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谷歌已有能力查看或分析全美至少四分之三州数千万患者的健康记录

大约一年前,谷歌 (Google Inc.) 向健康数据公司 Cerner Corp.发出过一项异常优厚的提议。

Cerner 当时正在接洽硅谷一些巨头公司,想为 2.5 亿份健康记录挑选一家存储服务提供商,这是美国最大的患者数据集合之一。知情人士透露,谷歌派前首席执行长施密特 (Eric Schmidt) 亲自给 Cerner 打了几个电话,希望说服 Cerner 选择谷歌,并提供了约 2.5 亿美元的折扣和激励。

谷歌力争达成这项交易并非只为赚取收入,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扩大该公司收集、分析和汇总数以百万计美国人健康数据的行动。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谷歌代表在回答有关 Cerner 的数据将如何使用的问题时含糊其辞,让 Cerner 的高管感到警惕。最终,Cerner 没有选择谷歌,而是与亚马逊公司 (Amazon.com Inc., AMZN) 达成了一项存储协议。

未能与 Cerner 达成交易揭示了谷歌进军医疗保健领域面临的一个新挑战,那就是如何获得医疗合作伙伴和公众的信任。到目前为止,这家搜索巨头在该领域开拓的速度还几乎没有因此而放缓。

谷歌已和美国一些最大的医院系统及知名医疗保健服务商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许多合作的范围甚广,之前报道很少提及这些合作的详情。《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对合同协议的分析显示,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谷歌已有能力查看或分析全美至少四分之三州数千万患者的健康记录。

在某些情形下,上述合作协议允许谷歌在患者或医生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取个人可识别的健康信息。据知情人士透露,谷歌可以查看完整的健康记录,内容包括患者姓名、出生日期、服用的药物和有无其他疾病。

科技巨头收集大量健康记录的前景引起了国会议员、患者和医生的担忧,他们担心此类私密数据可能在个人不知情或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就被使用,或者以他们可能意想不到的方式被使用。

谷歌正在研发一种与其旗舰搜索引擎类似的搜索工具,该公司的工程师使用该工具在谷歌自己的服务器上对将患者信息进行存储、整理和分析。这项门户工具专为医生和护士设计,最终也可能由病人自行使用,不过一些谷歌员工可以提前访问该门户工具。

谷歌高管和一些运行医疗系统的机构表示,详细的数据共享有改善健康结果的潜力。大量数据有助于推动谷歌正在创建的一种检测肺癌、眼疾和肾损伤的算法。长期以来,医院的高管一直在寻求用更好的电子记录系统来降低错误率和减少文书工作。

Google Health 的负责人范伯格。

Photo: Mike Blake/Reuters

Google Health 的负责人范伯格 (David Feinberg) 接受了自去年 1 月份加入该搜索巨头以来的首次深度采访。他在此次采访中称,与其说是为了利润,不如说谷歌进军医疗保健行业旨在造福大众。「我来这是为了给人们带来健康,而不是向他们卖广告,」范伯格说,「谷歌善于提供帮助。我们希望在知识、成功、健康和幸福方面提供帮助。」

一名谷歌的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称,与该公司合作的医疗系统对它们的数据拥有所有权,谷歌只能根据这些系统的指示处理数据。

从法律上说,根据拨号上网时代颁布的法律,谷歌收集的信息可以用于诊断疾病之外的目的。美国联邦隐私法允许医疗服务提供者在几乎没有或完全没有与患者沟通的情况下与某些外部公司共享数据。这适用于谷歌等在医疗保健行业以外用拥有大量业务的合作伙伴。谷歌表示,该公司在健康领域的意图与广告业务无关;该公司的广告业务很大程度上依赖谷歌收集的旗下多种业务的用户数据,其中包括电子邮件和地图。

医疗信息可能是科技公司最后一种尚未挖掘的个人数据了。亚马逊和 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 (IBM) 等其他科技巨头收集医疗数据的行动面临着来自医生和患者权益倡导者的质疑。但谷歌的推进更令人警觉,其中包括隐私方面的担忧。美国参议员和医疗行业高管都对谷歌的扩张以及该公司将个人数据商业化的可能性提出了疑问。

据来自谷歌和 Intermountain Healthcare 的知情人士透露,在一个之前披露过的案例中,这两家公司达成了一项广泛协议,允许位于犹他州的医院机构 Intermountain Healthcare 与谷歌共享医疗记录,其中包括姓名和其他透露身份的细节。两家公司计划将谷歌的搜索工具应用于 Intermountain 的患者记录。

Intermountain 发言人现在表示,这个项目没有向前推进。

总部设在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市的医疗公司 Mayo Clinic 则表示,谷歌与 Mayo 达成的合作协议允许谷歌在需要时访问个人身份信息。在去年 9 月宣布这一安排时,Mayo 曾公开表示这些数据不会包含姓名或其他可确认身份的细节。

Mayo Clinic 和 Intermountain 称,它们与谷歌达成交易时考虑了如何保护患者的隐私和安全。

这方面的问题去年 11 月开始受到广泛关注,当时《华尔街日报》报道了谷歌与 Ascension 合作的「南丁格尔计划」(Project Nightingale),该计划涉及处理 20 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 5,000 万份患者病例的详细信息。Ascension 是一家天主教连锁机构,由 2,600 家医院、诊所和医疗设施组成。

据知情人士透露,谷歌与 Ascension 的交易招致了外界不满,包括引发一项联邦质询和患者的反对,这令谷歌高管震惊,并导致高管对如何处理这一问题产生了分歧。Google Health 的负责人范伯格试图向公众披露其部门运营情况的更多细节,但遇到了老员工的反对,后者认为对潜在新产品保密是该公司一贯做法。

谷歌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在这一领域的工作一直是透明的,会公布研究事宜并公开一些数据集。

范伯格称,谷歌在公众视线之外开始建立如此庞大、敏感的计划是错误的。刚开始时,并不清楚该计划在最初的实验性步骤之后将如何发展。范伯格称:「我们当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范伯格是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儿童精神病医生,曾担任宾夕法尼亚州医院系统 Geisinger 的首席执行长。

范伯格对这一情况的评估正在进行之中。谷歌云计算部门网站直到最近还将大型非营利性医疗系统 Kaiser Permanente 列为客户,但该医院的代表称这并不准确。在《华尔街日报》询问谷歌之后,谷歌已将 Kaiser Permanente 从客户名单中删除。

「我们目前没有积极地与谷歌展开任何合作,」Kaiser Permanente 副总裁麦格林 (Elizabeth McGlynn) 说,「我们必须非常清楚,在保护病人隐私方面,谁与我们有共同的价值观。并非每家科技公司都能达到这一标准,而且其中的很多公司对自己的数据拥有所有权。」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华尔街日报》的上述报道后,Ascension 收窄了该公司员工和部分谷歌员工对南丁格尔计划信息的网络访问权限,并称 Ascension 尚未重新审视该公司与谷歌的关系。

近几周,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下属民权办公室 (Office of Civil Rights) 的联邦调查人员开始约见与南丁格尔计划关系密切的人士,这是对监管机构所称的「大规模收集个人医疗记录」进行了解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为了弄清是否存在牺牲安全或隐私的情况。谷歌此前表示将予以配合,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一位发言人未予提供最新情况。

Ascension 创新和策略主管孔拉多 (Eduardo Conrado) 称,医院管理人员保留对谷歌的监督权,同时控制着数据和查看权限。孔拉多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在所有工作中,访问我们的私有云和其中包含的临床信息的活动都由 Ascension 控制、记录并监控。」

上述谷歌发言人的电子邮件称,该公司对其在该领域的行动感到骄傲,这些行动致力于用其专长来「推动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让服务提供者腾出时间来专注于患者并推动医学发展」。

Related

肆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