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剂之王农达腹背受敌,新竞品乘虚而入

去年伊利诺伊州丰收的大豆。

Photo: Daniel Acker/Bloomberg News

在上万名原告对农达 (Roundup) 提起诉讼前,它是全球用量最多的除草剂,堪称农场之王。如今,它被人们告上法庭,人们称它是引发癌症的元凶,与此同时,它还被视作母公司拜耳 (Bayer AG) 的一大负累。此外,某些杂草已经进化出对农达的抗药性。

农达的不利消息为一位竞争对手送上了补缺的可乘之机,双方比拼之激烈,不亚于商店货架上百事可乐 (Pepsi) 和可口可乐 (Coca-Cola) 的对决。

这关系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除草剂和种子销售,也将影响今后数十年农户管理作物的方式。

2018 年通过收购孟山都 (Monsanto Co.) 而接管农达时,发明阿司匹林的德国拜耳已是全球领先的农药供应商了。双方合并后的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和农药销售商。

拜耳的一大竞争对手,种子和农药制造商科迪华公司 (Corteva Inc.) 正设法从拜耳手里争取农户。一个闷热的 8 月上午,科迪华农田专家丹·帕克 (Dan Puck) 站在一顶装有空调的帐篷里,面对数十位农户,帐篷里的电子屏幕上闪烁着新型除草剂 Enlist 的标志,即一个竖起的绿色大拇指。

科迪华在夏季末的农业进步展览会 (Farm Progress Show) 上搭起帐篷,推广这款除草剂。魔术师表演完以 Enlist 为主题的魔术后,农户们讲述了自己在防除杉叶藻、水麻及帕默苋等杂草方面的挫折——这些杂草对农达产生了抗药性。

帕克告诉农户们,在他们除去已经进化、对农达产生抗药性的杂草的攻坚战中,Enlist 喷剂会是一个关键转折点。「大家都想要一个可靠的杂草防控系统,」他说,「我们现在是在填补空白。」

农达与耐药转基因种子结合,大大简化了杂草防控,帮助农户扩大了种植范围,彻底改变了农业。

大多数的估算显示,农达仍是排名第一的除草剂。许多业内人士预计,由于其杂草控除范围仍较其他大多数除草剂更广,农达暂时不会离开第一的宝座。据市场调查公司 Phillips McDougall 统计,美国 65% 的主要农作物使用农达,它仍是最大的全球性除草剂品牌。

然而,随着美国农户不得不搭配其他除草剂来控除进化后的杂草,农达的绝对优势正在减弱。科迪华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与拜耳展开较量。

内布拉斯加州,塔尔科特的一片田地上种植的 Enlist 大豆被喷洒了科迪华除草剂。

Photo: Lynnet Talcott

正当拜耳忙乱之际,2017 年陶氏化学 (Dow Chemical Co.) 与杜邦公司 (DuPont Co.) 合并后成立的科迪华却来势汹汹。

2018 年除草剂业务销售额一度达到 50 亿美元的拜耳公司目前正在对指控农达致癌的诉讼案进行抗辩。拜耳称,科学研究证明农达是安全的,美国环境保护署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等监管机构也支持这一立场。尽管某些农户对拜耳提起致癌诉讼,但大多数农户仍然相信这种喷剂很安全,也在继续使用它。

科迪华打算从竞争对手的另一个问题下手:拜耳针对抗农达杂草推出的新除草剂 XtendiMax 因破坏邻近农作物遭到投诉,原因是其活性成分易从植物上挥发,随风飘散,导致其他作物枯萎。拜耳表示,新版本的 XtendiMax 已经不像旧版本那样容易飘浮了,并且公司对农户做了安全喷洒培训后,投诉量也减少了。

科迪华正在派出像帕克一样的代表们,以及一批种子销售商、农学家等等,这些人在农户和农产品零售商中间「播下」对拜耳新喷剂质疑的「种子」,吸引大家转投科迪华的除草剂。

这场战斗有两条战线:除草剂和种子。种子供应商可以借机撼动拜耳对利润丰厚的农作物基因授权许可的控制。种子研发公司在作物中植入让其产生特定抗性的基因,培育出新型种子 (例如「抗农达」种子),其他种子公司想提供这种抗性,就必须支付授权许可费。据农业部门官员估计,在美国销售的大豆种子中,约有 85%–90% 含有拜耳公司的抗农达基因。据分析师估算,包括科迪华在内的竞争对手们每年要向拜耳支付数亿美元的种子基因授权许可费。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Share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soybean,cotton and corn varieties, by acreage plantedin the U.S.Source: U.S. Agriculture Department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SoybeansCottonCorn2000’05’10’152030405060708090100

消费者也会受到除草剂战争的影响,因为抗除草剂杂草让农户需要花更多的钱来让田地免于杂草丛生,这些额外的费用可能会推高食品成本。除不尽的杂草也威胁着公园和荒野地区。

科迪华和拜耳正在推广各自的产品体系 (除草剂以及耐受除草剂的种子和基因),品牌名分别为 Enlist 和 Xtend,后者包括 XtendiMax 喷剂。据拜耳公司估计,去年美国约有 5,000 万英亩土地种植了耐受 XtendiMax 的大豆种子,占美国大豆种植面积的 65% 。科迪华去年早些时候获得监管机构批准后开始出售耐受 Enlist 的大豆,只是销量相对较少。

科迪华首席执行官柯林斯 (James Collins) 预测,到明年夏天,美国将有十分之一的大豆田种植耐受 Enlist 除草剂的大豆品种。「没有什么比不断进取更能让我感到幸福的了。」

拜耳农业业务首席运营官贝格曼 (Brett Begemann) 表示,农户手动或使用农作物喷洒机喷洒 XtendiMax 时愈发得心应手了,拜耳种子长成的大豆质量也较为优秀。「我们从来不怕竞争,」他说,「也不担心农户有其他选择。」

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国际癌症研究署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曾于 2015 年将农达的活性成分归于「对人很可能致癌」(拜耳对此持有异议),该机构目前认为新版除草剂不存在这种风险。2015 年,国际癌症研究署将 Enlist 的活性成分 2,4-D 列为「对人可能致癌」,危险程度比农达的活性成分草甘膦低一级。环保署表示,2,4-D 对人体毒性低,不会致癌。

世界卫生组织尚未评估 XtendiMax 活性成分麦草畏是否致癌。尽管一些研究认为非霍奇金淋巴瘤以及先天缺陷与接触麦草畏有关,但环保署并不认为麦草畏有可能对人体致癌,也并未发现使用麦草畏会引起慢性健康问题的证据。

农达霸权

农达称霸农田,一方面因其具有防除数十种杂草的能力,另一方面则要归功于耐药性转基因作物的出现。种子公司将这些基因植入玉米、大豆、棉花等作物中,培育出「耐受农达」(Roundup Ready) 作物,喷洒农达后,周围其他植物全部死亡,这些作物却依然存活。

上世纪 90 年代,科迪华的顶级种子品牌「先锋」(Pioneer) 对孟山都公司的生物技术进行基因授权,使这项新技术在农民中获得认可,帮助推广了耐受农达作物。随着两家公司扩大规模,在技术上展开竞争,双方关系逐渐恶化,尽管许可协议使得它们不得不相互依赖。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Total weedkiller usage on U.S. soybean fieldsSource: U.S. Geological Survey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million kgGLYPHOSATEDICAMBA2,4-D2000’100102030405060

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在美国大豆田里,农达等草甘膦基除草剂的使用比例从 1996 年的 15% 上升到 2006 年的 89%。那时候,约三分之二的大豆田只喷洒草甘膦基除草剂。

杂草不断进化,农达的威力随之逐渐减弱。国际抗性杂草调查网站 (International Survey of Herbicide Resistant Weeds) 数据显示,到 2002 年,密苏里和田纳西等州都出现了抗农达杂草。六年后,抗性杂草在中西部地区纷纷出现。农药和种子制造商先正达 (Syngenta AG) 估计,2020 年,美国约有 70% 的大豆田将出现抗农达杂草。

农户塔尔科特 (Lynnet Talcott) 多年来一直在内布拉斯加州东部的自家农田里与抗农达杉叶藻和水麻等杂草作斗争。她说,防除这些杂草需要额外的除草剂,这增加了开销,但自从邻近田地喷洒拜耳 XtendiMax 或其他麦草畏基除草剂害得她家大豆受损后,她也不敢用这类除草剂了。

「你面临的不利因素是主要问题。」在农业进步展览会的科迪华帐篷里,她对其他与会者说,她和别的农户一起参加了一个 Enlist 讨论小组。她参加活动的旅费和住宿费由科迪华承担。

Mrs. Talcott, at her family's Nebraska farm last month, says she has fought Roundup-resistant weeds for years.

Photo: Walker Pickering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除草剂互殴事件

自从 2017 年拜耳开始捆绑销售 Xtend 除草剂和生物技术种子后,某些农业州的农户因为拜耳除草剂产生矛盾。阿肯色州执法官员和农户称,当地因农作物受损发生斗殴事件,甚至还出现了一起谋杀案。各州和联邦监管机构已对这种除草剂的喷洒方式做出限制。

农户更怕杂草,而麦草畏确实能有效防除迅速蔓延、扼杀农作物的杂草。2016 年,拜耳的转基因大豆获得最终的监管许可,这种新种子从此得以更上一层楼,占据了美国大部分的大豆田。

争分夺秒

杂草不断进化,对草甘膦 (拜耳农达除草剂中的活性成分) 产生抗性,农户们只得辅以拜耳的麦草畏基 XtendiMax 以及科迪华的 2,4-D 基 Enlist。

多年来,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中国的监管机构对是否要批准科迪华大豆产品进口一直迟迟不决。2019 年 1 月,这项产品终于在华获批。科迪华正迎头追赶,在阿根廷、巴西和智利的种子生产田里种植更多的耐受 Enlist 大豆。

为了赶超拜耳,科迪华还计划向其他种子公司发放耐受 Enlist 作物基因的授权许可,允许他们付费将这些基因植入自己的大豆品种。据科迪华估计,包括先正达 (Syngenta) 在内的 120 家种子公司已经购买了 Enlist 基因的授权。科迪华可以从需要在这些作物上喷洒科迪华除草剂的农户身上获益。先正达也购买了拜耳 Xtend 的基因授权。

这意味着要说服当地的农场供应商——例如明尼苏达州锡夫里弗福尔斯市的种子和农药经销商马泽 (Nathaniel Muzzy),去年开始,除了拜耳 Xtend 系列产品,他也出售科迪华 Enlist 产品。他说,大约四年开始,抗农达的地肤和豚草在明尼苏达州北部出现。

他表示,拜耳的麦草畏虽然有效,但农户们担心会损坏邻近的田地,这款产品在当地销售已经放缓。他说农民迫切想找到解决方案。

马泽表示,在 2019 年 1 月 17 日科迪华宣布计划推出耐受 Enlist 的大豆之后,农户们开始向他询问这款产品的情况。他很快就把 40% 的大豆种子订单换成科迪华的产品,并且很快销售一空。他说,「没人希望洒完药水,回家休息,然后还要盼着药水别飘浮到别处去,结果过了两星期,邻居的庄稼死了。」

为了减少农田受损,降低投诉率,过去两年来,拜耳在中西部地区举办了农户和喷洒机器使用 XtendiMax 的培训课程。拜耳表示,公司已经发放了 100 多万个专用喷嘴,它们产生的除草剂液滴能够更好地粘附在植物上。

19 个最大的大豆生产州的农业官员称,去年共收到 1,544 起麦草畏损害投诉,2018 年为 1,604 起,2016 年则为 257 起。拜耳正在开发新版本的 XtendiMax,据称喷洒后能更好地附着在植物上。

防御性种植

在阿肯色州杨树林销售拜耳和科迪华产品的富勒 (Terry Fuller) 表示,农户们对科迪华的喷剂很感兴趣。但是,他说,麦草畏的除草能力有目共睹,这意味着许多阿肯色州农户将继续种植拜耳的耐受 XtendiMax 大豆。他说,有些人种植它们,目的是确保庄稼不被使用 XtendiMax 的邻居损坏。

「有个朋友告诉我,」他说,「你要么种 Xtend,不种 Xtend 就会恨你的邻居。」

科迪华也是竞争对手拜耳的一大客户,他们一直想改变这种情况。20 世纪 10 年代中期,科迪华的前身杜邦公司研发出抗农达大豆和另一种除草剂,解决抗农达杂草。2009 年,孟山都起诉杜邦,称杜邦的种子非法植入孟山都的专利基因。杜邦提起反诉,指控孟山都存在不公平商业行为。

孟山都胜诉后,双方于 2013 年宣布休战。杜邦同意签署一项为期 10 年、价值 17.5 亿美元的许可协议来使用孟山都研发的农作物基因。科迪华因此成为拜耳抗 XtendiMax 大豆基因的主要专利持有商。科迪华高级职员表示,约 65% 的科迪华先锋大豆种子使用了耐受 XtendiMax 基因。

农达的活性成分草甘膦是全球主流的杂草杀手。去年,巴西的一位农户在使用农达。

Photo: Dirceu Portugal/Fotoarena/Zuma Press

科迪华的柯林斯表示,2020 年初,公司就能了解 Enlist 除草剂和种子的销售额能增长多快,以及何时能够缩减与拜耳公司的业务往来。「我们花了一大笔专利使用费,」他说,「希望这种情况能尽快结束。」

8 月的一个下午,科迪华销售员马特基 (Casey Mattke) 在威斯康星州白水市附近的一片田地里向农户和农产品零售商兜售产品。他穿着沾满泥浆的靴子,领着他们走过上周喷洒了 Enlist 的大豆,又走过邻近处一排排对除草剂敏感的绿色南瓜藤,它们毫发无损。这是他和同事夏天在中西部示范场做的一次演示。

马特基指着马路对面的一块田地。「如果这是一片 Xtend 田,会怎样呢?」他问道。像今天下午这样的和风,又是政府强制保护邻近田地的缓冲区,他说,喷洒拜耳产品就会被禁止。

而科迪华的除草剂,他说,「今天就可以喷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