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建筑以一种低消耗的方式满足了人们多样化的需求,具有更丰富的社会意义,同时为建筑师的试验性探索提供条件

通常来说,建筑的永恒性是人们追求的目标,比如古希腊诗人品达就形容阿克里真托为世俗之人最迷恋的城市,因为这里的居民「生活着,仿佛他们明天就会死去;而建造起房屋来,却又仿佛他们会长生不老一般」。

但在当代,临时建筑却成为一个建筑设计重要的类别。伦敦蛇形画廊的蛇形展厅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每年夏季,其正门前的草坪上都会建起一个只存在几个月的临时展厅。

蛇形展厅最初用于举办慈善派对,2000 年开始邀请业内有一定知名度的建筑师来设计,过去就有扎哈·哈迪德、雷姆·库哈斯、丹尼尔·李伯斯金等着名建筑师参与,迄今已成为艺术界与建筑界最着名的项目之一。对于蛇形画廊来说,这栋建筑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它的品位和权威。今年,日本建筑师石上纯也将蛇形展厅塑造成一个由轻质独立支柱支撑的石板顶棚。石板屋顶形成了一个洞穴般的空间,为人们提供放松和思考的场所。

蛇形展厅是石上纯也对「自由空间」的又一次探索。石上纯也的建筑作品一向强调自然,追求建筑本身的透明化。2010 年,他的作品「如同空气的建筑」(architecture as air) 获得 2010 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狮奖。

临时建筑为石上纯也的试验提供了载体。与此同时,这种生命周期短暂的建筑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建筑师所重视。除了临时展厅,因成本低、使用灵活的优势而被广泛应用于商业的快闪店也是其中一种——这些优势也让建筑在应对自然灾害时发挥出重要作用。

2004 年,日本时尚设计师川久保玲在德国柏林开设的自有品牌 Comme des Garcons 快闪店备受好评。如今,在互联网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品牌热衷于开快闪店。在临时搭建的店铺中加入各种新奇元素,吸引消费者然后迅速销售产品,临时建筑为品牌提供了一种新的零售模式和表达品牌理念的新途径。此外,它使用了低成本的方式让品牌与消费者面对面接触,并能起到一定的营销效果。

普里兹克建筑奖得主、日本知名建筑师坂茂长期关注灾后建筑。1995 年日本阪神大地震后,他曾尝试用纸管为灾民搭建临时住宅。纸管建筑造价便宜、便于搭建和拆卸,同时表现出了令人意外的耐久性。自此,坂茂开始探索纸管建筑的更多可能性。

2011 年,新西兰坎特伯雷地震破坏了当地的基督教堂,坂茂用纸管为当地居民搭建了一座临时教堂。纸管教堂可容纳 700 人,可举办礼拜和音乐会,至今仍在使用。

临时建筑短暂的存在并不影响它带来深远的影响。有建筑师开始反思,建筑一定是永恒的吗?相对来说,临时建筑反而能以低消耗的方式满足人们多样化的需求,具有更丰富的社会意义,同时为建筑师的试验性探索提供了条件。

2015 年的英国当代视觉艺术大奖透纳奖颁给了一个年轻的建筑团队 Assemble,该团队的获奖作品是一个针对利物浦 Granby Four Streets 社区的改造项目。透纳奖评价道:「这是一种新的社会运作方式,Assemble 让我们看到了用艺术实践解决社会问题的可能。」

此前,Assemble 还为英国奇切斯特节日剧院设计并搭建了一座试验性临时剧场,作为剧院 50 周年纪念活动的会场之一。通过临时建筑,Assemble 试图探索建筑与居民社区生活结合乃至解决社会问题的可能性。

只是,建筑师们需要警惕,不要让对临时建筑的追捧陷入形式主义。临时建筑比永久性建筑更容易拥有奇特的造型,但如果失去功能性,即便成本再低也是一种浪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