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预测美国将迎来一个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加剧的时代,并计划为此投入成百上千亿美元

A Marine howitzer firing in Syria in 2017.

Photo: Matthew Callahan/U.S. Marine Corps

美国海军陆战队正进行数十年来最彻底的转型,从专注于打击中东地区的叛乱分子,转向发展在西太平洋越岛作战的能力,以遏制中国舰队。

这项为期 10 年的改革计划定于本周公布。在此之前,美国多年来进行的秘密军事演习揭示出,中国的导弹和海军力量正在侵蚀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优势

海军陆战队司令 David Berger 上将接受采访时称:「就军事能力而言,中国是不断加大的威胁。」他表示:「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就会被甩在后面。」

他说,为了在预算范围内将自身重塑为一支海军远征力量,海军陆战队计划淘汰所有坦克,削减飞机数量,并将总人数从 18.9 万人减少到 17 万人

他表示:「我的结论是,我们需要收缩海军陆战队的规模才能提高质量。」

海军陆战队司令 David Berger 上将正指挥这一转型计划。

Photo: Saul Loeb/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这些变化是对军队中所有军种实施的广泛转变计划的一部分,各军种正在打造新的作战概念,五角大楼预测美国将迎来一个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加剧的时代,并计划为此投入成百上千亿美元

在一系列新的高科技项目中,空军正在开发一种超高音速导弹,其飞行速度将是音速的五倍,并使用一款名为「忠诚的僚机」无人机进行导弹测试。该无人机可以携带炸弹,能够与有人驾驶的飞机编队飞行。

陆军已经成立了一个未来司令部来监督军队的转型,本月早些时候在尤马试验场测试了一种大炮,发射了射程约 40 英里的炮弹,这大约是当前系统的射程的两倍。海军也一直在制定能分散航空母舰战斗群的战术,以使其不那么容易成为中国中程导弹的打击目标,并且海军还在积极推动无人潜艇和舰艇的发展。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 (Mark Esper) 已誓言要使今年成为国防部走向「全面、不可逆转地实施」这一战略转变的一年。五角大楼要求在 2021 财年支出 7,050 亿美元,其中包括近 1,070 亿美元的研发预算,为 70 年来最多。

近 20 年前,美国军方转向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在为与苏联军队及其他大型常规军队的战斗进行了数十年的准备之后,美军发现自己陷入了与伊拉克和阿富汗武装分子的战斗,这些武装分子使用自杀式汽车炸弹和路边炸弹,但没有空军或重型机械化部队。在五角大楼削减用于其他主要武器系统的资金的同时,陆军专注于其反叛乱任务,任由其电子战能力萎缩。

然而,当美国把注意力集中在中东地区时,中国和俄罗斯却在研发各种系统,以挫败美国军队在中俄所在地区附近集结兵力并指挥作战的能力。美国官员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战争爆发,中国可能会向美国及其盟友在太平洋各地的空军基地、港口和指挥中心发射数以百计的导弹,干扰美国军方的 GPS,攻击美国的卫星系统,并使用其防空系统来牵制美国战机。

俄罗斯同样会使用部署在加里宁格勒和黑海克里米亚半岛的地对地导弹、防空系统和反舰导弹。2014 年,俄罗斯从乌克兰手中夺取了克里米亚半岛。

美国官员担心,即使是在和平时期,中国和俄罗斯的新能力也可能成为一种政治胁迫手段,威胁到美国保护从台湾到波罗的海国家等盟友和伙伴的能力,这些国家和地区可能会认为华盛顿很难保护它们。

中国和俄罗斯的进步促使五角大楼断定,美国正在进入一个大国冲突的新时代。2017 年,美国国防部网络评估办公室 (Office of Net Assessment) 和兰德公司 (Rand Corp.) 准备了一份有关美国军队将如何与对手较量的发人深省的评估报告,并提交给上任不久的时任美国国防部部长马蒂斯 (Jim Mattis)。兰德公司是一家为政府进行机密分析的研究中心。

马蒂斯在 2018 年 12 月辞职之前监督制定了一项新的国防战略,该战略宣称与中国和俄罗斯的长期竞争是五角大楼的首要任务,并将朝鲜、伊朗和恐怖分子视为次要威胁

2009 年,海军陆战队在阿富汗的一次作战。美国海军陆战队转型从而专注于西太平洋,而不是针对叛乱分子的陆地战争。

Photo: Joe Raedle/Getty Images

目前的五角大楼领导层仍致力于这一战略,该战略催生了一些新的术语,包括「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joint all-domain command and control) 等概念,这是一种将战场上所有力量连接起来的目标锁定和指挥控制系统。

五角大楼的新战略面临一些重大障碍。其中之一是,面对联邦赤字的飙升,未来几年国防预算更有可能保持不变,甚至收缩,而不是像埃斯珀敦促的那样经通胀因素调整后以 3%–5% 的速度增长。

另一个问题是,由于美国与伊朗的关系依然紧张,华盛顿方面能否集中精力应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威胁。造成美国和伊朗关系紧张的原因是,特朗普 (Donald Trump) 政府采取「极限施压」做法对德黑兰方面实施了严厉制裁,以及伊朗政权则继续坚定支持中东武装组织。

本月早些时候,面对伊朗的导弹袭击,以及伊朗支持的什叶派 (Shiite) 武装组织的多次火箭弹袭击,负责中东军事行动的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 Frank McKenzie 称,美国将在该地区保留两艘航空母舰,并会将爱国者 (Patriot) 反导弹装置部署到伊拉克,以保护驻有美军和联军的基地。

不过,五角大楼的领导层表示,预算的优先事项是为未来战争做规划。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 (Joint Chiefs) 主席 Mark Milley 本月对国会称,采购与新的国防战略不符的东西「没有意义」。

为了腾出资金用于这些今后要发展的项目,美国军方正计划淘汰那些老旧、但仍能发挥作用的武器系统。在新系统启用前,此举将使军方执行当前任务时面临更大压力。

美国空军中将 Mark Kelly 称,「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将不得不承担更多风险。」美国空军正计划退役 17 架 B-1 轰炸机、44 架 A-10 攻击机、以及 16 架 KC-10 和 13 架 KC-135 空中加油机,从而将更多经费用于发展未来项目。

在美军内部,Berger 上将提出的改革计划意义最为深远。他曾出任太平洋地区海军陆战队最高指挥官,后来担任过位于弗吉尼亚州匡蒂科的海军陆战队作战发展司令部司令,该司令部负责制定作战理念并监督训练。该司令部已进行名为「太平洋突袭」(Pacific Surprise) 和「幽灵舰队」(Ghost Fleet) 等多次机密军事演习,这些演习都着眼于海军陆战队今后十年会如何应对中国的威胁。

对海军陆战队而言,五角大楼的新战略提出了一个问题,即该部队是应该调整为适合与中国进行面对面的直接战斗,还是应该专注于烈度较低但仍具有挑战性的危险任务。

接替 Berger 上将担任海军陆战队指挥官的 Eric Smith 中将表示,军事演习确实表明,如果不进行重大改变,海军陆战队将无法在与同等对手的冲突中发挥作用。

Berger 上将的策略是重整海军陆战队,将重点放在应对中国的威胁上。海军陆战队将在中国导弹、飞机和海军可打击到的范围内作战,以抵挡任何形式的进攻。虽然其他军种可能会从远程发射导弹,但海军陆战队按照军事术语所说的,将在「武器交战区」的范围内展开行动。

一些已经退役的海军陆战队人员警告称,过度关注中国威胁可能会让海军陆战队在处理其他可能在中东和偏远地区爆发的冲突时变得不那么灵活,而他们认为爆发这类冲突的可能性更大。

曾领导美军中央司令部的退役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 Anthony Zinni 说:「我认为,一味地围绕一个特定的地区进行组织部署是错误的。」他说:「说不定哪天伊朗会出事。正确的策略是做好准备,能够远征,平衡部署。」

Berger 上将所提出计划的核心是建立新的海军远征部队,即海军陆战队所称的「沿海兵团」(littoral regiments),其任务将是与中国海军展开较量。

Berger 上将和其他海军陆战队高级军官说,如果军事对抗迫在眉睫,这些兵团会派出海军陆战队小队,驾驶登陆艇火速赶往散布在南中国海 (中国称南海) 和东中国海 (中国称东海) 的小岛。这些海军陆战队员配备有可在空中、海上和水下执行任务的带有传感器的无人机,在中国军舰进入更广阔的太平洋之前,即可瞄准中国军舰。这些海军陆战队小队或由 50 到 100 人组成,可向中国舰队发射反舰导弹。目标瞄准数据也将被传送到更远处的空军或海军部队,这些部队会发射远程导弹。

为了躲避报复性打击,这些海军陆战队小队每隔 48 或 72 小时就会借助可以远程操控的新一代水陆两栖舰船从一座岛屿转移到另一座岛屿。其他小队将在附近有诱饵船的美国军舰上执行任务。

Berger 上将称,这些军事演习表明,新的海军陆战队作战能力和战术将给中国军队带来大量问题。他表示:「中国很难对抗一支分散的海军远征部队,这样的部队规模较小且机动灵活,有能力触及到你。」

1944 年,二战期间,一艘载满海军陆战队员的登陆艇驶近马绍尔群岛的海岸。

Photo: U.S. Coast Guard/Associated Press

为了实施这一战略,海军陆战队将部署新的导弹部队、无人机部队和两栖舰艇。有关部门正大力推动减轻后勤负担,比如探索在战场上使用 3D 打印技术制造零部件。这一战略需要与海军进行更深入的融合,海军陆战队小队可能会执行其他任务,比如为潜艇或返潜飞机加油。虽然改造海军陆战队的努力主要集中在太平洋地区,但海军陆战队将保留其他部队以应对世界各地的危机,包括配备 2,200 人以上的海上远征部队。

为了给新的军力提供资金,海军陆战队在未来几年将弃用所有坦克,取消舟桥部队,并削减榴弹炮部队等建制。Berger 上将说:「我们需要一支拥有大量坦克的陆军部队。但我们不需要有坦克的海军陆战队。」

一些国防专家支持该计划。退役的海军陆战队中校、传统基金会 (Heritage Foundation) 高级研究员 Dakota Wood 称:「中国是主要竞争对手。」Wood 还称:「海军陆战队改变作战方式是正确的选择。」

2003 年入侵伊拉克期间的一辆海军陆战队坦克。海军陆战队正在逐步淘汰所有的坦克。

Photo: Joe Raedle/Getty Images

其他退役的海军陆战队人员对这种作战方式的可行性持怀疑态度,他们怀疑能否在中国试图轰炸的小岛上部署海军陆战队。

退役的海军陆战队上校、无党派的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的 Mark Cancian 称:「当纸上谈兵时,很容易低估后勤方面的挑战。」Cancian 还称:「有了这样的理念,海军陆战队需要找出哪些措施切实可行,同时为他们可能出现的错误进行风险规避。」

Berger 上将称,未来 10 至 20 年进行的转型只是这项计划的一部分,海军陆战队在推进此事的过程中清醒地认识到威胁也在变化。

他说:「我们假设的一些能力或许会实现,或许不会实现,还可能会出现一些我们甚至都没有考虑到的技术性问题。」他还称,海军陆战队会以他们的新计划为目标,并在推进过程中一直紧盯威胁。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