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调查:华为员工如何帮助非洲国家政府开展间谍活动

在乌干达,从首都坎帕拉的街头到许多家庭尚未通电的农村,随处可见具有面部识别功能的摄像头,而这些设备被乌干达政府用以打压反对派。《华尔街日报》记者在当地调查发现,摄像头只是华为帮助当地政府打造的监控系统的一部分。在出售设备之外,华为员工还为通信内容拦截和目标人物追踪等间谍活动提供了帮助。视频中,乌干达的知名异见者、前政府官员和民间反网络审查组织的领导者讲述了他们所亲历的监控行动。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生产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Huawei Technologies Co.) 在非洲市场占据了主导地位。该公司在这里向一些政府出售了用于数字监控和审查的安全工具。然而,华为员工还提供了没有公开披露过的其他服务。据在涉事国家与华为员工有过直接合作的高级安全官员透露,华为的技术人员至少在两起案例中亲自帮助非洲政府监视他们的政治对手,包括截获政治对手的加密通信和社交媒体内容,并使用手机数据追踪他们的下落

乌干达高级安全官员表示,去年在乌干达坎帕拉,由六名情报官员组成的一支团队曾竭力遏制总统穆塞韦尼 (Yoweri Museveni) 长达 33 年的统治所面临的一个威胁。流行歌手出身的政坛红人瓦恩 (Bobi Wine) 从华盛顿返回国内,他发起的反对运动得到了美国方面的支持。乌干达网络监控部门当时接到了严厉命令,要拦截瓦恩的加密通信。该部门依据的是乌干达 2010 年颁布的一项法律,这项法律赋予政府广泛权力,用于保障自己多方面的利益。

Bobi Wine, whose full name is Robert Kyagulanyi, is a musician and opposition member of the Ugandan Parliament. Above, performing in November.

音乐人兼乌干达反对派议员瓦恩的本名是罗伯特·基亚古兰伊,图为瓦恩去年 11 月时的一场表演。

Photograph by Isaac Kasamani/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这些官员说,在坎帕拉警察总部三楼设立基地的这支团队花了几天时间,试图利用一家以色列公司开发的间谍软件侵入瓦恩的 WhatsApp 和 Skype 通讯,但没有成功。然后,这支团队向同在他们办公室工作的华为员工求助。华为是乌干达最大的数字服务供应商。

据这支监控团队的一名高级官员说:「华为技术人员工作了两天,帮我们成功破解。」《华尔街日报》看到的警方内部文件列出了这些华为工程师的名字,他们利用以色列研发的间谍软件,侵入了瓦恩以他乐队名字命名为 Firebase 的 WhatsApp 聊天群。乌干达当局挫败了瓦恩组织街头集会的计划,并逮捕了这位政治人士和他的几十名支持者。

据《华尔街日报》的一项调查描述,这起乌干达事件和赞比亚的另一起事件勾勒出华为员工是如何利用该公司的技术和其他公司的产品,来支持这些国家的政府在国内实施间谍活动的。

2012 年以来,美国政府一直指责华为是中国政府在海外从事间谍活动的潜在工具。华为坚决否认这些指控。此前数十年间,中国政府支持的活动者被指从事企业间谍活动。华为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也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

《华尔街日报》的调查并未发现北京方面或其代理人在非洲从事间谍活动的证据,也没有发现华为在中国的高管知晓、指示或批准了上述活动。调查同样没有发现华为的网路技术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够使这类活动成为可能。

但这些行动的细节证明,华为员工在政府拦截反对者私人通讯的努力中发挥了直接作用。

华为一位发言人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华为从未从事黑客活动。声明称,华为完全不接受这些针对其业务运营的毫无根据且不准确的指控;公司的内部调查清楚地表明,华为及其员工没有参与任何上述被指控的活动,公司既没有相关合同也没有相关能力这样做。

Huawei’s headquarters in Kampala, Uganda.

华为位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总部。

Photograph by Sumy Sadurn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这位发言人还表示,华为的商业行为准则禁止任何员工从事任何会危及客户、终端用户的数据或隐私和违反任何法律的活动,华为遵守业务所在国的所有适用法律法规,并且引以为傲。

赞比亚高级安全官员称,华为技术人员帮助该国政府接入了一群反对派博主的手机和 Facebook 页面。这些博主运营的一个亲反对派新闻网站曾多次批评赞比亚总统伦古 (Edgar Lungu)。这些高级安全官员透露了两位华为专家的名字,这两人在赞比亚电信监管机构办公室的一个网络监控部门工作他们准确定位了这些博主的位置并与奉命在索卢韦齐逮捕博主的警察部门保持经常的联系

赞比亚执政党爱国阵线 (Patriotic Front) 今年 4 月份在其 Facebook 页面上发帖称,警方与华为中国专家合作,成功追踪并逮捕了这些博主。该党发言人向《华尔街日报》证实,此案由赞比亚电信监管机构下属打击网络犯罪小组 (Cyber​​crime Crack Squad) 处理。

这些披露将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华为向多国政府出售的监控系统上,这些系统通常被贴上「平安城市」的标签。华为表示,他们已经在 10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 700 个城市安装了这套系统。

在赞比亚,华为的产品是该国打造的「智慧赞比亚」(Smart Zambia) 计划的一部分,这项计划旨在使各政府部门采用数字技术。

华为在声明中表示,从未在赞比亚销售过平安城市解决方案,也没有与赞比亚的打击网络犯罪小组开展过业务。

据非洲高级安全官员称,中国政府官员在推动华为在非洲达成交易、出席会议以及陪同非洲情报官员前往华为深圳总部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根据美国博伊西州立大学 (Boise State University) 数字监控专家、前美国国务院非洲问题专家费尔德斯坦 (Steven Feldstein) 收集的数据,虽然许多都是基础性项目,但华为已经在 20 多个发展中国家出售了先进的视频监控和面部识别系统

华为平安城市产品的合作伙伴中包括一些外国公司,例如美国智能传感器制造商和系统集成商江森自控 (Johnson Controls International plc, JCI),以及澳大利亚人工智能系统生产商 iOmniscient Pty. Ltd.,后者的产品用于分析视频、声音和气味。江森自控不予置评。 iOmniscient 表示该公司通过华为向中东供应了行为分析产品,但没有在非洲投放产品。

目前使用视频监控、互联网监控和手机元数据收集技术的国家安全系统已得到普及。而华为的高端系统超越了这一水平。据高级安全官员称,被派往当地的华为技术人员手把手地对安保部队和网络监控团队进行培训,这些部队和团队会经常窥探政治反对派的信息。

「一个重要问题在于中国公司这么做是单纯为了钱,还是正在推动一个具体的监控计划,」费尔德斯坦在听取了《华尔街日报》的调查结果简报后表示,「这份简报指向了后者。」

RWR Advisory Group 高管达文波特 (Andrew Davenport) 表示,非洲对中国的重要性「至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北京方面的长期愿景,即让外国政府接受中国在数字领域的治理规范和狭隘的政治价值观」,RWR Advisory Group 是一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风险管理公司,主营业务为追踪中国和俄罗斯公司的国际活动。

《华尔街日报》的调查包括机密的警方文件和议会委员会文件,以及对十几名在非洲国家与华为合作的高级安全官员和声称其通讯遭到破坏的外交官、网络防御官员和反对派活动人士的采访。

乌干达政府证实,华为技术人员正与该国警方和情报机构合作,试图强化国家安全,但拒绝就有关拦截通讯的指控置评。

政府发言人奥蓬多 (Ofwono Opondo) 说:「我们无权公开披露细节。」他否认政府正把矛头对准瓦恩,称这位反对派议员不是那么重要的人物,不值得加强监视。

Dorothy Mukasa, director of Unwanted Witness, a Ugandan organization working to fight online censorship.

乌干达对抗网络审查的组织 Unwanted Witness 的主管穆卡萨 (Dorothy Mukasa)。

Photograph by Clément Bürge/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赞比亚执政党发言人姆万扎 (Antonio Mwanza) 表示,驻赞比亚信息和通讯技术局 (Zambia Information &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Authority, 简称 Zicta) 内部的华为技术人员正在协助政府打击反对派新闻网站。

他说:「每当我们想要追查假新闻的制造者,我们就会去问牵头机构 Zicta。他们与华为合作,确保人们不会利用电信空间散播假消息。」

乌干达官员表示,自从《华尔街日报》向华为提出问题以来,华为代表已停止参加技术简报会。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各国在警务方面进行合作是一种惯例。中国外交部称,一些非洲国家积极建设平安城市以改善人民生活和商业环境,将这种积极努力视为监视带有不可告人的动机。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今年 1 月曾公开否认该公司曾代表中国政府进行间谍活动。这是一场火力全开的全球公关战的开始,目的是反击华为首席财务长在加拿大被捕以及特朗普政府敦促盟友禁止华为设备进入下一代 5G 网络而引发的负面媒体报道。

任正非当时对一众外国记者说:华为和他本人从未收到任何政府提出的提供不当信息的要求。

Surveillance cameras are common around Kampala.

在坎帕拉,监控摄像头十分常见。

Photograph by Sumy Sadurn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今年 5 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允许美国禁用「外国竞争对手」的电信设备和服务,外界普遍认为,所谓「外国竞争对手」指的就是指华为。这项行政命令也导致针对华为的行动升级。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这实际上意味着,如果没有许可,企业不得向华为提供美国技术。特朗普上周表示,华为问题可能是美中贸易谈判的一个影响因素。

自 1998 年首次在肯尼亚开展业务以来,华为已经为数亿非洲消费者提供了联网服务。依靠通常由优惠贷款提供资金的廉价通讯交易以及提供现场客户服务,华为在大约 40 个非洲国家建立了电信网络。华为现在主导了非洲的互联网业务,近年来又涉足数字监控系统。

赞比亚高级安全官员称,在该国价值 7,500 万美元的新建数据中心,华为员工与网络犯罪破案组进行合作他们坐在小隔间内监控和截听一系列数字通信监听的对象既包括犯罪嫌疑人也有反对派团体活动人士和记者

据乌干达国家警察局副发言人称,华为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帮助建立了 11 个用于打击犯罪的监控中心。一个六层楼高、耗资 3,000 万美元的枢纽中心将于 11 月投入使用,该枢纽将与华为 5,000 多台配备面部识别技术的摄像头相连。

在乌干达警察总部的一个房间里,墙上贴着华为品牌的红色标志。该部门一位官员称:「华为员工教我们使用间谍软件对付安全威胁和政敌。」

东非和南非国家几年前似乎曾是网络自由的区域性典范,当时很少有规则来监管人们使用社交媒体或限制新闻自由,市场竞争也更加激烈。来自美国顶尖大学的程序员和有抱负的企业家蜂拥来到坎帕拉创办初创企业。

根据乌干达高级政府官员透露的消息以及乌干达对抗网络审查的组织 Unwanted Witness 公布的机密文件,在 2012 年左右,乌干达总统穆塞维尼开始认为网络带来的政治风险大过经济发展机会。出于对社交媒体的动员力量和他所称的网上公开的不道德行为的担忧,穆塞维尼当时要求情报机构寻找更好的工具来监控网络并压制网上的不同意见。

乌干达高级政府官员和 Unwanted Witness 表示,2016 年在穆塞维尼第五次竞选总统前,大宗商品价格的暴跌给他造成巨大压力,乌干达就是在这时开始安装监控软件的,其中包括英德公司 Lench IT Solutions 开发的 FinFisher,该软件被植入坎帕拉一些高级酒店的 Wi-Fi 网络,可侵入政客、记者和活动人士的电话。

Lench IT 未回覆置评请求。

该技术也有局限:不能渗透那些未与目标 Wi-Fi 网络连接的设备,也无法破解像 WhatsApp 那样的加密信息服务。

穆塞维尼赢得了 2016 年大选,但到 2017 年春天,他因取消对总统职位的年龄限制而遭到新的抗议。据高级安全官员透露,穆塞维尼命令当时的警察局长卡伊胡拉 (Kale Kayihura) 接触中国政府,以获得帮助来扩大数字监控。

华为本世纪初进入了乌干达市场。 2007 年该公司赢得乌干达政府的第一份主要合同,并在 2014 年向乌干达政府提供了价值 75 万美元的 20 台监控摄像头。在中国政府官员出席的捐赠仪式上,穆塞韦尼感谢了华为「为企业社会责任做出的贡献」。

次年,华为签署了一项协议,成为乌干达政府唯一的信息通信合作伙伴

Ugandan President Yoweri Museveni met with Ch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in Beijing in September.

去年 9 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

Photograph by Lintao Zhang/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乌干达高级官员称,穆塞韦尼 2017 年下令扩大对反对派的数字监听数周后,乌干达通信监管机构与华为签订了合同,允许该公司在安全机构的协助下探索建立一个监控中心

截止 5 月份,在华为驻非洲高级员工和中国驻乌干达使馆高级官员储茂明的陪同下,乌干达警方已派出数十名警官到北京接受技术培训。据在场的乌干达安全官员称,培训三天后,这些警官前往了华为的深圳总部,该公司高管在那里分享了华为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的监控系统的细节。

储茂明在会谈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中间人作用。他陪同乌干达访华人员前往中国公安部位于天安门广场附近的立方体形综合大楼,在那里他们观看了中国的监控能力展示。据在场的乌干达官员称,储茂明之后随他们飞往深圳,一同参加与华为高管的会面。

中国外交部没有具体提及储茂明对这笔交易的参与,但在声明中称,当中国政府欢迎外国代表团时,会根据他们的意愿安排访问,包括对企业的访问。外交部表示,这种安排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见。中国驻坎帕拉大使馆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乌干达官员称,华为高管建议乌干达看看阿尔及利亚的监控系统。在阿尔及利亚,年迈的独裁者布特弗利卡 (Abdelaziz Bouteflika) 在掌权近 20 年后试图压制持续发酵的反对声。布特弗利卡今年 4 月被赶下台。

2017 年 9 月,一支由乌干达高级安全官员组成的团队被派往阿尔及尔研究视频监控系统,该系统包括大规模监控和网络监视中心。

其中一位官员称:「我们讨论过通过网络窃取某些可能威胁国家安全的反对派人士的信息,」该官员还表示,阿尔及利亚在该领域有先进技术

Uganda is expanding digital surveillance and tightening censorship.

乌干达正在扩大数字监控并加强审查。

Photograph by Sumy Sadurn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乌干达和阿尔及利亚部队联合准备的一份机密报告称,阿尔及利亚的系统是「华为的智能视频监控系统」,并表示这是「一个先进的系统,提供了一个极佳的监控应用程序」。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见到了该报告。

当月晚些时候,时任乌干达警察总长的卡伊胡拉与阿尔及利亚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以便让一个阿尔及利亚团队对由华为实施的监控项目的推出提供建议。乌干达高级官员称,该项目的阿尔及利亚首席顾问被阿尔及利亚人描述为一个在华为深圳总部受过培训的网络专家。

华为在上述声明中称,该公司从未在阿尔及利亚出售过平安城市解决方案。

阿尔及利亚外交部未回应请求置评的多个电子邮件和电话。对阿尔及利亚驻乌干达大使馆的多次上门采访和致电也未获置评。

记者无法联系到卡伊胡拉置评。卡伊胡拉自 2018 年 6 月以来一直被软禁,已被控非法向民兵发放政府武器等多项罪名。

据提交一个议会委员会的文件显示,2018 年 5 月,经过涉及两家中国公司的分类竞标程序后,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与华为签署了 1.26 亿美元的平安城市项目协议,支付了 1,630 万美元预付款,其余大部分款项来自渣打银行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提供的 1.04 亿美元贷款。今年 7 月,坎帕拉警察总部启动了打造一个数字监控部门和安装数百个街头摄像头的工作。

今年华为网站上的一份产品手册显示,乌干达项目一期将连接该国首都的 83 个警察局,并将扩展到全国范围内的另外 271 个警察局。

一些议员对该项目及其缺乏透明度表示担忧。乌干达议会的信息、科学与通信技术委员会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Committee) 反对党成员阿科拉 (Maxwell Akora)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似乎是一项要将国内整个通信基础设施都移交给中国人的政策。考虑到我们对间谍活动和建立后门渠道的担忧,这样做是不明智的。」

据乌干达高级安全官员称,在华为项目启动之前,乌干达安全部门曾于 2017 年初收到了一款间谍软件。这款软件模仿了以色列公司 NSO Group 所开发的一款名为 Pegasus 的产品。目前多家网络情报公司在以不同名字销售类似产品。据国际特赦组织 (Amnesty International) 称,这款间谍软件可渗透至智能手机中的加密信息。

乌干达人接受了五名以色列政府技术人员的培训。乌干达情报官员称,他们被教会如何使用间谍软件来阅读电子邮件和文本,但其中未包括加密通信。

NSO 和以色列政府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一位乌干达高级安全官员表示:「培训是短期的,而且不像中国提供给我们的那样先进。」

Bobi Wine, in his office in Kampala, has become a leader in the opposition to the Museveni rule.

瓦恩位于其在坎帕拉的办公室。他已经成为穆塞韦尼统治下的反对派领袖。

Photograph by Sumy Sadurn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乌干达高级安全官员称,乌干达首个网络部门在 2018 年 11 月启动运作,华为技术人员被从深圳总部借调过来,培训乌干达人如何使用华为的基础设施以及软件和工具来监控网络,部分软件和工具来自其他公司。

这些官员称,如果在民众社交账号中发现「冒犯性交流信息」,乌干达的社交媒体监控就会开始向安全主管发送警报。 「冒犯性交流信息」是对反政府言论的委婉叫法。

当此前为说唱歌手的活动家瓦恩引爆新一波抗议活动时,这种监控能力让乌干达安全官员更清楚地探知反对派活动人士的通讯情况。瓦恩依法登记的姓名是罗伯特·基亚古兰伊·森塔穆 (Robert Kyagulanyi Ssentamu),他于 2017 年当选为议员,之后在 2018 年 7 月和 8 月带动数以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参加他的一系列演唱会,并在演唱会上呼吁穆塞韦尼下台。他被逮捕并受到严重殴打,之后赴美接受治疗,在美国他得到了一些国会议员的支持。

据乌干达高级安全官员称,2018 年 12 月初,在瓦恩回国后,该国政府网络部门的一个乌干达情报官员团队窃听了这位流行歌手与该国几位最知名反对派议员之间的电话内容。

瓦恩当时似乎在安排政客们在他的演唱会上讲话。但这个监听电话的网络团队遇到了一个问题。他们无法破译这些计划的细节,因为瓦恩在与他的团队讲话时使用了一种加密的街头俚语。

据这些安全官员称,警方的一位高级指挥官向驻警察局总部的一个六人网络团队传达了总统的命令,要求破解瓦恩加密的书面和口头通讯内容,包括通过 WhatsApp 和 Skype 进行的通信。他们花了几天时间试图使用 Pegasus 间谍软件来破解这些通讯内容,但没有成功。

上述安全官员称,该团队向华为技术人员寻求了帮助,随后,这些技术人员在两天之内便利用 Pegasus 破解了瓦恩的加密通讯内容

其中一位官员表示:「很明显,他是在组织一场政治活动,而不是一场音乐秀。我们必须迅速行动起来。」

在 WhatsApp 的一个聊天群里,乌干达的网络安全团队看到了瓦恩计划秘密加入音乐会流程中的 11 名议员的名单。在瓦恩的海滩俱乐部举行的这次集会时间安排得非常早,目的是甩掉安全部门。利用上述网络中心的信息,数百名警察涌入会场,逮捕了数十名组织者和与会者。有些人甚至在到达俱乐部之前就被捕了。

Police officers arrest a Bobi Wine supporter in April.

4 月,警察逮捕了瓦恩的一名支持者。

Photograph by Badru Katumba/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瓦恩表示:「我们非常震惊,在我们还没有宣布演讲者的情况下,他们已经了解关于这次活动和演讲者的所有信息。」

其中一名安全官员向《华尔街日报》展示了瓦恩在 WhatsApp 上与 Firebase 成员聊天信息的截屏,参与者在聊天时还交流了活动计划的细节。这名官员说,如果没有华为技术人员的技术,这次行动是不可能实现的。

瓦恩组织后续集会的努力也已被挫败,他表示,监控范围已扩大至他的家人、随行人员以及经常光顾一些播放其音乐的酒吧的人士。他现在轮换着使用多部手机,还会借用有同情心的民众的设备,但他说,他敌不过穆塞韦尼不断拓展的手段。

他在坎帕拉家中接受采访时称:「与华为的交易是巩固权力的生存策略。这是一场全力以赴的的攻击。」

类似的事情也在赞比亚上演。

在赞比亚总统伦古访华、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晤之后,相关项目一期于 2015 年启动,价值 4.40 亿美元,主要由中国进出口银行 (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 提供资金支持。自 2016 年以来,华为牵头承建了一个信息和通信技术培训中心以及数百个连接手机和数据的信号塔。

赞比亚交通和通信部长姆辛巴 (Brian Mushimba)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电话采访时说,华为还在赞比亚电信监管机构 Zicta 建立了一个数据中心综合体。

Huawei offices in Lusaka, Zambia.

华为位于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的办公室。

Photograph by Waldo Swiegers/Bloomberg News

赞比亚安全官员说,华为员工被安置在 Zicta 灰色大楼二楼的新数据中心内,在生物识别扫描设备后面,Cyber​​crime Crack Squad 的办公地点就在这个数据中心内。这里的两名赞比亚官员说,数据中心于今年 2 月成立,40 多名工作人员中约有一半是华为员工

今年 4 月,总统伦古的办公室下令打击发布了一系列破坏性报道的新闻网站。几十年来赞比亚曾被视为非洲最稳定、最宽容的民主国家之一,但近年来该国开始压制反对派媒体,关闭了该国一些顶级报纸和电视频道,致使反政府言论只能在 Facebook 网站和 WhatsApp 论坛上发布。

赞比亚情报官员表示,伦古的新闻秘书昌达 (Amos Chanda) 致电打击网络犯罪小组负责人奇萨拉 (Mofya Chisala) 和一名华为高级首席技术人员寻求帮助。

昌达称,他「不记得与网络小组或华为管理人士的相关活动或会议了」。奇萨拉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前述网络犯罪打击小组的两名赞比亚官员表示,华为技术人员帮助拦截了一些反对派博主的通讯;这些博主运营一个名为 Koswe (又名 The Rat) 的新闻网站,该网站曾多次对伦古进行批评。

华为员工进入了这些博主的 Facebook 页面,在那里找到了他们的手机号码,然后使用另一家公司的间谍软件来查看和定位这些设备。

4 月 18 日,一个由网络官员、警方情报人员和 Zicta 专家组成的团队聚集在昌达位于总统官邸一楼的办公室里。赞比亚情报官员称,两名华为技术人员打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显示出几部与目标博主 Facebook 页面相连的手机在地图上的实时追踪路线,这些地图上还标记了华为手机天线的位置。

A satellite and telecommunications tower in Lusaka, where Huawei’s products are part of the country’s Smart Zambia initiative to implement digital technologies.

卢萨卡的一座卫星通讯塔。华为的产品是该国打造的「智慧赞比亚」计划的一部分,这项计划旨在使各政府部门采用数字技术。

Photograph by Waldo Swiegers/Bloomberg News

网络小组向西北省份的警方发出了警报,华为正是在这些省份锁定了这些反对派博主。

情报官员表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华为专家在 Zicta 数据中心办公室帮助赞比亚官员跟踪目标,并与现场警察保持实时联系

最后,警方突袭了铜矿小镇 Solwezi 郊区的一些地点。当警察冲进来时,一名嫌疑人正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字,警方没收了他的电子设备。

一名情报官员说,「我们发现其中一名嫌疑人正在编辑一篇很长的恶意文章,他正要发布这篇文章。」

网络小组的一名官员表示,赞比亚人「根本不具备华为的专业技能」


WSJ: How China, Branded a Currency Manipulator, Steers the Y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