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其他政府部门和国会决策者在如何对华展开科技攻势的问题上仍存分歧

美国和中国本周将在白宫签署一项初步协议,宣布暂停两国之间的贸易战,但一场围绕技术的持续争斗势必会让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继续处于紧张状态。

特朗普 (Donald Trump) 政府的当务之急是加强对中国通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Huawei Technologies Co.) 的限制,白宫和美国国会认为华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知情人士说,美国商务部最近向美国管理及预算办公室 (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提交了新的监管规定,这些规定将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一个漏洞,美国公司利用这个漏洞通过海外分支向华为出售产品。

一些国会议员和国家安全专家说,中国领导人可利用华为的设备监视美国人。但华为已多次否认这一指称。关于美国可能实施的限制,华为发言人没有立即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美国国会中对华鹰派人士也一直在推动限制对华为的销售,考虑到北京方面对华为的大力补贴,一些议员甚至呼吁华盛顿方面应该为研发 5G 无线技术的美国公司提供补贴。

与此同时,包括副国家安全顾问 Matt Pottinger 在内的一些美国高级官员本周早些时候游说英国,试图阻止英国本土网络运营商在其 5G 网络中使用华为等中国供应商的设备。预计英国将很快做出决定。据关注早期讨论的人士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上周要求商务部提出更广泛的监管建议,限制美国向中国出售任何技术。

如果上述努力都能取得成效,那么几乎所有对华为以及中国出口的技术都需要获得出口许可。虽然美国商务部可能会发放这类许可证,但美国公司担心中国客户会转向其他供应商,从而使自身的国际竞争力下降。据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 估计,2018 年,美国半导体公司约 36% 的收入 (750 亿美元) 来自对华销售。

展开这场科技攻势之际,美中两国正喊停长达两年的贸易战。特朗普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定于周三在白宫签署一项初步贸易协议,与此同时,更广泛的磋商仍在继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要求中国加大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力度,加强对在华美企知识产权的保护,并放开中国国内金融服务市场,以便为在华美企创造更好的竞争环境。作为交换,美国同意把对价值 1,200 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下调一半,至 7.5%,并暂停其他关税计划。

政府官员称,美国在收紧技术出口的同时放宽对华关税,这两项举措代表了白宫内部争夺特朗普注意力的不同派系。虽然特朗普政府内部普遍认为中国的力量应该受到制约,但各个部门之间并没有就最佳方案达成共识,就连各部门内部也是如此。

国家安全官员还认为,尽管美中贸易战有所缓和,但美国可以在技术、人权和中国军事建设等问题上对华采取强硬态度。

与此同时,与其他贸易事务相比,美国国会在出口管制方面发挥着更大的作用,一些议员对中国持强硬态度。2018 年,国会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特朗普政府拿出一份新兴技术的清单,对中国和其他国家销售这些技术将受到限制。

Cowen & Co.策略师 Chris Krueger 说:「从大多数国家安全类型威胁来看,他们觉得不用太关注大豆。」他指的是第一阶段协议中关于增加农产品采购的条款,这一直是特朗普的优先事项。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会批准正寻求作出的这些改变。曾游说过美国财长姆努钦 (Steven Mnuchin) 的行业高管表示,由于担心破坏与中国的总体关系,姆努钦也可能试图干预。姆努钦一直反对利用财政部强有力的制裁来压制华为。

关于华为,美国政府内部普遍感到沮丧的是,去年 5 月份将华为列入商务部黑名单 (正式名称为实体清单) 的举措对该公司的增长没有产生太大影响。去年 12 月末,华为公布去年全年收入增长约 18%,达到创纪录的 1,220 亿美元,部分原因是美国公司想方设法继续向华为供货。美国公司向华为供应的大部分产品通常不需要许可证。

目前,如果芯片和其他零部件的产地在海外,且受出口管制的美国技术含量低于 25%,那么向华为出口此类商品可以不必申请许可证。据知情人士透露,根据美国商务部提议的规定,涉及向华为出口时,上述美国技术含量门槛将降至 10%。超出这一比例的产品将需要申请出口许可证。

该规定属于「暂行最终」性质,因此无需经过正式评论期即可生效。美国半导体行业已进行大量游说希望扭转局面,包括在圣诞节前不久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 (Wilbur Ross) 会面,但未能成功。

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总裁 John Neuffer 去年 12 月致信罗斯时称,由于美国在技术上没有垄断地位,美国企业将把相当大的市场份额和收入拱手让给全球竞争对手。

上述规定将在美国国务院、商务部、国防部和能源部签署后生效。之后,业界可以发表评论,但此类呼吁很少会产生效果。美国可以起诉或制裁任何违反管制措施的公司。

美国商务部和国防部内部就这一规定存在分歧。一些国防部官员担心,上述规则改变会束缚美国公司及其创新能力。一些商务部官员已反对进行更严厉的规则调整。

据熟悉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方案影响更为深远,但目前尚处于初步阶段,而且其针对的是中国,而不只是华为。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要求美国商务部考虑不同的策略,比如对于在美国以外地区生产的任何采用美国技术的芯片,公司都需获得出口许可证才能出口。此规定不仅适用于美国公司,也适用于产品包含美国技术的许多外国公司。

对此持批评态度的科技行业人士称,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措施将极大促使美国公司在海外进行研发。但包括 Pottinger 在内的其他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认为,美国公司必须切断与华为的联系。Pottinger 在去年 9 月份一次争论激烈的会议上向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官员表示,他们需要更深刻地认识到华为构成的威胁。Pottinger 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自己的想法时表示,美国公司必须想方设法支持一个自由世界可以信赖的电信和信息技术基础设施生态系统,而不是说,「我们非常需要中国市场,以至于我们不能将国家安全放在首位」。

这场争斗也在国会上演。去年,19 名议员提出三项独立法案,旨在使美国商务部更难将华为从上述黑名单中去除,这 19 人中 11 人为共和党议员,其余为民主党议员。这三项法案中有两项原本都提议,把华为剔除出黑名单需要经过国会投票。不过在最终通过的版本中不包括这一要求,但一些议员誓言将继续施压。

此外,一个由两党参议员组成的小组提议,划拨至少 7.5 亿美元用于获批准的公司开发 5G 无线技术,并为那些在全球各地部署「可靠和安全」设备的公司创建一只 5 亿美元的基金。相关法案由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 Richard Burr 以及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人 Mark Warner 提出。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