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结束了,我也要走了

我们真的活在历史性的至暗时刻吗?埃贡·西勒经历的灾难难道不比我们的境况更混乱更绝望?

「机器换人」失速

疫情突袭,「活下去」最重要,很多企业延缓自动化产线投入。在今年必然失速的赛道里,机器人制造商通过争夺订单、压缩成本甚至转产口罩机等方式谋发展

「理论不可能黑洞」争议

半年前,中国研究团队发表于《自然》的一篇关于「不可能黑洞」的论文,在天体物理学界激起了一阵涟漪。这场辩论的结果还需要更多观测数据来定夺

收紧中国籍记者签证,无助于美国对抗「大外宣」战略

比起中国国家媒体在美国的运营,通过开放网络而进入美国社会的社交媒体应用,恐怕是一个更大的「外国干预」危机

航空业劫波未了

一季报后,伴随着国内疫情平缓,航空业在「至暗时刻」后看到一线光明

国安法在中国实行 27 年:如何判定他们犯下「危害国家安全罪」?

这种模糊被认为是有意的

中国可以赤字货币化吗?

汹涌的讨论之下,真问题是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如何有效、有原则地协调配合

账本上的低俗小说

卖空者卡森·布洛克讲述挖出会计造假和欺诈的乐趣​

多国请求债务减免,全球最大官方债权人中国要怎么做?

许多西方投资者对一些政治和法律制度风险较大的国家避之不及,中国则直接介入。例如当 2008 年厄瓜多尔因主权债务违约,从西方获得补助受限时,中国对其放贷和投资的规模相当于厄瓜多尔 GDP 的 20%