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直强调北京对于香港的权威,而他的父亲,习仲勋在几十年前就曾参与该前英国殖民地与大陆的融合事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 70 周年大庆前举办的一个展览上,大屏幕上正播放习近平讲话的影像。

Photograph by How Hwee Young/EPA/Shutterstock

对习近平而言,如何解决香港危机是件私事

在习近平于 2012 年末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四个月前,他发出了一项关于香港的党内号令。这一号令回响至今。

据一位现已退休、曾负责香港事务的高级官员透露,习近平当时作为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的组长,命令官员们与他眼中日益壮大的分裂运动做斗争。党员们必须「敢于斗争,善于斗争,」那位退休官员在描述习近平的做法时说。

当时,只有一小部分香港人主张独立,而且时至今日,他们仍是极少数。今年席卷这座城市的抗议活动在那时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习近平当年的号令体现了他对异见的毫不容忍,以及他专横的治理方法——许多政坛内部人士和分析人士说,这种方法现在正在危及他最珍视的抱负:实现中华民族之统一。

尽管几个世纪以来,中国的领导人都致力于统一事业,但习近平通过将民族复兴设定为其领导班子的优先事项及其「中国梦」的关键宗旨,在融合香港和团结台湾上更进了一步。他的上述号令是他为加强北京对香港的控制采取的多个步骤之一。在他成为中国领导人后,这一努力进一步加强。

习近平用以支撑这种做法的行动包括努力打造一个更加集中的领导层,并继承先父遗产。几十年前,习仲勋在香港与大陆的重新融合工作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眼下,持续的经济放缓侵蚀了中共对人民生活水平会不断提高的承诺,而正是这一承诺维持着公众对共产党的支持。因而,习近平更加需要激起民族主义热情来支撑自己统治的正当性。

在公开场合,中国官员将香港的动乱归咎于国外势力的干预和部分香港市民对经济前景的惘然。但私下里,一些官员承认,他们未能充分重视香港公众因感到这座城市的相对政治自由在习近平治下逐渐受到侵蚀而产生的愤怒情绪。就连香港的一些亲北京人士也将原因部分归咎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内部沟通和决策的失败。

1949 年 10 月 1 日,北京,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Associated Press

「每个人讲的都是他们认为最高层想要听的,」亲北京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同时也是中国人大代表的田北辰 (Michael Tien) 说,「当最高层听到的都是他们想要听的,他们就更会确信自己认定的事情。」他在 8 月份时参加了与大陆官员讨论动乱情况的会议。

当被问及香港年轻人想表达政治诉求的愿望是否与习近平的愿景相符时,田北辰说,「不相符,所以这是个问题。」

在中国于 10 月 1 日庆祝中共取得胜利 70 周年之际,香港的危机无疑给这次大庆抹去了一些光彩。中国的庆祝活动包括在北京举行铺张的阅兵仪式,并旨在展现习近平在实现他的「中国梦」方面取得的进展

这场动乱分裂了香港的 700 万民众,破坏了香港作为政治稳定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以及资本进出中国的通道的角色。「一国两制」的政治解决方案也在这场危机中受损,这一方案原本承诺香港在 1997 年回归中国后继续享有多项自由。

「一国两制」也是北京方面极力宣传的用来统一台湾和大陆的一个模式。 香港的无序已经令这种制度安排在台湾施行的可能性比以往更低。台湾在过去三十年里已经发展成一个充满生机的民主政体。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0.4Rubbing Off on TaiwanTaiwan President Tsai Ing-wen has vocally backedthe Hong Kong protests, and her domestic approvalrating has surged since the protests began early in2019.Taiwan President Tsai Ing-wen has vocally backed the Hong Kong protests, and her domestic approval rating has surged since the protests began early in 2019.Source: Taiwanese Public Opinion Foundation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0.4%2017’18’1920304050607080

香港的抗议活动提振了台湾总统蔡英文在明年 1 月的大选中成功连任的前景,其所在政党有支持台湾独立的传统。根据一项投票数据,声援香港抗议者的蔡英文的支持率已从去年 12 月的 25% 以下飙升至 45%。

甚至连她的主要对手韩国瑜也承诺永不允许在台湾实行「一国两制」,还称香港抗议者是在为自由和民主流血。韩国瑜来自与北京方面关系较紧密的国民党。

北京方面的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在一份传真声明中表示,台湾政府在香港事态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称其「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以此为蔡英文助选。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负责香港事务的机构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中美贸易争端以及应对国内经济放缓动作迟缓之际,习近平为自己打造的国民救世主形象已经岌岌可危,而在香港问题上遇挫将他推向更广泛的批评声中。

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的国际影响力虽有所提升,但他的一些招牌政策依旧面临困难。一波全球基建热潮在国内和海外均遇到阻力。一项将超过百万名中国穆斯林强制拘留的项目已经在国际上引起人权争议。另一个招牌计划——打造北京以南的雄安新区——也进展甚微。

香港的危机正在加大中国的政商学界精英人士对习近平专制的领导风格的批评。在他的领导风格之下,能获得更大奖赏的是忠诚和守纪,而非谏言和对政策的辩论。一位近期和中国内地官员交谈过的人士表示,北京正在做自我反省,思考他们在香港问题上做错了什么。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中国精英阶层中存在针对习近平领导地位的有组织挑战,香港的抗议活动也没有蔓延至内地的迹象。

习近平诉诸弘扬爱国主义来捍卫其地位,通过官方媒体将香港的抗议者描绘成暴力分裂分子,并指控美国煽动了这场骚乱。在中国大陆,即便是倾向自由主义的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知情人士透露,在近期与一位外国领导人的会面中,习近平暗示北京方面更倾向于让香港政府自主解决这场危机,而不是直接进行干预。但上述知情人士也称,他并不愿意任由香港领导层与抗议者达成涉及任何重大让步的政治和解。

从习近平更希望展示实力,而非寻求对话和妥协的本能反应中,一些党内人士和观察人士看到了这个政权创立者的影子。

柏林自由大学 (Free University of Berlin) 的中国历史学教授 Klaus Mühlhahn 说,「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他 (习近平) 的信条是如果你遇到了问题,你就必须升级它。这明显是毛泽东 (的做法)。」他还说,「我们看到了乌云:这意味着我们要调动我们的力量。」 Mühlhahn 还引用了毛泽东的话:「我们要加倍地努力。」

自公元前 221 年,秦始皇首次完成大一统以来,统一中国便成了这个国家诸多最高领导人孜孜以求的大业。

在共产党对中国历史的叙述中,香港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共产党将 1839 年至 1842 年的鸦片战争描述为国家耻辱的关键时期。鸦片战争后,战败的清政府将香港岛割让给了英国。

毛泽东领导的军队在 70 年前的中国内战中将蒋介石及其国民党政府驱逐至台湾。此后,共产党一直寻求控制该岛。

与前几任中国领导人不同的是,习近平曾多次表达中国统一大业需要紧迫性,称不应该将这些问题一代一代传下去。

对习近平来说,香港问题也是私事。

中国革命家、后来的中共高级官员习仲勋是现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父亲。照片摄于 1979 年 11 月。

Photograph by Julian Kevin Zakaras/Fairfax Media/Getty Images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一位杰出的革命家。1978 年至 1980 年,习仲勋在广东省担任中共省委第二书记和第一书记期间,面对了大批内地人作为经济难民逃往香港的局面。当时的香港仍在英国控制之下。

由于担心这样的情况损及共产党,他与香港政商人士建立关系,并试图缩小两地的经济差距,促成了中国大陆第一个「经济特区」的建立,还鼓励香港来内地投资。

离开广东后的习仲勋继续参与香港事务。他与香港的代表团会面,为中英关于香港前景问题的谈判铺平了道路。

「文革噩梦之后,习仲勋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处理香港事务的代言人,」美国外交关系协会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研究员 Joseph Torigian 说。「我们知道习近平非常在意他父亲的遗产。」

习近平曾以地方官员的身份,多次到访香港,当时他的目的是招商引资。2005 年习近平担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期间,曾到访香港,那次访问期间,他称赞香港是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商业中心,并表示在这方面,香港可以为浙江省提供许多借鉴。

2003 年一次抗议活动中的香港示威人群。

Photograph by Ricky Chung/South China Morning Post/Getty Images

然而到了本世纪头一个十年之初,在北京眼中,香港的效仿价值逐渐减弱,它更多地成为了麻烦之源。

2003 年,致命的呼吸系统疾病「非典」侵袭香港,促使北京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来提振香港经济,其中包括允许更多的内地居民前往香港——与此相关的举措为北京方面逐渐加大对香港的治理的干预铺平了道路。

当年晚些时候,香港计划出台一条法律,禁止颠覆北京政权的行为。此举在香港引发了抗议,最终迫使香港政府撤回了法律提案。北京官员担心,香港人在英国统治期间已被西方政治价值观渗透。

尽管如此,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举行的前几年,民意调查显示,香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有所提升。北京方面在 2007 年底表示,香港可以在十年后开始直选地区领导人。

2008 年,时任中国最高领导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的习近平到访香港,那一次,他在当地受到了热情欢迎。然而随后,他似乎对当时的香港领导人进行了一番告诫,并敦促香港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机构相互配合,这些举措使得香港人对他的印象打了折扣。这也是日后北京加大干预力度的一个早期信号。

「头几年的时候,北京乐于让香港顺其自然,」全国人大代表、香港行政会议成员陈智思 (Bernard Chan) 谈到。「从 2003 年起,我们在经济和社会上发生了广泛的融合」,但却没有相应的政治层面上的融合。「我们错就错在,也许我们从来没有找到过合适的方式来应对这种融合所产生的影响。」

前香港政府官员陆恭蕙 (Christine Loh) 指出,北京官员感觉到,香港人在感情上并没有完全「回归」。在习近平的指示下,香港人被要求了解中国取得的各项成就。2010 年时,香港政府表示,当地学校将开设一门新课程:德育及国民教育。

许多年轻的香港人及其父母都将上述举措斥为「洗脑」。民调显示,该市更愿将自己称作香港人而非中国人的人数增多。

据中国政府港澳事务办公室前常务副主任陈佐洱透露,习近平觉察到了分裂主义运动抬头。根据陈佐洱 2017 年一次讲话的实录,2012 年 7 月,习近平「发出了中央整肃『港独』的第一个战斗号令。」

2012 年 7 月底,第二轮抗议活动迫使香港政府搁置了推出「德育及国民教育」课程的计划。

当年 11 月,习近平登顶权力之巅,并不再担任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但很快,他开始推翻共产党的集体领导制度,最终将所有重大决策权集于一己之手

与其前几任领导人的一个显著不同之处是,习近平强调,中央拥有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这一提法首次出现是在 2014 年 6 月的中国政府的白皮书中。这份白皮书中还指出,如今仍有一些人对香港的地位存在「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并表示,香港的高度自治权,「其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

按照之前的承诺,北京提出一项计划,允许香港人自行选举下一任行政长官——前提是候选人都要经过中央政府的实际筛选。2014 年秋天,当数以十万计的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这项计划时,据当时参与官方讨论的人说,习近平和他的顾问们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一幕。

根据已退休的中国政府官员陈佐洱于 2017 年发表的一次讲话,习近平已经看到,中共所面对的围绕香港管治权的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甚至是十分尖锐的。」

他引述习近平的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

香港当局从北京得到暗示,对 2014 年抗议活动的领导者采取了强硬举措,起诉了其中几人,并将其余数人排除在立法会之外。中国的安全特工还绑架或拘留了五名香港书商,将他们扣在内地接受调查。后来,大部分人都被释放,但仍处于监视之下。

2017 年,特工还从香港的一个酒店绑架了亿万富豪肖建华,将其带回内地,配合涉嫌金融犯罪的调查。中国官员至今未公开指控他的任何不法行为,但对于他的行踪,也未作解释。

2017 年年中,习近平访问香港,出席香港回归 20 周年庆祝活动。在那时看来,他的策略似乎正在起效。他宣称,「香港已经融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阔征程。」

接下来,他又提醒,任何挑战中央权力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

「正如习主席所说,『一国』就是『一国』,」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香港全国人大代表叶国谦说。「它不再是去配合香港的需求。」

这之后的近两年里,香港的民主运动逐渐失去活力。直到今年 2 月,香港政府提出一项法律草案,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至内地。此举一出,抗议活动重燃。

一些香港政治人物指责本地政府在对待异见人士时效仿习近平毫不包容的做法,还有一些人则对中央驻港代表满腹怨言,认为他们为了取悦习近平,在香港把手伸得太长。

「习主席在看待香港问题时,当然态度更严肃,」亲北京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全国人大代表马逢国说。「他在很多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所以你会看到,这里的联络办公室更加积极。」

马逢国说,也许是中央驻港代表「用力过猛了」。

对于香港抗议活动,习近平基本采取了沉默态度。9 月 3 日在中央党校发表的讲话中,习近平将港澳台事务列为实现「中国梦」路上的重大挑战。

现在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他是否会动用武力来捍卫自己心中的国家统一。

根据路透社发布的一份泄露的录音材料,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8 月向香港商界领袖表示,北京方面没有采取军事镇压的计划。

不过,面对仍集结在边境的数千名武警,其他人并没有那么肯定。「我很清楚,这是最后的手段,」亲北京的香港立法会议员田北辰说。「最终,这都要取决于一个人的决定。」


WSJ: For China’s Xi, the Hong Kong Crisis Is Pers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