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捐款和其它经济援助的支持下,中国旨在影响舆论的努力帮助减弱了对于该国对待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族人的批评声浪

去年 12 月 21 日,穆斯林在中国驻雅加达大使馆外游行,抗议中国当局对维吾尔族人的处理方式。

Photograph by Donal Husni/ZUMA Press

一年前,印尼神职人员就中国对待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方式发出了警告。根据人权组织的数据,约有 100 万穆斯林被关押在中国的再教育营。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

去年 12 月,印尼第二大穆斯林团体穆罕默迪亚 (Muhammadiyah) 的领导人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指出了针对势弱且无辜的维吾尔族群体的暴力事件的报道,并呼吁北京方面做出解释。中国的维吾尔族大部分是穆斯林。

不久后,北京方面迅速行动,发起了一场协调一致的运动,以说服印尼宗教当局和记者,让他们相信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的再教育营是一项旨在提供就业培训、打击极端主义的善意之举。

十几位印尼宗教领袖被带到新疆,参观了再教育中心。随后,中国政府还为记者和学者们安排了参观活动。中国当局展示了维吾尔族人发动的恐怖袭击,并邀请来访者到当地清真寺祈祷。在这些营地,他们参观了教室,并被告知学员们接受了酒店管理和畜牧业等各种培训。

印尼方面的看法发生了变化。穆罕默迪亚的官方杂志援引一位参加此行的该组织宗教资深学者的话称,他参观的营地非常棒,有舒适的教室,不像是监狱。

在捐款和其它经济援助的支持下,中国旨在影响舆论的努力帮助减弱了对于该国对待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族人的批评声浪。相比之下,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则对中国的相关做法进行了公开谴责。

印尼成了中国这一努力的重点对象。数月以来,中国试图说服神职人员、政界人士及记者支持其在新疆的政策,还曾吸引社交媒体上的网红宣传对中国更有利的观点并展示中国的伊斯兰文化。

印尼最大穆斯林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 (Nahdlatul Ulama,简称伊联) 的官员 Masduki Baidlowi 称,新疆的极端主义「是个问题」,「他们正在应对此事」。Baidlowi 也参加了访问新疆的行程。他说:「他们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生活技能,一种职业技能」。

他承认他有一些担忧,比方说被扣人员没有地方祷告,代表团向官员提出了这些担忧。

本月早些时候,新疆政府一高级官员称,在教培中心学习职业技能的学员已经结业。人权活动人士表示怀疑这是否意味着所有穆斯林都已经被释放。

7 月时,沙特、伊朗、埃及、叙利亚和阿联酋等穆斯林国家与朝鲜、缅甸及其他国家联名致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称赞中国对新疆的治理

信中称:「现在新疆已经恢复安全,当地各民族人民的基本人权得到了保障。」

但与此截然不同的是,维吾尔激进人士谴责中国在新疆的行为,称中国不正当地大量监禁维吾尔族人,拆散家庭,不让知识分子发声,而且破坏圣地,寻求摧毁维吾尔族宗教和文化,迫使他们与中国整体社会同化。

美国政府称,中国关押了逾 100 万穆斯林,人权观察 (Human Rights Watch) 也做出类似的估计。据美国国务院称,在葬礼上背诵《古兰经》这样的小事,就可能让人成为目标。

据国际调查记者同盟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发现的一份文件,共产党负责新疆安全的一个委员会的一段信息鼓励新疆干部促进学员悔过自新,深刻认识以往行为的违法性、犯罪性、危险性。

近些年,中国通过向与伊联有关系的学生提供奖学金等项目在印尼树立了良好声誉。该组织有数千万成员,以伊斯兰教的温和倡导者自居。今年早些时候,该组织北京分支出版了一本书籍,收录曾在中国学习的支持者文章,其中部分支持者质疑训练营系统的规模以及穆斯林是否遭到虐待。

该组织总主席西拉德 (Said Aqil Siroj) 在这本书的前言中恳请读者不要依靠媒体和国际电视台的报道来了解新疆。西拉德多年来一直和中国大使一道在斋月打破斋戒。

西拉德没有立即回覆寻求置评的电子邮件。伊斯兰教士联合会一位高官没有回覆询问中国对该组织潜在影响的信息。

并非所有参加了由中国赞助的新疆之旅的穆斯林神职人员都买中国的账。印尼最高穆斯林神职机构印尼伊斯兰宗教理事会 (Majelis Ulama Indonesia) 的国际关系负责人朱奈迪 (Muhyiddin Junaidi) 称,他 2 月份的新疆之行受到了严密控制,而且他见到的维吾尔人似乎不敢表达自己的观点。

朱奈迪表示,北京方面频繁邀请有影响力的印尼人是为了「给公众舆论洗脑」,并批评印尼穆斯林成为了中国的辩护者。

尽管如此,一连串的主动接触终究让那些持较为批判立场的的印尼穆斯林学者难以畅所欲言。一位反对中国新疆政策的著名印尼伊斯兰学者在他的 Facebook 页面上转载了人权观察的一篇批评性报告,结果却被其他穆斯林领导人指责为西方的宣传张目。

在中国安排对新疆的访问之后,美国进行了反击,派出外交官与印尼神职人员会面,并提出了带有怀疑意味的问题。

8 月份,美国赞助了一场关于中国涉嫌不当对待穆斯林少数民族的 Facebook 直播讨论,根据该活动的通知,此举意在引起人们对此类行为的关注,美国还邀请印尼人参加在一个商场举行的会议。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外交人员还游说印尼同行敦促中国官员释放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士。这位知情人士称,美国官员意识到中国大使馆正在做类似的事情,而且令人沮丧的是,后者的预算更多。

美国大使馆的一名官员称:「在与印尼官员和民间团体成员会晤时,我们对中国对待本国公民的方式表达了关切。」

印尼报纸《共和国日报》(Republika) 的记者赫尔马万 (Bayu Hermawan) 今年 2 月份跟随北京方面组织的参观团访问了新疆,他在文章中援引再教育营内学员的话称,他们没有经过审判,或者是因为坚持穆斯林饮食等罪名被带进来的。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看到的一条信息,赫尔马万收到了中国驻雅加达大使馆一名工作人员发来的 WhatsApp 信息,称他对这篇文章感到失望,因为该文章中有错误,且没有关注此行的积极方面。

据两名员工说,大约在那个时候,《共和国日报》的网站遭到了来自不同地方的阻断式网络攻击,导致该网站加载速度缓慢,而且无法从国外登陆。《共和国日报》的编辑 Fitriyan Zamzami 说,IT 工作人员追踪到的攻击源头是保加利亚和乌克兰等地的账户;不过他表示,这一时机可疑。

中国外交部表示不知晓这次网络攻击事件,并称中国是网络安全的坚定捍卫者。

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也对印尼社交媒体上的网红旅游参观新疆自治区以外的中国城市表示支持。Tenggara Strategics 是印尼的一家投资研究和咨询机构,刚帮助安排了一次近期的旅行,该机构的负责人苏帕诺 (Riyadi Suparno) 表示,这是抑制印尼国内反华情绪并把中国穆斯林生活展示给印尼人的行动中的部分举措。他说,网红每人可获得 500 美元的差旅费,他们可以自由发帖表达他们的观点。

参加上述旅行的努尔沙布里纳 (Alya Nurshabrina) 是前印尼小姐,她在北京的一座清真寺外面发帖写道:「是的,这是一座清真寺!」她在 Instagram 上面对她的约 8.6 万名粉丝表示:「中国欢迎每一种宗教。」

非政府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一份近期报告显示,中国政府在对新疆自治区的近期打击行动中,超过 100 座清真寺遭到破坏或被毁掉。墓地和其他带有维吾尔伊斯兰特征的建筑也被破坏。

当被问及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帖子是否对中国对待伊斯兰教的方式进行了误导性的描述时,努尔沙布里纳说,她的帖子反映了她此行的亲身经历。

今年早些时候,维吾尔人权项目驻华盛顿负责人、维吾尔族人乌麦尔·卡纳特 (Omer Kanat) 来到了雅加达,目的是说服伊斯兰教领导人公开反对他所说的中国利用再教育营向维吾尔人灌输思想、清除伊斯兰教的做法。

他说,中国外交官已经拜访过一些印尼穆斯林领导人,后者对他表示怀疑,并问他,中国虐待维吾尔人的说法是否是美国的阴谋。

乌麦尔·卡纳特表示:「他们对中国人说的话深信不疑。」

Related

WSJ: How China Persuaded One Muslim Nation to Keep Silent on Xinjiang Camps

肆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