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东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王储选择在一个全世界都在关注新冠病毒疫情和金融市场遭遇大跌的周末维护他在国内外的地位,同时表明,他将利用沙特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力来实现他的政治目的

在仅仅 24 小时内,沙特王储就发动了与俄罗斯的石油价格战,并排挤了一个政敌以巩固自己在沙特的权势。但他在世界舞台和本国发起的这些出人意料的行动几个月前就已在酝酿。

去年年底,沙特为其国有企业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 (Saudi Arabian Oil Co., Saudi Aramco, 简称﹕沙特阿美) 上市做准备的时候,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Mohammed bin Salman) 曾与俄罗斯联手限制石油产量,维持高油价。但这种合作关系并不稳固。此外,在沙特阿美 12 月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 (IPO) 之前的几周里,作为沙特实际上的统治者,这位王储曾打压其在利雅得的政敌。

这两层紧张关系最终公开爆发:上周五在利雅得,蒙面安保人员拘捕了几名地位较高的沙特王子;第二天在全球舞台上这位王储放弃了与俄罗斯之间的联盟,决定向全球大量供应廉价石油。受此影响,周一油价和股市遭遇重挫。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Saudi Arabian crude oil productionSource: Joint Organizations Data Initiative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million barrels a dayTuesdayWednesday's promised increase2002’04’06’08’10’12’14’16’18’2002468101214

目前还不清楚王储的这些动作是否有关联。沙特政府对上述拘押沙特王子的事件三缄其口。

显而易见的是,作为中东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王储选择在一个全世界都在关注新冠病毒疫情和金融市场遭遇大跌的周末维护他在国内外的地位,这些举措巩固了他在沙特的权力,同时表明,他将利用沙特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力来实现他的政治目的。

伦敦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中东事物助理研究员阿迈齐亚 (Adel Hamaizia) 表示,王储通过此举在海外展示了自己对市场的影响力。自 1973 年沙特前国王费萨尔 (Faisal) 对美国实施石油禁运后的 40 多年来,这是沙特首次采取这种做法。

Created with Highstock 6.1.1Crude-oil futures pricesSource: FactSetAs of March 13, 2:35 a.m. ET
Created with Highstock 6.1.1.a barrelBrentWTIJan. 13Jan. 27Feb. 10Feb. 24March 930405060$70

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 (Arab Bay States Institute) 的迪万 (Kristin Smith Diwan) 表示:「将拘留王室成员之举放到与俄罗斯石油谈判破裂的背景下来看显然说得通。」她表示,王储「明白经济形势将变得非常严峻,并希望确保每个人都提前做好应对这些新挑战的准备。他需要更多收入。」

了解沙特决策的人士称,王储不顾其兄弟、现任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 (Abdulaziz bin Salman) 的意见发动了石油价格战。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一位发言人不予置评,也不愿安排让王储、能源大臣或其他沙特官员接受采访。沙特王室的一名代表没有回覆记者的问题。

国内方面,王储取消了许多社会限制,同时努力推动依赖石油的沙特经济实现多元化发展。与此同时,他将政府中潜在的对手排挤出局,并对批评人士进行了打压。他关押了持不同政见的人士,他手下的人在 2018 年杀害了批评人士卡舒吉 (Jamal Khashoggi)。王储否认是他下令杀害卡舒吉的。

王储在国际舞台上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实施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 (Saudi Arabian Oil Co., Saudi Aramco, 简称﹕沙特阿美) 的 IPO。沙特阿美去年 12 月份上市,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 IPO 交易,筹集资金 256 亿美元,该公司估值约 1.7 万亿美元。但投行人士普遍认为沙特阿美的 IPO 并不尽如人意,因为该公司的上市地点是规模较小的沙特股市,而不是像王储最初计划的那样在一家全球性交易所进行。

宫廷政治

穆罕默德·本·纳伊夫 (Mohammed Bin Nayef) 和他的叔叔都是现任王储的最大政治敌人。纳伊夫的叔叔是沙特国王的兄弟,也遭到拘禁。

与这位被废黜的王子有密切关系的人士称,王储上周五在国内进行的镇压行动可以追溯到去年 11 月,当时前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 (Mohammed Bin Nayef) 正被隔绝在利雅得的宫殿里。2017 年,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将纳伊夫赶下王储位置后,就将这位曾经的王位竞争对手置于严格的限制之下。

接近纳伊夫的人士表示,最初新王储软禁了他的这位堂兄弟。到去年 11 月时,纳伊夫被允许在利雅得的家和沙漠营地之间进出,也可以参加家庭活动。但知情人士称,纳伊夫的银行账户已经被掏空,这位曾经大权在握的王子闷闷不乐,满腹牢骚。纳伊夫之前担任内政部长和高级反恐联络人,负责与美方官员接洽。

接近纳伊夫的人士表示,王储的手下密切关注着纳伊夫,并将纳伊夫的不满转告了王储。去年 11 月,纳伊夫拜访了他的叔叔、国王的兄弟王子艾哈迈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 (Ahmed bin Abdulaziz),抱怨称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们「挨饿」,因为他们的王室津贴和金融资产被剥夺了。

在沙特紧张的王室政治中,这种看似无关痛痒的抱怨可能具有煽动性。接近纳伊夫的人士表示,王储削减了纳伊夫家族的王室津贴,没收了他们的资产,并限制他们旅行。

11 月晚些时候,纳伊夫接到了皇家法院的一个电话。知情人士称,一位官员让纳伊夫去国民警卫队一趟,否则将面临后果。他们说,纳伊夫当时没有理会这个信息。

据接近纳伊夫的人透露,几天候,皇家法院的警卫突袭了纳伊夫在利雅得的宫殿,带走了一群与他关系最密切的员工,包括秘书、IT 员工和他剩下的最贴身的警卫,没收了电子产品,并监禁了包括一些非沙特人在内的员工。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皇家法院的警卫在纳伊夫的直升机停机坪周围筑起了围栏,可能是为了防止他逃跑。

据知情人士表示,狱警询问这些被监禁的员工,纳伊夫是否在策划逃跑或政变。这些雇员随后被释放,但纳伊夫的安保工作转交给了皇家法院的工作人员。

据知情人士透露,周五皇家法院的警卫戴着面具、身穿黑衣,抵达纳伊夫和国王的兄弟王子艾哈迈德家中将他们和其他人拘留。王子艾哈迈德是萨勒曼的亲兄弟,近年来一直在公开场合和私下批评萨勒曼。不满王储统治的王室成员曾于私下里建议,王子艾哈迈德应该成为下一任国王。

沙特王子纳伊夫,图片摄于 2017 年。

Photo: Ahmed Jadallah/Reuters


沙特王子阿卜杜勒阿齐兹,图片摄于 2012 年。

Photo: Fayez Nureldin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上述行动的时机仍未得到解释。纳伊夫和王子艾哈迈德的行为都表明他们认为自己有被逮捕的危险。知情人士称,王子王子艾哈迈德刚刚结束为期一周的狩猎之旅返回家中。

皇家法院拒绝让纳伊夫和王子艾哈迈德对此置评。

知情人士称,一位名为艾班 (Musaad al Aiban) 的政府大臣致电沙特王室家族成员称,王子艾哈迈德和纳伊夫是因涉嫌叛国而被拘押的。该大臣负责网络安全方面的工作。

这些知情人士称,王室法院可能认为,在全球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新冠疫情和金融市场上的情况下,对这些拘捕事件消息的关注度会比较低。

油市冲击

沙特王储上周末的第二个意外举动则涉及另一个长期以来困扰沙特的问题:低油价。自父亲在 2015 年初继承沙特王位进而使沙特王储得以掌权以来,油价一直承压,其中一个原因是全球市场充斥着美国的页岩油,抵消了沙特减少供应努力的效果。

低油价意味着沙特不得不通过借贷来平衡预算,也令王储难以实施其成本高昂的经济转型计划,其中包括在沙漠中斥资 5,000 亿美元新建一座高科技城市。沙特阿美的 IPO 本应带来现金,帮助为这些计划提供资金,但低油价降低了该公司股票的吸引力。

沙特在 2017 年曾松了口气,当时沙特与俄罗斯联手限制供应,支撑油价。这个联盟一直维持到 2019 年 12 月沙特阿美进行 IPO 时。不过随后的几个月,俄罗斯逐渐想要提高产量来提振经济。

知情人士说,王储要求他的父亲国王萨勒曼致电给俄罗斯总统普京 (Vladimir Putin),请求双方合作进一步削减产量。知情人士称,普京起初表示事务太过繁忙无法通话,对于拥有绝对权力的一位君主来说,这种怠慢令人尴尬。他们称,两位首脑在 2 月 3 日进行会谈时,普京并没有就达成协议做出承诺。

俄罗斯能源部未予置评。克里姆林宫发言人未回应置评请求。

去年 10 月,沙特王储 (右) 与普京在利雅得举行会谈。

Photo: Alexander Zemlianichenko/Associated Press

沙特和俄罗斯曾试图缔结长期联盟。一些知情人士表示,本来在一种情境下,沙特会加快在俄罗斯的投资步伐,并支持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行动。但他们说,王储最终不会同意相关协议,因为不愿疏远长期盟友美国。

此后,据了解 2 月初石油输出国组织 (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 一次紧急会议以及之后情况的人士表示,俄罗斯代表在会上表示他们不会达成协议,因为评估新冠病毒疫情对全球石油市场需求的影响还为时过早。

王储当时仍期待达成协议。上述人士之一表示:「我们中的一些人认为,情况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显得糟糕的。」

了解上述会议情况的人士称,局面恶化了近一个月,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上周四曾游说王储仅减产三个月。其中一些人士说,王储否决了他的提议,坚持主张限产措施应在这一年持续。

据一些了解会议情况的知情人士透露,就在王储准备打压国内王室竞争对手之际,他试图向俄罗斯施压,要求俄方加大减产力度。另一些知情人士说,当俄罗斯没有让步时,他告诉沙特的几个部门,要为不达成协议的情况做好准备,如果是那样的话,即使全球需求因新冠疫情而锐减,产油国也不会减产。

一名熟悉情况的沙特官员表示:「沙特想要传达给俄罗斯的信息是,要么你同意减产,否则我们也不减产。」

去年 12 月,沙特一幅展现王储的海报。

Photo: Amr Nabil/Associated Press

但是,俄罗斯仍没有让步。一位了解情况的欧佩克代表说:「我不知道沙特人怎么会认为这种施压会对普京起作用。这完全是自杀行为,我们都知道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沙特官员上周六表示,他们将提高产量,而不是削减产量,这导致油价下跌。一位沙特高级官员表示,这是沙特对普京的宣战。

知情人士说,在数小时内,王室办公厅要求财政部官员准备一份假定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跌至每桶 12-20 美元区间的预算方案。他们担心削减开支会严重破坏沙特的经济,此前由于取消了前往穆斯林圣城麦加和麦地那的朝圣活动,沙特经济已经遭受重创。

知情人士说,在沙特内部,王室周日开始释放被拘留或传唤至法庭接受讯问的纳伊夫和其他王室成员。王室还公布了 84 岁国王的照片和视频,以驱散关于他生病的谣言。

沙特王室 3 月 8 日发布的国王照片。

Photo: Saudi Royal Palac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周一亚洲石油开始交易时,油价下跌了五分之一。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下跌 7.8%。

沙特阿美股价大跌 18%。两国的争执进一步升级,俄罗斯表示将增加产量,沙特回应称将提高产能。周三,油价进一步下挫 3%。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 (Alexander Novak) 周三在公开评论中表示:「最好是将产量维持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水平,我们已经采取了这样的举措,这是总协议的一部分。但不幸的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不同意我们的提议。」

一些投资者表示,他们之所以没有参与沙特阿美的 IPO,原因之一就是担心该公司会根据沙特的政治考虑做出商业决策。沙特阿美不予置评。沙特能源部发言人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位熟悉 IPO 过程的沙特官员说,这一局面向投资者证明,他们对沙特阿美的最大担忧变成了现实。该官员表示,沙特阿美的计划和产量决策都是基于王储穆罕默德反复无常的行为作出的。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