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旗下刊物《健康时报》周一称,武汉无症状感染者或有 1 万至 2 万人。这篇报道在网上很快被删除

4 月 6 日,中国警察走过停靠在武汉的高铁列车。

Photo: Zhao Jun//Xinhua/Associated Press

中国领导人和很多医学专家以武汉为例,说明以极端措施来控制新冠疫情能取得的成果。

现在越来越清楚的是武汉的抗疫战斗远未结束,而且感染和死亡人数远高于官方承认的水平。

3 月 18 日以来,武汉只公布了三例有症状的新确诊病例。政府刚刚正式结束了武汉长达 77 天的封城措施,允许健康人进出武汉。在此之前,政府放松了一些对居民的限制措施,以恢复当地停滞的经济。

不过在过去几天,在确认了数十名新的无症状感染者后,武汉收紧对一些小区的限制,并表示其他措施将继续实施。一份官方报纸周一称,武汉无症状感染者或有 1 万至 2 万人。这篇报道在网上很快被删除。

流行病学专家、美国情报人士和武汉居民怀疑,中国有关部门在过去几个月少报了大量的感染和死亡病例,尤其是在武汉,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提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形象。再加上有关新增无症状感染者的报道,都令人担心,疫情可能出现第二波暴发,这可能会破坏北京宣声已经控制住疫情的说法。

中国数据的准确性以及 4 月 8 日之后武汉疫情的情况对其他许多国家至关重要,因为这关系到这些国家如何应对国内危机,包括当疫情重灾区的封锁解除时会发生什么。

一些研究人员使用统计模型估算认为,武汉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数可能是官方数据的两倍多。其他专家和居民认为,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没有包括那些在家中去世或早期无法接受检测的人。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武汉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国家卫健委和武汉卫健委都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中国官员已否认低报感染和死亡人数,并表示他们眼下重点关注的是境外输入病例以及无症状感染者。

一些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称,政府情报机构认为中国关于疫情的官方数据不完整,甚至可能具有误导性,不过目前还不清楚这应归咎于中国最高领导层,还是地方官员试图向北京方面隐瞒坏消息

上述美国官员称,地方官员不愿向中央政府上报不好的消息。许多流行病学家认为,中国低报了感染和死亡人数,这主要是因为早期没有进行广泛的病毒测试,而且许多早期患者被诊断为肺炎或其它病。

上个月,中国总理李克强警告地方官员在报告病例时要诚实。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在接受电视采访时称,1 至 2 月武汉封城后,除去疫情因素外正常死亡人数约为 1 万人,与往年这两个月平均的正常死亡人数差不多。这段采访后来被放在外交部的网站上。

一些流行病学家私下表示,他们担心中国各地的官员在最近几周可能没有那么积极地进行检测,以维持中国已成功降低了感染人数的印象。

现年 33 岁的 Wang Wenjun 是一名家庭主妇,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称,她的叔叔在出现新冠病毒症状后于 1 月 31 日死在一个隔离中心,是未计入死亡人数的人之一。她说,他甚至都没检测,怎么可能包括在数据中呢?

她说,她的叔叔和父亲都是退休的出租车司机,在 1 月 23 日武汉封城后不久开始发烧。她称,当地官员最终在 1 月 30 日将这两人带到位于一个酒店的临时隔离中心,在那里他们没有检测,也没有医生给他们看病。Wang 称,他的父亲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她的叔叔死在床上。

Wang 称,当地官员告诉家属称,他们无法获取他的遗体,但可以在 15 天后来拿骨灰。这些官员从未证实她的叔叔死于新冠病毒。

她说:「我觉得我们被政府和社会抛弃了。整个城市听天由命:如果你感染了病毒,你就会遭殃。没人能救你。」

在试图扩大检测范围和编制准确的数据时,包括美国和意大利在内的许多国家自身也面临少计问题。《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 最近的一项分析发现,意大利的死亡人数远远高于报道的数字。

回归正常生活

虽然最近几日武汉的街道上恢复了一些生机,交通也在恢复,但大多数商店和餐馆仍然处于关闭状态。身着全套防护装备的地方官员依然把守在居民小区的入口,其中一些小区用金属栅栏和遮阳篷设置了路障。

武汉已表示将在周三之后继续针对一些小区实施进出限制,尽管早些时候预计将会有所放松。

在情况出现改善后已相应减少检测的相关部门又重新加强了检测力度,过去两周平均每日检测 1.2 万人——比纽约市多 60%。全国范围的检测数据尚未公布。

直到 4 月 1 日,中国才公布了无症状感染病例的数据,此类病例的定义是那些尚未表现出症状、但经检测呈阳性并可能具有传染性的人。

自那以来,武汉政府有关部门已累计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 194 例。有关部门还表示,截至周一,武汉共有 658 例无症状感染者在接受医学观察。

中共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旗下刊物《健康时报》援引武汉一名资深医生的话报道称,从近三天的普查数据来看,武汉可能有大约 1 万至 2 万名无症状感染者。随后《健康时报》官网删除了这则报道。

根据这则报道,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首席专家杨炯称,武汉当地还是有点危险的,不过他说,现在看来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比较低。杨炯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香港中文大学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医学院呼吸系统科教授许树昌 (David Hui) 表示,中国严厉的封锁措施打破了许多传播链,但不太可能消除所有病例。他说,武汉社区内出现的无症状感染者数量就是个例证,必须警惕中国出现第二波感染。

截至周一的官方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武汉是中国国内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共累计确诊 50,008 例,占全国总确诊病例数的 61%,武汉累计死亡病例 2,571 例,占全国死亡病例总数的 77%。

根据最近的两项研究,武汉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是这个数字的两倍多。这两项研究估计,该市 2 月份的累计感染人数已超过 12.5 万人。

其中一项研究是由香港大学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研究人员进行。该研究指出,中国曾六次改变诊断标准,包括 2 月 4 日大幅扩大检测范围,导致确诊病例激增。

研究人员估计,如果在整个疫情期间都有检测能力,而且 2 月 4 日的标准在中国整个疫情期间都适用,那么到 2 月 20 日,中国可能已确诊 23.2 万例病例,仅武汉就有 12.7 万例。

质疑声

许多武汉居民说,他们之所以持质疑态度,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当地政府在一开始试图掩盖问题的严重程度。警方训诫了几名试图通过社交媒体发布警告的个人,官员们则警告医生不要公开谈论这种疾病

上周六的清明节是许多中国人扫墓祭祖的日子。但清明节前人们从殡仪馆领回已故亲人骨灰也受到限制,这也引发了质疑。官员们禁止扫墓祭拜活动直至 4 月 30 日,称这是为了避免墓地过于拥挤。

一些墓地和火葬场都部署了大量警力和其他部门官员,外面布置了一些帐篷和办公桌接待悲痛的亲属。在武汉最大的扁担山公墓,一名疫情防控官员称,此前由于该公墓在武汉封城期间关闭,葬礼无法举办,因此最近几天这里已举行了数十场葬礼,略高于正常时期的水平。

中国政府从 3 月 25 日起解除了湖北省除省会武汉以外地区的离鄂管控,还宣布,武汉将从 4 月 8 日起解封,并开始鼓励复工复产

最近几天,武汉市政府明确表示,虽然 4 月 8 日之后身体健康的人可以进出武汉,但大多数居民限制措施将继续实施

武汉市政府上周五晚间发布的一份公告称,该市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该公告提到的威胁包括出现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和康复出院后复检为阳性的患者。

在武汉梅花池社区,一名当地官员表示,周末附近的三个居民区发现了四到五个无症状感染者,因此这些居民区又都恢复了封闭状态。

该官员称,其中一些感染者之所以被发现,是因为他们此前进行了复工或离城所需的检测。

无症状病例的影响最近在美国和欧洲受到关注。由于欧美的检测能力有限,因此很难筛查那些看起来并无患病迹象或自己没有感觉生病的人。美国公共卫生官员建议不要对没有症状的人进行检测。不过,知道谁感染了病毒可以制定更有针对性的遏制策略。

为了更准确地评估中国无症状病例的数量,相关部门要么需要进行全民检测,最好是血液检测以筛查抗体,但这样做的成本极其高昂,难以实施;要么检测数量庞大、精心选取的样本。中国表示已经开始抗体采样,以更好地了解感染率。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 (Harvard T.H.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教授林希虹最近与人合写了一份研究报告,其中估计截至 2 月 18 日,武汉累计有 125,959 例病例,而且任何一天都至少有 59% 的病例「未确定」,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症状或只有轻微的症状。

林希虹表示,第二波疫情的程度将取决于采取什么策略来检测和隔离那些没有症状的病例,这是一个代价高昂的问题。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称,截至周一,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 1033 例,但仍未提供 4 月 1 日之前的数字或估测。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中国在全国范围检测的总人数。武汉称进行了 77.7 万次检测,足以覆盖武汉 7% 的人口,是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的五倍多。

中国其他地区的检测数量似乎低得多。一些流行病学家担心,地方官员可能刻意减少检测数量,以达到政治要求,显示他们控制住了疫情,把疫情反弹归咎于境外输入。

在白宫内部,高层顾问普遍认为,中国公布的新冠疫情数据不可靠。官员们警告称,美国情报分析人员尚未明确断定习近平政府是否了解新冠疫情的真实程度,是否故意模糊数据。白宫一位发言人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一位前官员称,白宫和情报分析人员之间有些摩擦,据称后者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人为筛选情报报告,以将中国置于不利境地。

一位美国官员反问,究竟是中国政府混淆视听,还是地方政府淡化了问题?

他称:「前面这些就是答案。」

Related

肆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