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领导人正主要依靠国有企业来抗击新冠疫情,这一策略可能加快中国从市场经济的撤退

上周,空荡的武汉街道。

Photo: Chen Yehua/Xinhua/Zuma Press

据知情官员透露,1 月下旬,在中国准备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命令国有企业无条件地、不惜一切代价采取行动。

在疫情中心武汉,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 (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 601668.SH, 简称﹕中国建筑) 召集了 2 万多名建筑工人、工程师和其他人员来建造两家医院。其他国企则提供了电力和建筑材料。大约 10 天内这两家医院就投入使用,一家拥有 1,000 张床位,另一家拥有 1,600 张床位。

为了应对经济困境,国有企业削减了电费并降低了租金。国有银行启动了数千亿美元的低息贷款。

在困难时期,中共执政者会依靠庞大的国有部门提供支持。这一策略曾在 2008 年金融危机期间使用过,目前正帮助中国缓解 2019 冠状病毒病 (Covid-19) 带来的部分经济冲击。这个策略还可能加快从市场经济的撤退。

目前许多私营制造商难以恢复生产,而在中央政府控制的约 2 万家工业企业中,超过 95% 的企业正在大量生产口罩、药品、钢铁、重型机械和其他产品,以保证工人的工作。

中国国有企业的建筑工人很快在武汉建成了两所医院。

Photo: Getty Images

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一位官员称,这就是中国体制的优势。该官员表示,这就像是在战场上,国有企业可以迅速果断的行动。

在有迹象显示中国的疫情正在得到控制之际,周一出炉的官方数据显示出,习近平作出的封锁国内多数地区的决定对经济造成了严重影响:今年前两个月经济活动普遍萎缩。工厂产出、零售额和建筑业活动均告下滑。一些经济学家目前预测,第一季度经济将零增长。

展望未来,问题在于中国的体制能否让该国经济复苏,毕竟全球经济可能衰退,这会削弱需求并伤害已经因美中贸易战而受到冲击的中国制造商。高层领导人暗示,北京方面可能不得不容忍今年经济增速低于预期。

从长远看,中国自上而下的应急反应威胁到市场改革。许多人认为,市场改革有助推动中国经济发展。

《华尔街日报》前驻中国记者、咨询公司龙洲经讯 (GaveKal Dragonomics) 中国研究负责人白安儒 (Andrew Batson) 表示,如果疫情消退,结论必然是大举动用国家力量拯救了中国,中国寻求一种政府干预程度非常高的模式也就合理了。

抗击新冠病毒将耗资巨大。预计国有企业将因疫情和所采取的积极应对措施而积累大量债务和损失,进一步加重在过去几年的经济放缓中堆积的债务。中国官员一直担心,巨大的债务负担可能导致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失稳。

预期将出现较大亏损的国企中包括国有钢铁厂和汽车生产商。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SAIC Motor Corp., 600104.SH) 旗下上海子公司上汽大通汽车有限公司 (SAIC Maxus Automotive Co.) 决定从本月开始对今年进行降薪。上汽大通在一份公告中称,2 月份销售额出现该公司历史上的首次下滑。

中国政府和中共加强经济管控可能使私营企业和外国公司受到挤压。这其中包括为中国提供了 80% 工作岗位以及大部分技术创新的企业。

市场导向派经济学家表示,政府应该作出改变以更好地激励企业家。许多私营企业已经因政府削减过剩产能和治理环境的行动而被淘汰。

据政府顾问人士称,主张市场改革的声音——比如收缩电信和能源等行业的国有企业规模以为更多私人投资腾出空间,一直被那些强调稳定和短期增长的呼声所淹没。这场疫情可能会进一步削弱对改革的支持。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的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 (Scott Kennedy) 表示,这场疫情对中国经济的伤害,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引发更大力度的政府干预产生的。

快速救援

中国官员称,在今年 1 月下令封锁武汉和湖北省城市后,习近平立即发出了动员令。

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China Pharmaceutical Group) 和华润集团 (China Resources Group) 是首批做出响应的国有企业。这两家公司扩大了口罩、防护装备和其他医疗用品的生产和进口,这些产品由中国政府揽收并分配。

两大石油巨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 和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SNP, 简称:中国石化) 调整了生产计划,将重点放在医用口罩的原材料上。

包括华润集团、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 (China Poly Group) 在内的一些大型业主已对商铺、旅行社和其他一些企业减免了数千万美元的租金。

在南方大都市深圳,Lu Yuanze 经营着一家餐馆,供应红烧鸡爪和蟹肉。租金的降低为他每月节省了几千美元,他说:「还是很难做到收支平衡。」他已经推迟了今年再开两家餐馆的计划。

中央政府已经敦促国有企业保障就业,并招聘更多人,特别是大学毕业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本月的一次高层会议上表示,只要今年就业稳住了,经济增速高点低点没什么了不起。

在中国的铁锈地带——东北黑龙江省,一份省政府的通知显示,国有企业的地方监管机构本月发出了「不裁员倡议」。国有企业可以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

自 2012 年末上台以来,加强中央对经济的控制一直是习近平巩固权力的一个标志。如今,在房地产等资产甚至猪肉等大宗商品的定价方面,起决定作用的是政府指令,而不是市场力量。

在中国 2001 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后的十年里,中国民营企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涌现出阿里巴巴集团 (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和百度 (Baidu Inc., BIDU) 等科技巨头,但在习近平治下,这种势头发生了逆转。2015 年,民营企业在中国工厂、建筑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投资比例达到了约 64% 的峰值。自那以后,随着国有企业获得包括银行贷款在内的更多资源,这一比例逐渐下降。

中国政府现在直接监管 128 家国有企业,低于 2012 年时的约 140 家。不过由于政府牵头实施了旨在打造全国龙头企业的整合,这些企业的规模进一步扩大。中国的地方政府还管理着众多地方国企。

国有企业给习近平提供了扶贫和缩小贫富差距项目所需的资金。由于 2012 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这两个目标的实现难度进一步加大。

这些企业也有助于中国政府实现主导人工智能、半导体和 5G 无线网络等尖端技术领域的目标。

美中之间近两年的贸易战使中国的领导层更加相信,中国需要加速推进国家主导模式来降低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的 Chad Bown 和 Mary Lovely 称,美国和中国在 1 月达成的初步贸易协议可能进一步增强中国国有企业的实力。

他们认为,除了私营企业之外,中国还需要国有部门来兑现在 2017 年的基础上把美国商品和服务采购额增加 2,000 亿美元的承诺。

深陷债务泥潭

中国的国有企业正在努力应对不断恶化的财务局面,在许多情况下,这可以追溯到它们对全球金融危机采取的应对措施。

当时,中国政府推出了人民币 4 万亿元 (合 5,860 亿美元) 的经济刺激计划,主要由国有银行、建筑公司、房地产开发商、钢铁企业和地方政府实施。

这一支出狂潮确保了中国的增长,并帮助世界经济走出了衰退,但也导致中国债务水平不断上升,2019 年,中国的债务规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 252%,而 11 年前这一比率仅略高于 130%。

中国的债务增幅主要来自国有企业和政府控制的金融公司。官员们经常将资金拨给那些在政治上有吸引力但并不总是在商业上可行的项目。习近平在控制借贷规模方面取得的成功有限。

麦格理集团 (Macquarie Group) 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 (Larry Hu) 表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冲击,今年可能又是加杠杆的一年。」

为了在国内外建设基础设施,中国建筑已经背负了沉重的债务。根据可获得的最新数据,截至 2019 年 9 月,中国建筑 76% 的资产都是通过举债融资的。

甚至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建筑就已开始积极推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预计这一努力将会扩大,成为北京方面抗击疫情和支撑增长举措的一部分。然而,根据标准普尔 (Standard & Poor's) 的说法,这将进一步推高该公司的债务。此类投资通常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实现回报 (如果能有回报的话)。

标准普尔称,中国建筑手头可能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运营费用。中国建筑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尽管金融前景黯淡,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必须坚持其发展目标,即在截至 2020 年的十年内将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官员们表示,要实现该目标就需要今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 5.5% 左右。目前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都低于 5%。

国有企业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即使这意味着国企要承担更大的风险。

政府通知显示,2 月下旬,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向该国最大的一些能源生产商施压,要求其降低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以帮助企业复工复产。分析人士表示,这可能会让正艰难应对油价暴跌的相关能源巨头蒙受更大损失。

中国国家电网公司 (China State Grid co., 简称﹕国家电网) 和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 (China Southern Power Grid Co.) 宣布了计划,在 2 月至 6 月期间为 5,000 多万家工业企业减免电费约人民币 590 亿元。在该计划公布之前,两家公司已经预计利润会降低。

来自政府的此类压力已招致一些国有企业高管的抱怨,他们不喜欢这种会牺牲盈利能力或额外补贴的办法。很多国企都是上市公司,而北京方面已敦促它们削减成本。

银行对政府的施压尤其抵触。一些银行已经在努力应对过去几年间激增的坏账,对向民营公司放贷仍持谨慎态度。很多银行只是在向其他国企放贷,由于有政府背书,这样做被认为更安全。

今年 2 月份,中国央行出台了一项政策,使银行能够发放总额人民币 3,000 亿元的低息贷款。这其中大部分都流向了国有企业,而不是资金紧张的私营企业。

2 月 5 日,武汉一所在建医院的鸟瞰图。

Photo: Li He/Xinhua/Zuma Press

中国四大国有银行之一的一名驻北京的管理人士表示,大型国有企业是控制疫情的主要力量,而控制疫情是提供这些贷款的初衷。

尽管习近平带领中共领导层全力应对新冠疫情,但仍没能做到让中国可以及时满足与疫情相关的市场需求。

中国西北部甘肃省的村民 Gao Xiaoqing 和家人被困在家里好几天,因为他们没有口罩。政府要求民众去公共场合必须佩戴口罩。但口罩已经卖完了。

最终,村干部给每家发放了一个口罩。这些天,Gao 和她的丈夫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轮流戴口罩出门。

晚上,Gao 小心翼翼地清洗口罩,并把它放在枕头旁。她说:「我们很庆幸能有一个口罩。」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