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驻香港领事馆前员工郑文杰今年 8 月曾在深圳被中国警方拘捕。这名香港公民说自己接受了多日审讯,遭到殴打,被剥夺睡眠。对方想从他口中证实英国在幕后支持示威活动

英国驻港领事馆前雇员郑文杰说,中国秘密警察曾折磨他,盘问英国在香港示威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

Photograph by Billy H.C. Kwok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英国驻香港领事馆的一名前员工称,中国秘密警察为了逼他供出抗议活动领导者的信息,殴打他,不让他睡觉,还将他双臂展开绑起来。今年 6 月以来,这场示威运动席卷香港。

他名叫郑文杰 (Simon Cheng),是一名香港公民,在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的一系列采访中,他说审讯者反复问英国在这场动乱中是不是扮演了煽动者的角色。在遭拘留时,郑文杰供职于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的商务拓展团队。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 (Dominic Raab) 谴责了中国对待郑文杰的方式,称其「无异于酷刑。」该事件可能令中英两国关系趋紧。

拉布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他已召见中国大使「表达我们的愤慨」,并补充说:「我已明确表示,我们希望中国当局展开调查,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郑文杰于今年 8 月被捕,时值反政府示威在香港蔓延之际。最近几周,示威活动愈演愈烈,年轻的活动人士用自制武器武装自己,屡屡与警方发生冲突,警方的回应也越来越激烈。

郑文杰被拘押了 15 天。他说,出于对自己安全的担心,他交代了手机和社交账号的密码。他说他指认了两位他认为有军事和情报背景的英国领事馆人员,还提供了一些示威活动参与者的信息。他说拘禁过程很痛苦,但他尽量说得模糊。

郑文杰在香港反政府示威广泛蔓延的 8 月被捕。

Photograph by Billy H.C. Kwok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9 岁的郑文杰说他感到有必要说出自己的经历,尽管中国警方警告他这么做会遭到报复。

「对香港人而言,」示威活动的导火索是人们担心中国大陆侵蚀香港的司法独立,郑文杰说,「(我的经历) 说明他们的担忧并非毫无根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周三说,郑文杰一案不是外交问题。他说:「英方向中国驻英大使提出交涉、表达关切是不会被接受的。」

深圳警方周四否认郑文杰在拘留期间受到酷刑,并说他供认了招妓行为。

中国官员在 8 月表示,郑文杰因嫖娼罪被处以行政拘留,由于郑文杰是香港公民,因而此事属于中国内部事务。

「我否认这些裁判式的指控,」郑文杰说,他认为整个过程是非法的,因当局使用了威胁、强迫和刑讯等手段。

记者无法独立核实郑文杰对其被拘留期间遭遇的叙述。但他所说的遭遇与其他被中国的安全和国保部门拘押过的人所描述的类似 (由国际人权组织记录)。国际特赦组织 (Amnesty International) 研究员潘嘉伟 (Patrick Poon) 表示,强迫认罪是中国针对活动人士的常见策略。

香港示威活动的核心是对中国不透明的司法制度的恐惧。香港政府试图修订《逃犯条例》是这场示威运动的导火索,修订案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至大陆受审。

8 月 8 日,郑文杰代表领事馆前往深圳参加一个会议,返港途中被中国警方拘捕。他说他已经抵达香港的高铁站,在即将通过入境口、重新进入香港时,被人拦下。

警察带着郑文杰乘列车返回内地。他说自己被移交给了深圳的便衣警察。

目前并不明确郑文杰为何会被大陆盯上。

他说在为领事馆的工作中,他密切关注示威活动,并与其中的参与者保持联系,因为英国外交官希望了解这场运动的走向。私下里,他是示威活动的支持者,也亲自参加过几次和平集会。

他也有一位内地来的朋友在一场示威中被香港警方逮捕,港警随后通知了大陆当局。

郑文杰被拘留时身上带着这位朋友的家人托他带的钱,本来是要用来支付朋友的法律费用的。知情人士透露,郑文杰被捕的朋友是广州的卖书人文韬 (Wen Tao),于几天后返回大陆时被捕。

深圳警方周四通过中国官方媒体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显示郑文杰在三周内三次走进一家未具名的按摩会所,包括 8 月 8 日。视频中,每次都可以看到他在两多小时后离开。视频还显示,郑文杰在罗湖看守所说,他觉得太丢脸了,不敢通知家人或律师。一家官方媒体的报道中有一位女子的截图,深圳警方称该名女子是这一案件的目击者。深圳警方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他们对此不做进一步评论。

在早些时候接受采访时,郑文杰说他经常做正常按摩,如果警方发布视频,他不会做进一步评论。

郑文杰说,第一轮审讯从午夜开始,持续至凌晨。他说便衣人员问了有关英国在示威活动中扮演的角色,以及他和朋友们参与示威的问题。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否认英国资助香港示威活动的说法,并呼吁以政治对话的方式解决危机。

郑文杰说,暂停片刻后,换上一批穿制服的警察。对方告诉他,他被举报在商务会议后的按摩中召妓,并问他是否认罪。他们说,若不认罪,另一组审讯员将深入调查,提出更严厉的指控。

郑文杰说:「我别无选择,只能认了。」

他被送往深圳罗湖区看守所。他说自己几乎立刻被转往单人牢房。

郑文杰称,在较早的一次审讯中,国保想通过面部识别解锁他的 iPhone,于是硬扳着他的脸往手机前凑。他说自己害怕受伤,就给了他们密码。

郑文杰说,到了第四天,警方给他戴上手铐和脚镣,蒙上眼睛,戴上头罩,用车将他从拘留所带走。他说自己被带到了一个新地方,用链子绑在一块板子上,手脚分开成 X 形。

郑文杰称自己求对方别用刑,审讯者想知道什么,他就说什么。

逮捕他的人则回答说,不用刑,一点「训练」而已。所谓的训练包括强迫他蹲数个小时,然后用尖锐的警棍戳他的膝盖。

他说,对方要求,他任何时候说话都要先报告「主人」,一旦忘记就会挨耳光。有时他得一动不动地站着,如果动了或者打瞌睡,就得唱中国国歌。

他说,一名审讯者用标准的粤语训斥他,说他活该落得「不如一垛屎」,因为他替英国人监视中国人。另外一个人则用普通话说,他不配享有人权。

郑文杰说,他们努力套取情报。他的领事馆同事有情报机构或军方背景吗?他说了一个他觉得可能符合的人。领事馆的楼层布局和工作证是什么样的? 他给出了描述。

郑文杰说大陆警方就香港抗议活动对他进行了审讯,8 月,他在深圳因涉嫌嫖娼被拘留。

Photograph by Billy H.C. Kwok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他说,警方逼迫他承认英国政府协助煽动了示威活动,提供了资金和装备,还让他承认自己亲自组织了一些暴力事件,并且出钱雇大陆人参与。郑文杰意识到这些指控的严重性,予以否认。

他说,警察命令他告诉拘留中心的医务人员,他身上的瘀伤是跌倒造成的。一名医务人员照此记录了受伤原因。之后他单独呆了三天。他在狱中冥想祈祷,唱粤语流行歌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说,第二周开始时,他见到十来个身穿橙色囚衣、戴着手铐的年轻人。有人喝令道「手举高。你们抗议的时候不就是这么举旗的吗?」

他说他从一个年轻女子身旁走过。 审讯者骂她是人渣,还告诉郑文杰,她就是在参与香港示威活动后被抓捕的。

他说,审讯者称他为抗议活动的策划者。有人还放狠话说要把他无限期关在监狱里。「我开始想自杀。」郑文杰说。

郑文杰当时并不知道,就在他被拘留 13 天,家人聘请的律师找不到他之际,女友将此事公之于众。英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表示对此极为关注。

在拘留中心,一名便衣警察问郑文杰是否想联系家人或律师。郑文杰说想,警官就递给他一份文件,上面判他两年收容,这是公安能决定的对嫖娼行为的最高处罚。

便衣手里还有另一份文件,只拘留他 15 天。郑文杰一下子明白了,只好说不联系。随后他录了一段视频,说他太羞愧了,不好意思与家人联系。

他说,视频里他拿着一块标有他名字的牌子,为嫖娼行为道歉。他还念了两封忏悔信,一封忏悔招妓,另一封则表达了对背叛祖国的懊悔。之后,便衣告诉他几天后就能出去了。

今年 8 月,一名女子在英国驻香港领事馆外的集会中手举郑文杰的画像,请求英国政府协助促使郑文杰获释。

Photograph by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郑文杰说,在被拘留的最后 48 小时里,审讯几乎没有停止过,很多问题都是翻来覆去地问。他说,国保打印了一份从他的电子邮箱中获取的文件,里面列出了参与收集抗议活动信息的领事馆人员。他们问这些人是否有军方或情报机构背景?郑文杰又指出了一人。

郑文杰说,中国警方登录了他的 Telegram 应用程序——他在高铁站被捕前删除了这款应用,命令他列出他所在的一个匿名抗议者团体的成员。郑文杰照做了一一描绘他见过的抗议者的长相,包括一名小组领导。他说,几小时后,一名审讯者在手机上给他看了一张照片。郑文杰立刻认出就是这个人。

8 月 24 日拂晓,拘留中心把眼镜、手机和钱还给了郑文杰,押送他到深圳边境,沿路给他录像。他说,自己步行穿过连接深圳和香港的大桥,松了口气,但不确定自己是否安全。几位好友来接他。他们挤在一个宾馆房间里,听他讲述这些天的遭遇。一位朋友建议他保持沉默,别为嫖娼指控担心。

「香港人都不会相信,」这位认识郑文杰十多年的校友说。「我建议他别说出真相,以免陷入危险。」

郑文杰向领事馆简单说了说发生的事情。几天后,他坐飞机离开香港,并与英国政府达成协议,辞去了职务。他说他正在寻求某些国家的庇护,但没有透露是哪些国家。他说自己仍像惊弓之鸟一般。

「我也不可能回到正常生活了,」他说。「我没法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过。」

Related

WSJ: Former U.K. Consulate Employee Says Chinese Secret Police Tortured Him

Write a respons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