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经济指标显示,在长达两年跌宕起伏的美中贸易战中,虽然一些贸易相关行业受到损害,但美国经济大部分领域几乎毫发无损

美国农户遭受重创。汽车零部件、家具和机械进口商受到惩罚性关税的冲击。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的投资也大幅下滑。

但回顾一下关键经济指标便不难发现,虽然这些贸易相关领域受到了损害,但大部分美国经济还是安全渡过了长达两年跌宕起伏的对美中贸易战,而且几乎毫发无伤。

这一结果与 2018 年一些人提出的警告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有人认为,贸易冲突可能导致美国发生经济衰退。世界贸易组织 (WTO) 总干事阿泽维多 (Roberto Azevdo) 在 2018 年 3 月份警告说,全球范围针锋相对的关税可能演变成「以牙还牙的争斗,让我们陷入盲目,让全世界陷入严重衰退」。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Global GDPWorld economic growth in 2019 was estimated atits lowest since the financial crisis.World gross domestic product, change from a yearearlierSource: World BankNote: 2019 is an estimate; 2020 is a forecast.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2010’12’14’16’18’20-2024

不过,在美中准备周三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之际,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说,贸易战的影响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会全部体现出来,特别是在大多数中国进口商品仍需要缴纳美国关税的情况下。

无党派政策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高级研究人员鲍恩 (Chad Bown) 表示:「人们想在这件事上做个了结,吸取教训,然后把它抛诸脑后,但我真的认为现在为时过早。」

还有人质疑这份协议带来的好处是否能够弥补为此付出的代价,这包括 2019 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只有将近 2%,远低于特朗普 (Donald Trump) 政府设定的 3% 的目标。

美国经济也许没有被打垮,但这一年也算不上辉煌。制造业的就业增长步履蹒跚,农产品销售也暴跌。

「中国除了恢复农产品采购并在金融服务和知识产权方面说一些好话之外,几乎不会做什么,」美国外交关系协会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国际经济部主任斯泰尔 (Benn Steil) 说,「特朗普两年前就可能得到这个结果,而且不用经历关税造成的损害。」

特朗普政府则反驳说,未来几年这项协议将被证明是对华贸易关系中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突破。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 (Robert Lighthizer) 表示,这项协议在美中贸易的「所有主要领域」都取得了「重大进步」,「没有人想到我们能做成这样的事情」。

现在来看看这场贸易战对关键经济领域的影响。

农业

由于中国基本上停止了大豆等美国主要出口产品的采购,美国农户首当其冲。美国对华年度农产品出口从近年来的近 250 亿美元大幅下降,截至 2019 年 4 月的 12 个月降至不到 70 亿美元的低点。

美国政府向农户提供了 280 亿美元援助,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们的损失。美国农业部估计,2019 年援助款将占美国农业收入的三分之一。

农户们还担心,他们之前努力与中国达成的贸易关系可能永远无法恢复。根据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农业采购现将重新启动,目标是每年达到 400 亿到 500 亿美元。

通货膨胀和价格

特朗普政府对价值 3,6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最初主要针对企业购买的机械和资本品,但后来扩大到一系列消费品。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Tariff ImpactItems subject to tariffs on Chinese goods have seentheir prices rise faster than prices on commoditiesoverall.Consumer Price Index, percent change since 2017Source: Labor DepartmentNote: Tariffed goods include furniture, floor coverings,motor-vehicle parts, sport vehicles and bicycles,housekeeping supplies, clocks, lamps, outdoor equipment,dishes, flatware and appliances. Not seasonally adjusted.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Commodities except food, energyTariffed items2018’19-2-101234

包括汽车部件、家用电器和家具在内的一篮子商品都被加征了关税,这导致相关商品的价格从 2017 年以来上涨了 3% 左右,相比之下,核心商品价格在此期间下跌了约 1%。不过,整体物价仍大体保持稳定,过去一年总体消费者物价指数 (CPI) 上升了 2%。

虽然特朗普频频宣称中国将为关税付出代价,但实际情况却是美国进口商为关税买单。

通胀问题资深专家、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教授卡瓦洛 (Alberto Cavallo) 的研究表明,对于被施加了关税的商品,进口商支付的价格明显上升,这意味着中国出口商并没有下调价格,也没有通过人民币汇率贬值来吸收关税影响。

卡瓦洛指出,关税负担大都落到了美国进口商的身上,因为中国出口商没有降低这些商品的美元到岸价格,与此同时,美国进口商/零售商则没有把大部分的额外成本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卡瓦洛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 IMF) 首席经济学家以及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和芝加哥大学 (University of Chicago) 的经济学家联合撰写了一篇文章,探讨关税对经济的影响。

双边贸易

美国和中国这两国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间的商贸往来在经历了数十年的激增之后出现大幅倒退。美国对华出口额下降近 300 亿美元,从中国的进口则下降 700 多亿美元,双边贸易额减少了 1,000 多亿美元。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Trade TumbleU.S. exports and imports with China fell in 201912-month rolling sumSource: Commerce Department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thousandImports from ChinaTrade deficit with ChinaExports to China2000’05’10’15’200100200300400500600

牛津经济研究院 (Oxford Economics) 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达科 (Gregory Daco) 说:「我们已经知道,贸易战对贸易往来影响巨大,但对贸易逆差影响较小。」牛津经济研究院是一家总部位于英国的预测和量化分析公司。

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也有所下降,这是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目标之一,但只下降了 600 亿美元。在截至 2019 年 11 月的 12 个月里,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保持在 3,600 亿美元左右。

虽然中国并没有直接为关税买单,但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减少还是引起了北京方面的关注。美国从中国的进口减少给中国港口城市的制造企业造成冲击,导致一些小公司倒闭,也促使较大的供应商要么想办法降低成本,要么把成本转嫁给美国买家。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之际,美中贸易战令中国去年出口陷入停滞,与 2018 年 10% 的出口增幅形成对比。

投资

对美国经济的投资锐减。外商直接投资增长在 2018 年初放缓至几乎停滞的水平,2019 年年中则再次走软。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Slipping Investment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 the U.S. has weakenedcompared with 2015 and 2016.Source: Commerce Department via Organization for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billion2015’16’17’18’19050100150200250$300

2019 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中国对美国经济的总投资出现收缩,这包括建设新工厂等设施投资,也包括为这些工厂采购设备。

国际投资组织 (Organization Fo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主席麦克勒农 (Nancy McLernon) 表示,跨国公司在美国投资的意愿普遍下降,这是个坏消息,特别是考虑到跨国公司雇佣了美国 20% 的制造业劳动力,还制造出美国 25% 的出口商品。

就业

在全球贸易和投资放缓之际,美中两国的工厂都受到了冲击。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Slowing GrowthManufacturing job growth has slumped since theTrump administration enacted the first of fourtranches of tariffs on Chinese goods.Year-over-year change in jobs, three-monthmoving averageSource: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First tranche of China tariffsTotal NonfarmManufacturing2013’14’15’16’17’18’19-0.50.00.51.01.52.02.5

全球范围的工业活动大幅下滑。而美国工厂一直是薄弱环节。美国劳工部在上周五发布的就业报告中称,去年 12 月份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了 1.2 万人。

但大多数美国人从事的领域与贸易战无关,美国就业增长一直由专业服务、休闲餐旅和医疗保健等行业推动。

经济增长

2018 年初时,特朗普政府正在庆祝胜利,他们实现了经济年增长 3% 甚至更高的目标。当年 2 月份,白宫预计美国经济将在 2018 年和 2019 年继续以每年超过 3% 的速度增长,与此同时,考虑到如此强劲的经济态势,美联储预计将继续加息。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Growth RateAfter attaining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3%growth goal in early 2018, the U.S. economy has loststeam during the trade warChange from year ago in real GDPSource: Commerce Department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U.S. growth rateGrowth goal2016’17’18’1901234

然而,美国经济并没有强劲到足以支持加息的程度,相反,随着贸易战的持续,政府开始请求美联储大幅降息以提振经济。随后,美联储三次降息。可即便如此,经济增速依然回落至 2%。虽然磕磕绊绊,但距离经济衰退还很遥远。

其他因素也导致美国经济放缓。2017 年税收改革的提振作用开始消退。欧洲和中国经济面临长期人口挑战。阿根廷和土耳其等一些主要新兴市场遭遇货币危机,对全球经济增长造成拖累。总体而言,2019 年全球增长是上一次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一年。

中国经济增速也在放缓,在 2017 年增长近 7% 之后,世界银行预测 2020 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低于 6%。

这场贸易战令人们对美中关系的基础产生怀疑,使得中国的商业信心陷入低迷,普通消费者的心态也变得谨慎。

许多中国企业认为,华盛顿方面的最终目的是阻止中国崛起。不确定感占据了上风。由于自身的结构性问题,中国经济在过去 10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已经放缓。

随着许多企业搁置投资和扩张计划甚至裁员,中国经济增速降至约 30 年来的最低水平。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达科估计,如果没有贸易战,去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达 2.6%,全球经济增速约为 2.9%。

具体的损失大小很难确定,因为没有人知道,如果没有贸易战,会有多少工厂开业;在企业高管寻求关税豁免的情况下,有多少计划被推迟;如果不是贸易战,原本会进行多少投资;中国原本又需要从美国农户手中购买多少吨大豆。

「我们了解到的一点是,不光是关税本身以及关税金额有多大,」世界银行 (World Bank) 研究全球宏观经济展望的负责人柯塞 (Ayhan Kose) 表示 ,「关键是这种不确定性。对话的方式会对不确定性产生巨大影响,进而波及经济活动。就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WSJ: Trade War With China Took Toll on U.S., but Not Big One

美国就业连增 10 年,创下 80 年来最长连增纪录

美国雇主连续第 10 年增加就业岗位,创下 80 年来的最长连增纪录。这种连续增长,加上低失业率和适度的薪资增长,表明进入 2020 年经济将稳步增长。

美国去年 12 月新增非农就业岗位 14.5 万,失业率维持在 50 年低点的 3.5%,连续第 10 年非农就业人数增长。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Job growth by decadeSource: Labor DepartmentNote: Job growth by decade is calculated by the change injobs from the previous December of the decade to the finalDecember of the decade.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1940s1950s1960s1970s1980s1990s2000s2010s0 million510152025

私营部门薪资较上年同期增长 2.9%,为 2018 年 7 月以来最小同比增幅。修正后的数据显示,去年 11 月和 10 月的非农就业人数向下净修正了 1.4 万。

美国雇主连续第 10 年增加就业岗位,创下 80 年来的最长连增纪录。这种连续增长,加上低失业率和适度的薪资增长,表明进入 2020 年经济将稳步增长。

去年全年共增加 211 万个非农工作岗位。这比 2018 年 268 万的强劲增长有所放缓,在过去 10 年的就业增长中,2019 年排名第八。招聘步伐趋冷,反映出雇主难以找到足够的员工、全球经济存在不确定性,以及 2018 年减税措施的效果逐渐消退。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Job growth by sector in 2019Source: Labor DepartmentNote: Job growth calculated from December 2018 toDecember 2019. December 2019 figures are preliminary.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Education andhealth servicesBusinessservicesLeisure andhospitalityConstructionTrade,transportationand utilitiesFinancialactivitiesOtherManufacturingInformationMining andlogging0 thousand250500750

上周五的数据有些弱于预期。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调查的经济学家此前预测,12 月新增就业岗位 16 万个,失业率为 3.5%,薪资同比增长 3.1%。

12 月有工作或正在找工作的美国人比例持稳。所谓的劳动参与率为 63.2%。

12 月的平均时薪增加 3 美分,达到 28.32 美元。薪资较上年同期上涨 2.9%,仍高于通胀率,但与其他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的时期相比,涨幅不大。

Related

肆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