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星巴克已成为反政府活动者的眼中钉,他们认为星巴克在当地的特许经营商美心集团为中国政府辩护

香港被破坏的星巴克咖啡店中的其中一家。

Photograph by Mohd Rasfan/AFP/Getty Images

在香港最近的一次示威活动中,抗议者砸碎了一家星巴克 (Starbucks Co., SBUX) 咖啡店的门面玻璃,还将店内的一些椅子拖到街道上,坐着观看示威的进行。

这是一次有针对性的攻击。同样是在屯门这片远离城市中心的地区,附近一处购物中心内的另一家星巴克咖啡门店也遭到围攻,玻璃窗被打碎。这两家遇袭咖啡店的周边店铺未受到攻击。

这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咖啡连锁店已成为香港反政府活动者的眼中钉。虽然星巴克因其巨大规模在其他地方也陷入从种族关系到枪支管控等各种争论,但在香港,问题与星巴克的特许经营商美心集团 (Maxim's Group) 有关,示威者认为美心集团为中国政府辩护

在香港许多地方,星巴克咖啡店都被喷涂上亵渎性标语以及贴满海报。抗议者已经呼吁抵制星巴克。

在上周五晚间另一场反政府抗议活动中,湾仔地区一家星巴克咖啡店内被人纵火。这家咖啡店的前门被打碎,火灾警报响起,喷淋器启动灭火。与此同时,抗议者聚集在店外观看。

上周五,在香港大学 (University Of Hong Kong),一间星巴克咖啡店的入口处被放置了一张巨大海报,以阻止人们进去,该海报将星巴克的标志颜色变成红色,上面还写着 “Communists Coffee” (共产党咖啡)。

50 岁的建筑业从业者 Chris Chan 于 9 月中旬在 Change.org 上创建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星巴克撤销美心集团的特许经营权。他说,人们不是恨星巴克,而是恨美心。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 5.4 万人在这份网上请愿书上签名。Chan 称,他还试图联系星巴克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霍华德·舒尔茨 (Howard Schultz) 和现任首席执行长凯文·约翰逊 (Kevin Johnson)。

星巴克对香港的形势不予置评。

美心集团因其创始人的长女、71 岁的伍淑清 (Annie Wu Suk-ching) 和另一位香港知名人士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的演讲中发表的言论而陷入麻烦。

这些冒犯性言论包括:示威者并不代表香港,警方使用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驱散示威者是合理的。

美心集团曾表示,伍淑清并非该公司员工,希望各方解决分歧,让香港恢复正常。该公司将不发表进一步评论。

抗议者的反应凸显出,在香港日益加剧的政治分歧中,企业面临站错队的风险

香港企业高管都在为一旦其员工、经理或老板发表了冒犯这场僵局中任何一方的观点做最坏的打算。

另一方面,如果企业看起来对北京方面的利益支持不够,就会面临报复。香港国泰航空有限公司 (Cathay Pacific Airways Ltd., 0293.HK, 简称﹕国泰航空) 已经更换了其首席执行长和董事长,还解雇了数十名员工,此前该公司的一些员工参加了抗议活动,北京方面威胁要禁止该公司的航班进入大陆领空。

作为一个支持美国自由事业的美国品牌,星巴克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出乎人们的意料。该公司在香港和澳门有约 200 家门店,大约是太平洋咖啡 (Pacific Coffee) 门店数量的两倍。

星巴克在香港的所有门店都由美心运营。美心是总部位于香港的大型食品和饮料企业集团,已成为这家寻求在亚洲扩张的美国连锁餐饮公司的一个关键代理人。美心已与星巴克合作了 19 年,运营着这家咖啡连锁公司在东南亚部分地区的特许经营权。与此同时,星巴克在中国大陆拥有 4,000 家咖啡店。

虽然美心在香港经营着许多其他连锁餐厅和面包店,并且是美国品牌 Shake Shack Inc. 和 Cheesecake Factory Inc. 在当地的特许经营商,但星巴克一直是一个更加突出的攻击目标。

此次请愿书的发起者 Chan 表示,星巴克-美心正支持中国,而不仅仅是做生意。他还称,美心在香港的庞大业务规模意味着,抗议者将难以大幅削弱该集团的收入。他说,另一方面,寻求得到星巴克美国领导层及股东的关注似乎更容易实现。

在美国,星巴克公开推动选民登记、倡导公民责任。该公司还曾因就两件事公开表态而引发争议,一是顾客是否可以将枪支带进其咖啡店,二是人们是否可以在店内打发时间却不买任何东西。

香港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已进行了四个月,最初由反对一项法案所引发,该法案将允许把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内地受审。香港政府在 9 月份正式承诺撤回该法案,但抗议者还有其他四项诉求,其中最主要的诉求是成立一个由法官领导的委员会,调查关于警方过度使用武力的指控。

抗议者对其他被认为与中国政府关系过近公司的建筑物也进行了涂鸦和破坏。中资银行在香港的分支机构建筑被喷涂了油漆,并被贴满反中传单,银行的自动取款机也遭打砸。与此同时,黑衣蒙面的大批抗议者穿过豪华购物区和商场时,却没有破坏大多数店铺以及化妆品和 iPhone 手机等昂贵展示物。

今年夏天的这场冲突已对香港零售业造成严重打击。零售店铺现在要应对购物者和游客数量大幅减少和地铁停运等问题,还不得不提前打烊,以便员工能在周末的抗议活动加剧前安全回家。

香港政府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香港 8 月份零售额同比下降 23%,创历史最大月度降幅

上周五,屯门两家被抗议者破坏的星巴克咖啡店的门面已经钉上木板,其中一家门店的工人在清扫成堆的碎玻璃。

据顾客称,香港大学的一家星巴克门店没有平常那么繁忙。一些人在该店门口停下来拍摄这些海报和涂鸦。

21 岁的韩国留学生 Hyunwoo Kim 正在店外喝着一杯冰镇美式咖啡。

Kim 表示,他五年来一直喝星巴克咖啡,这是一种习惯,没法放弃。

不愿透露姓氏的大学生 Hugo 在网上买了一台咖啡机,打算在家煮咖啡或在其他地方买咖啡。

这位 21 岁的大学生称,以前端着一杯星巴克咖啡看起来很酷,现在他将星巴克的竞争对手 Delifrance 视为买咖啡的首选商家。他表示,在星巴克品尝到的不再是身份地位,而是羞耻。

Related

WSJ: Hong Kong Protesters Find Fresh Targets: ‘What I Taste From Starbucks Is…Sh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