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型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上一次触及该水平是在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不久

上周五中国为经济注入动力,向银行体系释放数十亿美元资金。面对与美国旷日持久的贸易战,中国政府正在努力提振商业信心。

中国央行下调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此项技术性措施减少了其要求商业银行预留且不得贷出的准备金。中国央行称,此次降准将释放资金人民币 9,000 亿元 (合 1,260 亿美元)。此举将推动银行为可能促进建设和稳定就业的项目提供资金。

随着产出走软及商业信心下滑,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新增长动力正变得越来越不确定。与美国的贸易问题是中国政府最担心的问题,尽管两国同意于 10 月初重启谈判,美国对华新关税措施仍在上周生效。

中国经济放缓源自在过去经济繁荣时期的过度投资,这种状况正在考验政府为今年国内生产总值 (GDP) 增速设定的 6.0% 的底线目标。尽管有关部门认为,打贸易战是必要的,但这场贸易战和其他挑战造成的冲击比预期更严重,包括中国猪肉供应的严重中断,以及中国通往全球市场的传统桥梁香港出现动荡。

上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了重要讲话,当中十多次提到了「斗争」一词。分析人士表示,在中共即将迎来执政 70 周年之际,这番讲话令人关注。

上周,中国国务院释放出降准计划的信号,称要及时运用降准工具应对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的情况。国务院表示,计划拨出更多资金用于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并发行债券用于修建铁路等建设项目。

国务院称,目标是「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中国央行上周五决定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 0.5 个百分点,是今年第三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后中国大型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将降至 13%。对中小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要求则更低。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公布的记录,中国大型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上一次触及该水平是在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不久,在危机前的一段时间,为了控制贷款增长,中国央行曾在两年左右时间内 16 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一些金融机构的存准率当时最终达到 20%,这意味着五分之一的存款必须存放在央行。随着最近国内经济进一步降温,中国央行一直在下调存准率,上周五是两年来第七次下调存准率

巴克莱 (Barclays) 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常健表示,这是中国政府对近期一系列疲弱数据和不断升级的关税措施作出的回应。

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很少调整常规利率;中国政府更愿意通过存款准备金率和银行贷款配额来控制货币供应,而不是通过调整会影响到资金成本的基准利率。中国上一次下调官方利率是在 2015 年。

不过,最近几周,中国央行建立了新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LPR) 体系,一些分析师表示,推出该体系相当于降息。在此之前不久,中国还允许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升至人民币 7 元以上,这也可以刺激经济增长,并帮助出口商抵消关税对其商品的影响。

国海证券 (Sealand Securities) 经济学家樊磊表示,5 月以来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同时 10 月 1 日的 70 周年国庆即将到来,这正促使中国当局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他称,政府有必要加大力度稳定就业市场。

有关中国央行最终将降息的猜测继续升温之际,中国有关部门表达了对引发新的房地产投机的担忧。已经很高的房价被认为对经济和社会稳定构成风险。

根据上周五公布的计划,中国规模最小的一些银行从现在起到 11 月份将获得三次存款准备金率下调,总计下调 1.5 个百分点,使存款准备金率降至 6.5%。这一定向降准行动正值小银行面临特别挑战之际,最近几个月已有三家此类银行事实上被救助

中国定于本周初公布 8 月份包括外贸、工业产出和通胀在内的经济数据,分析师预计这些数据将显示情况较此前一个月有所改善。但这些分析师表示,一些潜在的疲软迹象仍将存在。例如,高盛 (Goldman Sachs) 预计,中国 8 月份进口将同比减少 6%,降幅高于 7 月份的 5.3%。 (中国 8 月份外贸数据已于周日公布:以美元计,8 月份出口同比下降 1%,进口下降 5.6%,贸易顺差 348.4 亿美元。)

标普 (Standard & Poor's) 的分析师近期预测,中国未来十年的平均经济增长率将下滑至 4.6%,前提是贸易争端维持目前的僵持状态;如果贸易战恶化,则增长率将进一步降至 3.7%。

除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外,中央政府还在向地方政府施压,要求他们寻找能够创造就业机会的项目。但分析人士称,许多地方政府领导人担心,在多年的建设带来沉重的债务负担后,他们可能会为一些「白象工程」(white elephant,指昂贵而无用之物) 承担个人责任。

上周五,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China Development Forum) 上,贸易争端给会议气氛蒙上了阴影。与会者称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的不信任感根深蒂固。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高级研究员肖特 (Jeffrey Schott) 表示:「我感到非常悲观,短期内可能不会取得任何进展。」

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则表示,美国经济或将走软,而中国仍然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WSJ: China’s Central Bank to Free Up $126 Billion for L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