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媒体的两名编辑说,他们收到了一份通知,要求只报官方声明,淡化李文亮的死亡

Medical staff at a makeshift hospital converted from an exhibition center in Wuhan, Feb. 5.

Photo: Xiong Qi/Xinhua via Getty Images

中国医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于周五去世,此前他曾因提醒该病毒的危险性被警方训诫,后来他被视为一位民间英雄。该病毒目前正在世界各地传播。

33 岁的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李文亮的病况在中国受到关注,并引发异常激烈的情绪宣泄。武汉是此次疫情的中心。

在社交媒体的贴文中,很多人表达了对政府官员的失望。许多中国人认为,尽管有明确证据表明存在疫情,但政府官员没有足够迅速地应对。当地媒体在李文亮接受治疗的医院外进行了相关直播,当时有数百万人观看。

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其微博账户上称,李文亮医生经全力抢救无效去世,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报告,截至周四结束时,中国确诊病例有 31,161 例,死亡病例有 636 例。新加坡是中国以外病例数量第二高的国家,该国报告了两例新增感染病例,其中一例与中国没有明显联系。

中国国有媒体周四晚间报道称,李文亮医生于晚上 9:30 左右停止心跳,并被接上了生命维持系统。收治李文亮的医院后来称,有关部门仍在全力抢救,之后宣布他于周五凌晨 2:58 去世。

最早关于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报道周四晚上开始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其中一些报道来自中共出版物的官方社交媒体账号。人们对这位医生表达了哀悼和纪念,他被视为公众寻求未被解答问题答案的决心的象征。这些问题涉及中国官员最初是如何应对疫情爆发的。

李文亮在 1 月底接受中共官媒《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回忆称,去年 12 月,他看到的报告显示,一系列不同寻常的肺炎病例与武汉的一个市场有关。

李文亮告诉《北京青年报》,去年 12 月 30 日,他在微信上给老同学发了一条信息,提醒他们出现了疑似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 (SARS) 的新确诊病例。微信是当前一种流行的即时通讯应用。他后来改称这是一种未知的冠状病毒。

李文亮告诉该报,中共的纪律监察官员和医院管理层后来对他进行了讯问,他们认为李文亮散布谣言,还要求他写反思

李文亮 1 月底对《北京青年报》表示,他们告诉自己不要在网上发布任何有关此事的信息。他说,后来,疫情明显开始蔓延,他接诊了一位感染这一病毒的患者,患者的家人也受到传染,后来他也被感染

李文亮医生预警了病毒,并公开了他被政府部门要求不许向外传播消息的情况,他的经历使他可与当年的外科医生蒋彦永相提并论。蒋彦永曾在 2003 年披露北京方面掩盖 SARS 危机程度的行为,并因此成为一位英雄。但追踪疫情的人士认为,武汉患病的医护人员有数以百计。

武汉市政府没有披露被感染的医护人员数量。到目前为止,有关医护人员被感染情况的最值得注意的信息来自另一位著名医生——有在 2003 年抗击 SARS 危机经验的钟南山,他曾在 1 月份披露有 14 名医护人员被一名患者感染。

从周四深夜到周五凌晨,有关李文亮病情的消息一直笼罩着不确定性,即使医院表示仍在对他进行抢救,但各种各样的哀悼消息已经铺天盖地。

最早公布他死讯的包括一些官方媒体的社交媒体账户,这些账户寻求在第一时间表达对他的敬意,反映出在整个疫情爆发期间共产党宣传机构一直存在的困惑和矛盾。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的中英文 Twitter 账户是首批将李文亮称颂为「吹哨人」的媒体之一。几个小时后,这些帖子就被删除了。

而中共的一份有民族主义倾向的报纸《环球时报》(Global Times) 则报道称,李文亮的心跳据称已停止数小时,情况危急。之后给他用了人工呼吸机。

中国新闻媒体的两名编辑说,他们收到了一份通知,要求只报官方声明,淡化李文亮的死亡。

与此同时,数以千计的用户在微博上发言,要求武汉警方向李文亮正式道歉。一位用户写道,向全国人民道歉。

武汉一位认识李文亮的医生周四深夜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这太突然了。这位医生还称,人根本就是蝼蚁,太渺小了。她表示,李文亮的去世对一线人员是一个沉重打击,现在他的同事都很沮丧。

武汉市的另一位医生说,感觉失去了希望,李文亮本是他们的英雄。

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公共卫生紧急计划执行主任 Mike Ryan 周四在日内瓦的一次记者会上表示:「听到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我们感到非常悲痛。」他说:「我们应该和他的同事一起缅怀他的一生,哀悼他的逝世。」

在李文亮的身体状况不明朗之际,到周五凌晨 1 点 49 分,超过 1,700 万人在关注着这位医生的实时状态更新

在医院发布的一篇关于李文亮病情的微博下,一名微博用户写道:今夜无眠!在线等待奇迹。这条评论得到了超过 33.4 万个赞。

李文亮已婚,有一个孩子,另一个孩子即将出生,在中国当局加强对这种危险新病毒的警告之前,他就被感染。他回忆说,刚开始的时候,他没有穿戴任何防护装备。

李文亮在住院期间接受了中国媒体的几次采访,他描述了自己是如何被一名女性患者感染的,这名患者在 1 月的第二周因青光眼问题找他看病。后来她出现了发热的症状,CT 扫描显示肺部有一种未知病毒。她的两名家人也生病了。

李文亮表示,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人传人病例,并说他立即向院方报告了此事。

几天后,李文亮开始咳嗽,体温升高。因为担心他的孩子和怀孕的妻子会被感染,他在一家酒店订了一个房间。CT 扫描证实了他的担忧;他上周在微博上写道,自己被感染,并于 1 月 12 日住院,不过直到 2 月 1 日他才被归为确诊病例,此时距离他最初出现症状已经过去近三周。

医院将他隔离起来。大约在同一时间,他得知他的父母和一些同事也被感染了。

他在微博上写道,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

最近一段时间李文亮在社交媒体上不那么活跃了,他 2 月 3 日在微博点赞了一项在线调查,调查内容是关于人们是否已在放假后重返工作岗位。据一位朋友说,痴迷于科技的李文亮在网上发布的帖子范围很广,既有可折叠的华为移动设备,也有 iPhone 的隐藏技巧,甚至还有有趣的猫视频和他早餐的照片。

即使在被感染后,李文亮仍发誓要回到抗击病毒的第一线。

他在自己的腾讯新闻认证账户上写道:「现在疫情还在扩散,我不想当逃兵。」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