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所受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疾控状况,没有人知道情况何时才能开始恢复正常

一对母子从疫情爆发中心湖北省来到九江长江大桥的一个检查点。

Photo: Thomas Peter/Reuters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正使中国与全球其他地方隔离开。全球经济体系中如此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面临如此突然且无限期的隔离,实属罕见。其后果开始显现。

病毒的不确定性正在扰乱全球贸易和供应链、压低资产价格,并迫使跨国公司通过有限的信息做出艰难决定。新型冠状病毒已感染了逾 2 万人。

美国和欧洲及亚洲各国的政府正在执行新的规定,美国禁止来自中国的旅客入境,并对返回美国的美国公民进行病毒检测,而大型航空公司暂停了前往中国的航班,各公司也纷纷撤回派驻在外的高管。

Nixon Peabody LLP 驻旧金山的就业律师 Rachel Conn 表示:「我接到的电话是:『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的员工很恐慌。』他们从未处理过这样的情况。」

苹果公司 (Apple Inc., AAPL) 周末表示,将关闭其在中国的所有门店和办公室,直到 2 月 9 日。苹果公司在中国有 1 万名员工,该公司还在努力应对工厂的停工,这些工厂为其销往全球的产品生产零部件。

中国的这场卫生危机正考验全球经济体系,并给全球经济持续扩张带来意想不到的额外压力。这同时也在检验中国作为一个消费国的实力,以及考验美国在中国遇阻时加速发展的能力。

麦当劳 (McDonald's Co., MCD) 和星巴克 (Starbucks Co., SBUX) 等国际品牌已宣布关闭总计数千家在华门店,部分原因是为了遵守政府要求人们不要上街的指令。去年 10 月在此次疫情的中心武汉开设了最大中国门店的列维公司 (Levi Strauss & Co., LEVI) 也在这些品牌之列。

通常会因为庆祝农历新年变得安静的中国工厂,现在面临着更长工厂关闭、员工停工数周甚至更长的可能,这将威胁到苹果公司 (Apple Inc., AAPL)、特斯拉 (Tesla Inc., TSLA) 和百威英博 (Anheuser-Busch InBev, BUD) 的生产计划。

自中国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以来,原油价格已下跌 16%。欧佩克 (OPEC) 官员称,原油需求下降促使该组织实际领导者沙特呼吁其他成员国周三召开紧急会议。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被封城的武汉 (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地) 则是中国关键的油气枢纽之一。据一位石油贸易商和波斯湾的一位石油官员称,沙特的大客户中国化工集团公司 (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 和恒力石化股份有限公司 (Hengli Petrochemical Co.,Ltd., 600346.SH, 简称﹕恒力股份) 正在减少购买量,这两家公司的日炼油产能接近 100 万桶。

位于北京的能源咨询公司 JLC Network Technology Co. 称,仅在过去一周,炼厂的使用就下降了 15%。

中国将春节假期后金融市场恢复开市的时间延后到了本周一。道琼斯指数自 1 月 17 日触及纪录高位以来下滑 3.7%,回吐了今年的涨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则是主要影响因素之一。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波士顿谘询公司 (Boston Consulting Group Inc.) 已要求在华员工假期结束后继续在家办公一周,并将未来三周所有前往中国内地的出行计划推迟。

据商业旅行解决方案机构 ATG Travel Worldwide 首席执行长 Tammy Krings 透露,制药巨头、金融机构和跨国科技公司开始从中国全国范围内撤侨。她表示:「这种情况正越来越多。」Krings 之前处理过「短期和可预期的」自然灾害以及恐怖威胁。

一些公司在重新安置中国的雇员,时间为三到六个月。一些家庭甚至开始为孩子寻找新学校,意味着这些人可能不会再回去。

航空公司调整非常大,美国航空集团 (American Airlines Group Inc., AAL)、达美航空公司 (Delta Air Lines Inc., DAL) 和美国联合大陆控股有限公司 (United Airlines Holdings Inc, UAL) 等美国航空公司上周五暂停进出中国的航班,因为许多游客取消了旅行计划,并且机务人员不愿继续执飞。新加坡表示,将禁止来自中国的许多游客进入,与此同时香港政府也面临着当地民众要求关闭与内地边境的压力。

自去年 12 月底华中最大城市武汉出现首例感染病例以来,这场疫情已经导致逾 300 人丧生,死亡病例基本位于中国大陆。中国境外的首例死亡病例,也是到目前为止的唯一一例中国境外死亡病例,出现在菲律宾。上周末这名 44 岁来自武汉的中国男子死于这种病毒感染。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以外有大约 20 个国家和地区报告感染病例大约 140 例,其中美国有八例。

许多跨国公司从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 WHO) 获得指引。该组织上周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还称,疫情仍有很多未知数,包括严重程度、病毒传播和病症治疗。

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率似乎低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 (SARS)。后者曾导致约 10% 的感染者死亡。而新型冠状病毒目前的死亡率大约为 2%。而且该病毒也不像麻疹那么容易传播。

中国政府对一些入境管制措施和航空公司限令表示愤怒。中国外交部上周六在其推特账户上写道,这种过度反应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这不是应对疫情的正确方式。

上周六,中国央行和其他政府部门承诺支持经济之际,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简称:银保监会) 副主席接受采访时称,中国的经济基本面稳固,他还预测,疫情事件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一定是「短暂的、暂时的」。

十几年前,当被称为「非典」的 SARS 肆虐全球时,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比例相对较小。如今,经收入调整后,中国占全球本地生产总值 (GDP) 的近五分之一,超过美国的 15%。俗话说,美国打喷嚏,世界就会感冒。现在中国疫情带来的影响更是如此。

长期以来,中国负债累累的经济一直在放缓。最近,经济学家纷纷上调对中国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期,原因是华盛顿和北京方面已暂停了持续两年的贸易战,这让他们松了一口气。现在,随着中国工业活动和消费支出放缓,情况正在急转直下。

上周五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调查的 10 位经济学家将中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预期下调了一个多百分点,中值降为 4.9%。这些预测还是在美国航空公司宣布暂停往来中国航班的几个小时前做出的。

经济学家上周五说,全球消费支出最高的游客——中国赴美游客的人数可能下降,这或是影响美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的一个因素。

他们说,该病毒可能还不会对美国已持续 10 年的经济扩张构成严重威胁。但如果病毒不能很快得到遏制,或者传播得更广泛,那么上述情形就可能改变。

高盛集团 (Goldman Sachs Group Inc.) 上周五表示,预计该病毒将令美国第一季度按年率计算的产出下降 0.4 个至 0.5 个百分点,不过第二季度经济增长料反弹,从而对全年增长几乎不造成影响。高盛预计,今年 1 月至 3 月的美国产出按年率计算料增长 1.7%。然而,鉴于现在的情况发展太快,没有人真的知道到底会怎样。

位于纽约的 Stifel Nicolaus & Co.的经济学家 Lindsey Piegza 表示,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是零点几个个百分点,也可能比这更高,或接近于整整一个百分点,这将取决于实际风险敞口的深度和持续时间。

这场冲击波始于 1 月 23 日,当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下令无限期封锁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的交通,这项非常规的举措旨在阻止源自该省省会城市武汉的病毒进一步扩散。被封闭的地区住有大约有 6,000 万人口,与此同时,中国面向全国发布的其他规定则旨在将人们留在家里。

一部分国家和地区实际上正在寻求隔离中国。美国政府上周五称,到过中国的非美国公民抵达后将被隔离 14 天,这与 WHO 关于病毒潜伏期可能长达 14 天的警告一致。这样的规定同样适用于到过湖北省的美国公民。

《华尔街日报》看到的几封首席执行长致员工的信件也呼应了 WHO 的担忧,信中要求限制前往中国的出行。咨询公司安永 (Ernst & Young ) 和毕马威 (KPMG) 双双采取了进一步的措施,称员工前往中国后应在家呆上几周。

英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等国的航空公司暂停了前往中国的航班服务,这在和平时期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情况,而且还可能持续较长的时间,原因是中国卫生官员警告称感染病例仍在攀升。2010 年,冰岛 Eyjafjallajokull 火山喷发后,欧洲大部分地区的航空旅行中断了 6 天。2001 年恐怖袭击发生 3 天后,美国上空就恢复了航空飞行,其中也包括纽约。

预测这场危机的代价是很困难的。去年,WHO 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 2011 年至 2018 年间跟踪了发生在 172 个国家的 1,483 起流行病事件。近年来最严重的几次疫情代价包括:2003 年因 SARS 造成的 400 亿美元生产力损失,以及 2009 年 H1N1 猪流感疫情造成的高达 550 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这两起事件都涉及中国。WHO 表示,2014 年至 2016 年在西非爆发的埃博拉 (Ebola) 疫情,造成了 530 亿美元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SARS 爆发时,中国经济正处于上升期,出境旅游人数激增,贸易快速增长,但当时中国只是全球第六大经济体,而如今,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贸易国。根据高盛的数据,2002 年,除了去香港之外,中国出境旅游人次只有约 700 万。而根据中国政府目前的统计数据,每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次达到约 1.5 亿。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如今,全球最繁忙的 10 个集装箱港口中有七个在中国。

在 SARS 期间,大多数中国工厂和学校仍在运营。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 IMF) 的购买力平价指标衡量,那时中国对全球 GDP 的贡献还不到当今的一半。

历史上发生过的一些灾难,例如 2011 年的泰国洪水和同年日本福岛的地震和核事故,均导致供应链出现长期变化,即便短期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一些跨国公司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考虑把工厂迁出中国,原因是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紧张关系近年来升温,而且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也有所上升。

人们何时能恢复正常生活现在还是未知数。数以亿计的中国人目前不愿走出家门,上个月的中国春节本是传统的消费旺季,现在也无济于事。越来越多的人担心,那些本来就面临困境的企业可能很难生存下去,如果工人不能返工,或是政府再次推迟恢复营业和学校复课的时间,形势将更为严峻。

尽管上个月中国承诺在未来两年内增加 2,000 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进口,但企业和消费者遭遇的双重打击至少会在一段时期内降低中国的进口需求。

Costco Wholesale Co.(COST) 去年大张旗鼓地在上海开设了一家门店,该公司称,由于船只已经在运输途中,可能需要三周时间才能评估贸易延迟和进口需求。

Costco 首席财务长 Richard Galanti 表示:「人们担心供应中断、中断的程度以及持续时间。有很多未知因素。」

北京研究公司 Plenum 的 Chen Long 对中国做出了更为悲观的预测,他预计今年前三个月的经济增速将降至 2%。

Chen 表示,第一季度受到的影响将是巨大的,他的悲观预测部分建立在农历新年支出预计较上年同期下降 40% 的基础上。官方数据显示,与假期相关的火车和飞机客流量同比下降 40%。

外界已普遍预计,中国 2020 年的整体经济增速将较去年的 6.1% 进一步放缓,这一数值已创 30 年来最低水平,许多分析师在中美贸易协定达成后预计增幅为 6% 左右。现在,经济学家认为这些预测较为乐观。

据荷兰国际集团 (ING) 经济学家彭蔼娆 (Iris Pang) 称,目前预测第一季度零售额可能仅同比增长 3%–4%,去年 12 月份零售额同比增幅为 8%。

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可能会上升。湖北是中国六个中部省份之一,这些省份向全国其他地区输出了三分之一的外出务工人员,而现在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无法出行。

前中国央行顾问黄益平警告称,如果 5% 的中国服务行业员工失业,将意味着 2,000 万人失去工作。政府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明提醒说,如果消费物价水平升高,将加剧由致命猪瘟引起的本已高企的食品通胀。中国农业部周日称,湖南省发生一起 H5N1 禽流感疫情。这使得中国面临的食品供应挑战加重,同时也让武汉附近的家禽养殖户颇感头疼,他们表示运输瓶颈导致他们缺乏饲料谷物。

在中国,每年春节假期都会出现工厂停工、贸易放缓的情况,因此第一季度的经济数据表现通常是一年中最不重要的。这个事实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疫情对中国经济数据的损害。Plenum 的 Chen 说,即使第一季度数据惨淡,只要恐慌是短暂的,全年经济增长率仍有可能达到 5.5%。

此外,冠状病毒疫情主要集中在湖北省,虽然随着制造企业向内陆转移,湖北省经济迅速扩张,但湖北省经济活动在全国总体经济活动中的占比还不到 4.5%,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中的占比同样也很小

高盛承认疫情持续时间存在不确定性,同时表示,「过去的病毒疫情通常会对经济产出造成短暂而剧烈的冲击」,一般会持续一到三个月,随后会在两到三个季度内恢复到过去的活动水平。高盛的经济学家称,基于这个模型,他们将中国今年的 GDP 增长预期从之前预计的 5.9 下调至 5.5%;而如果疫情持续时间更长,则可能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速将降至 5%、甚至更低。

SARS 疫情初期曾重创中国经济,但疫情结束之后,当年中国经济仍实现了 10% 的增长。天安门广场镇压事件拖累中国 1990 年经济增长降至 3.9%,但中国经济在两年内又恢复了两位数的增长。

但在这些历史时期,中国经济的特点是国内增长速度要快得多、与全球经济的联系较少。如今武汉及其周边地区是全球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只要这些地区与外界隔离,就会威胁到从汽车到家禽等各种产品生产的供应链。

iPhone 制造商苹果公司 (Apple Inc., AAPL) 的零部件,包括一些摄像头配件都是在武汉工厂生产的。

苹果首席执行长库克 (Tim Cook) 上周二说:「我们还有替代的采购来源,显然我们正在制定应急计划,来弥补任何预期的产量损失。」库克告诉投资者,预计武汉以外的供应商将于 2 月 10 日前复工。

宏观经济所受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疾控状况,没有人知道情况何时才能开始恢复正常。

明尼阿波利斯工业品生产商 Graco Inc. 首席执行长 Patrick J. McHale 称:「那里情况迅速恶化,也可能会以同样的速度好转。」不过他通过邮件称,由于上周五航空公司取消航班,他考察公司在上海附近业务的计划被打乱。

但中国游客数量不可避免的减少势必会造成另一种影响。研究机构 Tourism Economics 的数据显示,在美国所有入境游客中中国游客占比为 7%,并且其消费水平高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游客的整体水平,每位游客的机票、酒店、餐馆和购物支出约为 6,000 美元。该机构预计目前中国游客减少 28%,支出相应减少 58 亿美元,尤其是在加州和纽约。

该机构总裁 Adam Sacks 称:「如果你在洛杉矶经营旅馆,你就会感受到这种影响。」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