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美国视为共同对手让中俄两个大国再度走到了一起,就像当初在冷战刚开始时的日子一样。但这一次,扮演老大哥角色的换成了中国

2013 年莫斯科,习近平和普京会面握手,这是习近平上任后的首次出国访问。

Photograph by Sergei Ilnitsky/Getty Images

1956 年当印尼总统苏加诺 (Sukarno) 问起中国的经济时,毛泽东直言不讳地说,中国依然是一个贫困的农业国家,除了「一些苹果、花生、猪鬃和大豆以外」没有什么可以出口。

毛泽东的谦虚表象之下则暗藏着他对于工业化的极度渴望,尤其是出于军事目的的工业化,他希望当时的苏联能够帮助他实现这个目标。北京方面经常称莫斯科为强大的「老大哥」,当时两国之间的权势等级一目了然。1949 年登上权力舞台几个月之后,毛泽东在莫斯科郊外一栋破旧的别墅度过了有失脸面的几周,他的活动受到限制,当他迫切要求与斯大林 (Stalin) 会面时被当做臣属对待。

上世纪 50 年代莫斯科将中国视为新的从属国,并向中国派去了数千名苏联工程师和工人,以及数车制造设备。到上世纪 60 年代中期两个共产主义政权关系破裂时,苏联已经在全中国建立起了工业厂房网络,令中国拥有了生产飞机、坦克和轮船的能力。莫斯科甚至还向北京提供了核武器技术。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风水轮流转,将美国视为共同的对手让两个国家建立起新的纽带。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大国,中国主席习近平所追求的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体现了中国对于世界领导地位的雄心。俄罗斯方面则因为总统普京 (Vladimir Putin) 的冒险主义而受到西方的排挤,并且依然深陷经济低迷之中。这个昔日的超级大国不得不适应作为中国的小伙伴这个角色,有时还有求于中国。

俄罗斯 2014 年入侵乌克兰后,西方的制裁令克里姆林宫方面迫切需要从地缘政治角度拉拢中国,尽管这是一个长期以来不被其信任并有所忌惮的邻国。美国可以利用这种忧惧心理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俄罗斯的当权者已经断定,除了抛却自己对中国的疑心之外别无选择。对于莫斯科来说,北京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伙伴,北京能提供其他地方不再能轻易找到的资本、技术以及市场。

美国国家情报局 (National Intelligence) 局长科茨 (Dan Coats) 本周在情报部门年度评估报告中对参议院表示,「中俄关系紧密程度达到了上世纪 50 年代以来最高的水平,」警告称中俄两国的再次合作将在未来几年扩大并多样化,这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尽管关系紧密,但两国并不是正式的盟国,在外交政策上看法也不总是一致。中国不承认俄罗斯对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的占有,就像俄罗斯也不承认中国对南中国海 (South China Sea,中国称南海) 争议岛礁的主权一样,该国还继续向中国的区域竞争对手印度和越南出售武器。

去年 9 月,习近平和普京在海参崴的一场会议期间分享伏特加和薄饼。

Photograph by Sergei Bobylev/Getty Images

但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总统特朗普 (President Donald Trump) 决意压制中国的世界强国愿望,并限制其贸易和技术准入,这无形之中让北京与莫斯科走的更近了。尽管存在诸多结构性的弱点,但俄罗斯的外交影响力、留存的军事实力以及武器技术让它的价值愈发为北京所看重。位于上海的国际战略与政策分析研究所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rategy and Policy Analysis) 所长郭学堂表示,「在如何防范美国在这个大陆的影响力方面我们有着战略共识,中国和俄罗斯都不想两线作战。那么中国在东方进行防御,而俄罗斯负责防御西方。」

与毛泽东一样,习近平 2013 年就任后也选择了莫斯科作为外交出访的第一站,只不过受到的接待截然不同,这一次克里姆林宫的骑兵仪仗队列队迎接。普京与习近平年纪相仿,两人建立起了很强的个人关系。中俄国有媒体去年都大幅报道了两位领导人一起边做鱼子酱煎饼边喝伏特加的新闻。

自习近平上任以来,两国扩大了安全和经济合作。去年 9 月份,两国在西伯利亚举行了迄今规模最大的联合军演,3,000 人的中国解放军装甲部队驶上了俄罗斯的土地。今年 1 月份,俄罗斯央行称,人民币在俄罗斯外汇储备占比升至 14.7%,同时抛售美元以收窄美国进一步制裁相关的风险敞口。习近平曾多次表示,中俄关系处于最好时期,普京也用同样的溢美之词描述两国关系。

前克林姆林宫顾问和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理事会 (Council on Foreign and Defense Policy) 荣誉主席卡拉加诺夫 (Sergei Karaganov) 表示,「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将成为非常亲密的伙伴,事实上的盟友,尽管还没有正式结盟。」他表示,俄罗斯依赖中国的经济,并在一定程度上依赖其军事力量,「同样的,如果没有俄罗斯,中国也无法在与美国不可避免的对抗方面保持坚定。」

海参崴会晤几天后,俄罗斯和中国军方在俄罗斯领土上举行了联合军演。

Photograph by Vadim Savitsky/TASS/Getty Images

莫斯科与北京上世纪 50 年代的短暂友谊,是建立在共同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之上的,斯大林去世之后毛泽东开始对俄罗斯的控制说不,这段友谊也就走到了尽头。在冷战期间,利用中俄的敌对关系是美国的主要战略成就之一,以总统尼克松 (Nixon)1972 年破冰访华为重要标志。中美在上世纪 80 年代共同协助阿富汗反苏叛军对后来苏联解体起了很大作用。

尽管中俄如今在意识形态方面没有公开的步调一致,但两国政府都对西方干预持不认同且深表怀疑的敌对态度,并强烈想要对本国社会实行更严厉的控制。习近平主持推进打击腐败,并加强共产党在经济和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正如普京之前努力打击寡头政治和镇压政治反对派一样。俄罗斯官员已经表达对中国大规模互联网审查制度,以及「社会信用」计划对公民按忠诚度和行为评分的赞赏。

尽管关系已经升温,但两国发展日益不平等。事实上从历史角度来看,俄罗斯-中国的发展趋势是世界上力量对比最戏剧化的反转之一。

俄罗斯曾经是帝国主义掠夺者之一,在 19 世纪夺走了中国部分土地。就在 1991 年,中国的经济规模还不及俄罗斯,尽管人口数量远超该国。据世界银行 (World Bank) 的数据,如今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 (GDP) 已是俄罗斯的八倍左右,而且这一差距还在逐年扩大。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去年仅增长了 6.6%,但依然远超俄罗斯的 1.8%。

不一致的经济发展轨迹让两国对待国际秩序的方式也不尽相同。俄罗斯的人口和经济增长停滞意味着它距离军事实力的衰退不远了,而军事实力正是该国作为世界强国的最后一点资本。因此莫斯科已经开始寻求迅速的变革,有时太过于不顾及中国的偏好:越过其他主权国家的边境、海外暗杀反对者,并试图破坏限制其影响力的西方集团,如欧盟 (European Union) 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NATO)。

前中国驻莫斯科外交官、现任外交部下属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 (China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主任研究员石泽表示,「中国和俄罗斯看法不一样。俄罗斯想打破当今国际秩序,认为自己是现行国际体系的牺牲者,在这种体系中其经济和社会无法发展。但中国从当前国际体系中获益。我们希望对其进行改进和修改,而不是打破它。」

很多莫斯科外交政策的确立就是在这种失衡的战略影响下达成的。俄罗斯的领导人费尽心思地赞颂中国的「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 计划,尽管这一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计划肯定会加强中国在中亚和白俄罗斯等地的影响,而俄罗斯一直将这一地区当成自家后院的一部分小心翼翼地守卫着。俄罗斯战略与技术研究中心 (Center for Analysis of Strategies and Technologies) 主任鲁斯兰‧普霍夫 (Ruslan Pukhov) 表示,「很难保持单方面的超级大国,只是军事很强,而经济不行。中国的军事实力将与经济一起发展,而我们的将慢慢衰退。」该机构是莫斯科一家主要研究安全问题的智库。

察觉到了俄罗斯的这种敏感,中国官员在描述两国关系时表现地很有策略。中国国家安全部 (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 下属智库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亚研究所 (Eurasia Institute at the China Institutes of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执行所长丁晓星表示,「俄罗斯目前的 GDP 确实与中国广东省差不多,但你不能仅从 GDP 来评判俄罗斯的国家实力:世界上五分之一的资源都在俄罗斯,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并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

随着俄罗斯与西方的经济联系日益薄弱,该国开始转向中国作为新的市场,一条大型跨境天然气管线最快将于今年投入运行。受俄罗斯天然气资源出口推动,中俄双边贸易去年大幅增长 27%,达到了 1,070 亿美元。不过中国对俄罗斯的直接投资依然少之又少。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 (Center for Russian and Central Asian Studies at Fudan University) 主任冯玉军表示,「这依然是简单的贸易关系。市场开放程度非常有限。」他还说,俄罗斯官员「对于从老大哥到平等伙伴的角色转换仍感到不适。」

冯玉军说,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来说,美国依然更加重要,且重要程度远超俄罗斯。美国在华软实力也超过俄罗斯的影响力,至少目前来看是如此。在美深造的中国学生人数是在俄罗斯读大学的中国学生人数的十倍,而且由于美国教育的声誉,在美留学的学生通常会找到更好的工作。一个熟悉好莱坞偶像的普通中国人,很难说得出一位当代俄罗斯演员或歌手的名字。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Nanjing University) 院长朱锋表示,「不管我们的政治关系下滑得有多严重,中国人在过去 150 年对美国的感情非常深,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国家对中国的影响这么深。」「但中国人和俄罗斯人完全不同。我们一直认为俄罗斯人非常懒惰,喝伏特加,对他们的巨大版图沾沾自喜……缺乏感情纽带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

1967 年的一张海报中,歌颂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并将中国领导人的头像与斯大林、列宁、恩格尔和马克思并列。

Alamy Photo

拉近合作更大的阻碍在于莫斯科担心中国有朝一日将在远东地区采取行动。该地区是满清政府在十九世纪中期割让给俄罗斯的。(斯大林在上世纪 30 年代对大批华人和朝鲜人进行了种族清洗。) 尽管远东占到俄罗斯土地面积的 40% 左右,很多矿产资源聚集于此,但如今只有 800 万人口,还不及临近的中国省会城市哈尔滨。

上世纪 60 年代末,随着毛泽东脱离莫斯科的控制,远东边境爆发了战火,中国士兵进入阿穆尔河 (Amur River, 中国称黑龙江) 上的争议岛屿。数百人死亡;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Military Museum of Chinese People’s Revolution) 现在还在展出 1969 年作为战利品缴获的一辆苏联 T-62 塔克。边境问题最终在 2008 年得到解决,大部分争议领土划归中方。当时俄罗斯媒体上充满了危言耸听的故事,说几百万中国移民会如何很快占领西伯利亚和远东。

部分出于这种担心,俄罗斯远东地区城市之间很少有基础设施相连,如哈巴罗夫斯克。于是隔壁的中国蓬勃发展,该地区却因为自我孤立制约了自己的发展。与此同时,俄罗斯卢布暴跌导致现在很多在俄中国贸易商和工人回流,自 2014 年以来,俄罗斯卢布兑人民币汇率几乎腰斩。

哈巴罗夫斯克太平洋国立大学 (Pacific National University) 教授 Leonid Bliakher 表示,「现在中国人没必要到俄罗斯打工了,中国北方的工资跟这里挣得差不多甚至还高点儿。」现在变成俄罗斯人到中国来找工作了,在哈尔滨向中国游客兜售俄罗斯套娃、黑麦面包和包装上印着普京脸的巧克力。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 (Carnegie Moscow Center) 中国问题专家加布耶夫 (Alexander Gabuev) 表示,连一直以来担心中国对远东趁虚而入的俄罗斯安保部门也在 2014 年之后断定,已经无须担心来自北京的威胁,至少现在不用。相反地,他们开始越来越多地与中国合作抗衡共同的敌人:西方国家。

加布耶夫说,「作为亲密关系的一个基础,这两个政权及其行事的共同点只会比那些民主国家之间的共性更有优势。现在的原则是:不一定总是步调一致,但肯定不会彼此唱反调。」

Related

Appeared in the February 2, 2019, print edition as 'The New Beijing-Moscow Axis China and Its Junior Partner.'

肆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