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美国政府作为记分卡的一个衡量指标

2019 年美国贸易逆差六年来首次收窄,原因是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争端导致美国进出口下降,美国与经济合作伙伴的关系也被重塑。

美国商务部周三表示,自 2016 年以来,出口在去年首次下降,降幅 0.1%。但进口的降幅更大,为 0.4%。总体贸易逆差下降了 1.7%,至 6,168 亿美元。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Deficit DropThe U.S. trade deficit fell 1.7% last year to $616.8billion, the first time since 2013 that the gap hasnarrowed.Trade deficit, goods and servicesSource: Commerce DepartmentNote: Balance of payments basis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1.1.billion1990’952000’05’10’150200400600$800

与此同时,中国不再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排名降至第三,位于墨西哥和加拿大之后。美国与越南商品贸易总额的增幅快于美国与任何一个大型贸易伙伴的增幅,而对华贸易的降幅最大

贸易形势的转变打击了美国经济,但未造成严重损害。去年美国经济增长了 2.3%,低于 2018 年的 2.9%,但与始于 2009 年年中的平均增速一致。

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 首席经济学家斯坦利 (Stephen Stanley) 表示:「我们在 2019 年看到的大多数贸易波动都是短时间的」,例如企业争相在关税上调前完成进口。

他表示:「(贸易政策的) 宏观影响可能要在几年内显露。」

去年中国受到了贸易战的冲击。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减少 17.6%,降至 2014 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随着众多公司寻找绕开美中贸易争端的方法,越南与美国的贸易大增。

周三数据所对应的一年中,美中贸易争端在头几个月升级,但年底时双方达成了缓解紧张局势的共识。

美中 1 月份签署了一项协议,意味着历时两年的贸易战停火,然而针对大约 3,700 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仍然保留。而且上述数据也未反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影响,该疫情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扰乱旅行和全球供应链。

几十年来,无论经济扩张还是衰退,美国一直维持贸易逆差。经济学家表示,这是由于相比于世界其他地区,美国人的消费多于生产。要把贸易逆差变成顺差,美国需要减少进口,并出口更多产品和服务。

经济学家通常淡化国与国之间贸易逆差的重要性,但这却是美国政府作为记分卡的一个衡量指标。

美国总统特朗普 (Donald Trump) 对输美商品、特别是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希望借此给美国生产商带来优势并缩小他所称的对经济不利的逆差。

近年来美国贸易逆差扩大,部分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增速快于世界其它地区。收入较高的美国民众购买的进口商品更多。进出口下降导致逆差收窄预示着需求疲软,这对美国经济而言是可能一个负面信号。

美国出口数据还受到其它因素的干扰,比如去年波音公司 (Boeing Co., BA) 的 737 MAX 飞机的停飞等。去年美国工业供应品和资本品出口整体下降,民用飞机出口下降 22.2%。

去年 12 月份,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较前月增长 11.9%,经季节因素调整后的逆差额为 488.8 亿美元。出口增长 0.8%,但进口增幅更大,较 11 月增长 2.7%。

美国进口在 12 月份之前的三个月连续下降。特朗普在去年 12 月中旬与北京达成一项有限的贸易协定,并据此降低了对中国商品的现行关税,取消了原定于当月生效的新关税措施。

企业普遍欢迎美国与中国的贸易和解,认为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材料科学公司陶氏公司 (Dow Inc.) 首席执行长菲特灵 (Jim Fitterling) 上周表示:「近期的贸易协议应该对市场情绪有积极影响,但我们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看到基本面因此得到改善。」

他在 1 月 29 日的业绩电话会议上称:「即使在美中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后,最初加征的大部分关税仍在执行,这将继续给供应链以及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带来压力。」

联合包裹服务公司 (United Parcel Service Inc., UPS) 首席财务长纽曼 (Brian Newman) 上周称,该公司对 2020 年的展望「反映了美国工业产值同比下降的预期以及其他全球经济疲软点。然而,由于最近达成的贸易协议可能推动业务增长,我们的乐观情绪正在增强。」

总体而言,美国经济似乎在稳步增长,经受住了去年的全球经济放缓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的打击。

薪资服务提供商 ADP 表示,上个月私营部门新增就业人数 29.12 万,超过预期的 15 万 0 人,显示就业市场状况依然良好。同样在周三,两项商业调查显示上个月美国服务业活动加速,这是经济已经企稳的最新迹象。

美国供应管理学会 (ISM) 表示,1 月非制造业指数升至去年 8 月以来最高水平。此外,私人数据提供商 IHS Markit 表示,其服务业指数上月也有所上升。

贸易形势确实在去年第四季度提振了美国经济,当季净出口为 2.1% 的整体 GDP 增速贡献了 1.48 个百分点,部分原因是进口大幅下降。经济学家预计这种趋势不会持续到 2020 年。

凯投宏观 (Capital Economics) 经济学家阿什沃思 (Paul Ashworth) 在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我们预计今年第一季度的对外贸易净值将更接近中性,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形势的发展。」他指的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和中美双边贸易关系。

他说:「如果工厂关闭的情况持续更长时间,那么临近第一季度末时美国的进口额可能会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