。

在北京,关注贸易谈判的人士表示,中国谈判代表不向美国的要求让步是有道理的,这些要求包括中国在两年内购买价值约 500 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国务院顾问时殷弘称,中国有这么大的需求吗?

时殷弘还对谈判代表是否谈妥了第一阶段协议的条款表示怀疑。他举例说,美国考虑取消部分现有关税可能是为了让北京方面作出更多让步。

上周末在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包括前政府官员在内的几位中国发言者表示,无论短期内达成协议的前景如何,他们预计美中之间的各类争端将持续数十年。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称,中美摩擦不仅关乎贸易。他还称,许多领域的分歧尚未爆发。


WSJ: China Claims Tariffs Will Go, but Others Express Doubts

Write a respons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